第一百七十三章 黑暗中的大河(五千字大章)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真的是青玄古帝吗?”
  各大道统都有人道出那个帝者名号,让很多人恍惚。
  他们看着那道白衣身影,呆呆怔神。
  “方玄成帝啦?”
  大秦皇朝猫白张大嘴巴看着黑暗,脸上的神情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外人不知道这个‘帝’是谁,在大秦天枢关的人却知道,那是方玄。
  只是他们在这时也迷茫了。
  “方先生,他证道了吗?”匡承嗣呆住。
  太不可思议。
  黑暗中那道身影太黑暗,他独步在黑暗间,亿万诡异生灵皆伏诛,化作一缕缕诡异之气。
  这样的威不是帝兵能做到的,更像是一尊可怕的古帝从过去走来,来到这个时代平定黑暗动乱。
  “他难道是大帝转世?”花正青心惊,心中有一个恐怖念头浮现。
  是了……
  也只有这样的说法附和方玄做的一切。
  “轰隆!!”
  又一股恐怖的帝威横扫黑暗,回界门的诡异生灵眨眼间都是覆灭,圣境诡异生灵都来不及惨叫,当场气化。
  嘭嘭嘭……
  有宏音迸发,仿佛是心脏的跳动,蓬勃的生命之力浩荡乾坤世界。
  世人看到了白衣身影身边有一个古朴小黑罐子。
  刹那!
  世人明白了之前感应到的帝兵气息是哪一件帝兵了,就是这个小罐子,这件古老的帝兵在复苏,迸发无穷无尽的至强混沌力量,像是开闸泄洪的堤坝,那一瞬间诡异生灵尽灭。
  小黑罐子荡起涟漪,一圈圈恐怖的波动如水波漾动,仿佛盘古开天,混沌鸿蒙大爆炸。
  “那是太古时代出现过的白虎妖皇护道帝兵!”
  有人认出了这件帝兵来历,惊呼出声。
  残破的小奶罐伴随着那位皇者一生,没有小奶罐存在就没有白虎妖皇。
  是它为白虎妖皇护道,没有它白虎妖皇小时候就会被帝统势力抓走,面临的绝对不是好事。
  白虎妖皇对这件帝兵有很深厚的感情,为了完整的保存保护下来,白虎妖皇没有将它熔炼作为自己的皇兵,选择的是自己从头开始炼制一件崭新皇兵。
  想到这些,有人不禁惊道,“难道是白虎妖皇!?”
  “很像。”
  尹碧萱亦是想到这一点,低语说道。
  白虎妖皇,一袭白衣,发髻如盘龙,身姿伟岸仿佛亘古不灭的天峰,气势霸绝苍生。
  这道背影看着很像,只是……
  在这一刻了解古史,通晓世间帝姿的老家伙们都是蹙眉。
  除了白衣很像,其他的有太多不同,大相庭径。
  “白虎妖皇行走如龙游天地,虎走苍茫山,气贯九十九重天,而他……”
  飞仙皇主低语。
  白衣帝者,他没有白虎的霸威,有的是无尽的神秘,仿佛生于无始太初之际,长于虚与实的世界,踏在岁月长河之上,不朽不灭,世间一切与其眼中如烟云,神秘莫测。
  思绪间。
  这位掌权飞仙神朝的皇主神情一顿。
  不知为何,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人,他和这个白衣帝者很像,两者有很多相似处。
  穿着、气质、身姿……
  飞仙皇主眼皮微微一跳。
  “不可能。”飞仙皇主心中自语,其眸看向远方微微眯起,似乎想要看清楚,看这个白色背影正面是什么模样。
  “大帝。”
  有一道苍老沧桑的古老声音从黑暗大道中传出,是小奶罐彻底复苏了,其上的器灵苏醒。
  它说了这两个字,刹那世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神魂抖激灵。
  轰隆隆。
  骤然,黑暗中传出的古老帝威荡开,各大帝统道统深处有盖天帝、皇威升腾。
  这是帝兵、皇兵感应到了同类气息,有苏醒的征兆。
  世人皆未知晓的地域。
  那些埋葬在大山水泽之间,矗立在雪峰山谷中的禁忌石像流动微弱的光。
  石表有一缕光掠过,而后又归于沉寂,这一切没有人能看到。
  在世人神情激荡之时。
  黑暗大道之中,奶罐荡起帝威涟漪。
  “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亲切的气息。”它道出了一句话对方玄诉说。
  方玄微笑。
  他明白奶罐话语的意思,那亲切的气息是奶罐之主的道、法。
  “你可愿陪我走一趟黑暗?”
  听着方玄话语,奶罐上荡起帝威波澜,“黑暗降临我愿意一战,我渴望前往黑暗,大帝他就在黑暗深处。”
  说到最后奶罐变得激动,仿佛一个走失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见到了亲人在远方等待他。
  它答应了方玄!
  愿意一战。
  如果是他人诉说,奶罐不会愿意,踏上黑暗叩击界门,非帝不够格,不达帝,一切皆枉然。
  然而方玄不同,它从方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这个人很奇特,他好像借用了奶罐将一种它没有见过的力量传道了过来,那种力量让它下了决定。
  方玄闻言,神情无变,不意外奶罐答应。
  “那就开始吧,让我见识一下昊天的帝兵究竟有多强!!”
  其音一落。
  “轰!”
  小奶罐爆发,有时间规则在它上出现,形成了镜片般的花瓣,纷纷飞絮,片片古史画面皆是记载一个伟岸男子。
  一个朦胧小人出现在小奶罐上方,盘坐在一朵莲花上,莲花有天命道纹组成,煌煌之威动诸天,他身荡着大道气息,周围绕着岁月之水。
  在这一刻。
  黑暗大道变得更加明亮,奶罐绽放亿万丈帝辉,那个坐在罐口上的小人双眸豁然睁开。
  咔嚓咔嚓……
  天地间有秩序崩溃,规则溃灭,奶罐撞向了黑暗深处。
  黑暗尽头爆发惊天威!
  外界。
  残破荒土上的生灵感觉到一阵耳鸣,神魂刺痛。
  一道浩瀚的黑暗门户出现,它长宽不知道几万里,上刻有亿万诡异生灵,透发着不详之气。
  其上有一道狰狞的痕迹,两扇门户中间凹陷了大半。
  咔嚓……
  门户炸开了,无穷无尽的黑色雾气喷薄而出,其雾透发着不详的气息,席卷整个黑暗大道,涌向残破荒土。
  然而想象中的画面没有出现,不祥黑雾被挡下来了,那道白色身影像是一座亘古不灭的无量仙山,屹立于黑暗中,挡住了不详。
  “那就是界门吗?”猫白看着那扇仿佛通向九幽冥域的门户,神情紧绷到了极点。
  它盯着那扇门,总感觉浑身发毛。
  那扇门的背后绝对没有好事,诡异生灵就在那扇门内,它根本就不想去探究。
  这是猫白第一次生出这样的念头,要知道它可是好奇心很重的,否则它也不会知道很多隐秘,这些与它喜欢探索有很大关系。
  然而现在猫白根本不想去探索,去好奇门户后是什么。
  莫说是他,残破荒土的生灵都是如此,他们看到那扇门户时解释下意识的后退,本能的想要退后,多看一眼,多靠近一分都会觉得发毛,害怕沾染不详。
  那个浩瀚庞大的门户被砸破了,露出了一口大洞,有冷风不断吹出,呼呼的如同亿万厉鬼哭泣,让人不寒而栗。
  就在这时,大洞内出现一颗大的离奇的眼睛,将整个洞都堵住了,眼睛狰狞,血丝清晰可见。
  其瞳孔中有死寂黑暗,有亿万生灵生生灭灭,充斥着混乱与杀伐,有佛死的景象,有仙陨的画面,可怕至极。
  看到它。
  有无数人拿起兵器,对着自己的胸膛胸口扎了下去,纵然是是匡承嗣都是不离开,瞬间迷死了自我,抬手运气法力要拍额头,震死自己。
  那颗眼睛的出现,世间变得古怪。
  “咚!”
  众人迷失之时有一道宏音荡开,像是最古老的钟响,回响于过去、现在、未来。
  须臾,所有人都是从迷失中回神,汗水瞬间浸湿了衣衫。
  他们喘着粗气,感觉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花正青心惊肉跳,内心不能平静。
  “它……它……!!”猫白炸毛。
  在它身边的花正青脸色唰的一下子苍白,面无血色。
  “黑暗中有帝?!”
  猫白和花正青悚然,他们不会看错,不会感受错,只有一颗眼睛,他们就感觉自己陷入死亡,升起了亲生自杀的念头。
  那绝对是帝!
  也唯有那个层次的存在才能影响圣境强者的意志。
  残破荒土各大道统炸开了锅。
  “是他吗?!”
  青玄古宗的老人们颤音。
  他们口中口中的‘他’指的不是一个生灵,而是某个或者某系生灵,‘他’曾经与青玄古帝战斗的存在。
  青玄古帝征战黑暗,踏入黑暗深处,曾经就与黑暗中的强大存在对话,爆发过一场大战。
  而今这个存在还活着吗?!
  不……
  昔年那一战黑暗中的存在死了,这一点世人肯定,他们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黑暗中下去了血雨,连残破荒土都是有血雨绵绵。
  世人没法思考,他们对黑暗了解太少了。
  那是一个禁忌话题,一个禁忌之谜。
  须臾,那只眼睛消失了。
  轰!
  界门打开了。
  有一道庞大朦胧头生双角的人形身影出现在其中,他仿佛是立于宇宙间,太高大了,掌指间纹路能藏纳星辰,可以想象下他究竟有多庞大。
  “吗叽叨呢嘻啥……”
  有一道宏音荡开,是那道浩瀚身影在说话,音威严到了极致,仿佛傲视诸天万界的天魔,君临世间。
  “呝嗱嘺,咞……”
  须臾,白衣帝者开口亦是道出一段古语。
  “方玄他会诡异古语?!”猫白惊得张大嘴巴,别人不知道白衣帝者是谁,可是它知道啊。
  而在同时间。
  残破荒土有无数修士瞪大了眼睛,强如金阳秋这等掌权者都是瞪眼露出了糗态。
  他们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
  这个声音他们太熟悉了,三天前就听过,声音主人的傲人姿态令人记忆犹新,无法忘怀。
  众人感觉自己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话音,觉得这一切极其荒唐。
  白衣帝者是方玄?!
  “他怎么做到的。”乐山王呆滞,仿佛是被一座巍峨大山猛砸脑袋,懵了傻了。
  “方玄?”
  茹易长老呆站着,状若泥塑木雕。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也想不到,这个拯救了世间的帝者会是方玄。
  “他究竟是什么人。”瑶姬呢喃,美眸望着那道直面黑暗的白衣身影。
  每个人脑中都有和瑶姬类似的话语浮现。
  方玄是什么人?
  懂得诡异生灵之语……这个就已经让他的身份扑朔迷离到了极点。
  “帝的转世身吗?白虎妖皇?”大笑佛陀站在西天极乐世界,他脑海升起一个念头,那叫一个离谱。
  世间有轮回说法,但是帝转世这个太假了,假的让修道圣人都想发笑。
  帝、皇若是能转世,这世间就不会出现断层。
  轮回的说法缥缈,就算是有那也是针对帝、皇之下的生灵,达到帝、皇的层次,那种存在已经超脱了一切,他们不可能转世,是世间唯一!
  此刻。
  茹易长老脑海似浆糊,她发现自己好蠢笨。
  小奶罐散发的帝威不就是猫白身上散发过的帝物气息,竟然到现在才想起来。
  “他真的和诡异生灵没有关系。”茹易长老已然肯定了当初想法,不再将那想法存在心里。
  方玄灭杀亿万诡异生灵已经足够说明事情真相。
  “哓唳咹……”方玄淡语。
  其音平静,然而世人却感觉到一股腥风血雨的前奏,压抑到了极点。
  须臾,方玄迈出一步。
  他向着黑暗走去,尽是要与黑暗对手。
  “这一界竟然存在你这样的璀璨生灵。”就在这时,又一道声音响起,诸天都因其而共鸣,天音不绝。
  黑暗门户身后还有另一个无敌存在!
  不止是一尊帝,在黑暗中还有另一尊帝……
  世人头皮发麻。
  与青玄古帝征战的‘他’不是一个人,而是多个生灵?!
  这一道声音很宏大,仿佛是亿万魔在大吼,带着无以伦比的诡异帝威,一种不祥透发而出,正不压邪的不详!
  “界?!”残破荒土诸多生灵心头一跳。
  这道声音说的不是古语,同样也不是残破荒土的语言,他说的话蕴含道的意志,是最为纯粹的本源规则,说是语言,不如说是一种道的另类诠释。
  “本以为这一界已经没有帝,没想到还是存在,一个古怪的帝者,这一界果然让人讨厌。”
  新出的魔帝淡语,透发着俯视诸天万界,傲立世间的威。
  其身虽不显,但世人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浮现一道伟岸身影,魔躯万万丈,长有八臂,眸若血月,漠视这片天地。
  “何须与他多言,帝者又如何,吾等又不是未曾杀过。”
  那个高大无比,长这双角双眼慑人的魔帝开口了。
  闻言。
  众生颤。
  杀过帝?昔年杀死青玄古帝的黑暗存在吗?!
  “轰!!”
  奶罐爆发了帝威,带着无边的怒火,神光万万丈。
  黑暗生灵的话语让这个帝兵不能平静,隐约间有冲入黑暗的趋势。
  “去吧,为残荒大世界带来荣耀,证明这一界的辉煌。”方玄温和嗓音响起。
  他支持了奶罐想法。
  得到了方玄的支持,奶罐再无顾虑,其上小人站了起来。
  轰!
  诸天万界都在颤动,黑暗大道摇晃,五色流转,奶罐冲入黑暗,带起滔天涟漪,那破碎的大门受到波及,当场粉碎。
  “不过一件兵器罢了,汝以为是昊天在世么!”头身双角的黑暗生灵开口,他探出大手五指间爆发璀璨黑芒,仿佛万轮黑暗大日,带着无尽不详。
  方玄淡笑,他迈出一步,不见有其他动作,就这么走向黑暗。
  轰隆隆……
  黑暗大道破碎了,那界门碎得彻底,两界壁垒裂开得更大了,像是有什么大恐怖强行入界,硬生生将壁垒撑大。
  “古怪的帝者,你想要效仿昊天、青玄杀入我界么?”那尊八臂生灵出声,眸有黑色的光辉流转蕴纳极妖极邪之力,望见者晚年不详。
  轰隆!!
  黑暗大道碎开了,天地间的黑暗淡了很多。
  方玄走入黑暗,身腾无量量光辉,震动了黑暗,浩荡向残破荒土,浩荡向传说中黑暗一界。
  “我若效仿,黑暗此界不存。”淡语声响起。
  奶罐与头生双角的黑暗生灵的碰撞有了结果,黑暗生灵的掌间有黑色的血留下。
  这个结果似在映照方玄的话。
  哗啦啦。
  世人听到了流水声,他们看到了界门另一头是什么,一片黑暗大河,延绵无尽距离,纵然是修道圣人都无法一眼看到尽头,仿佛这条黑色大河没有尽头。
  河水平静,其上有无数的尸骸沉浮,无法想象这到底是死了多少人,千万?亿万……葬下了一整个纪元的生灵吗?
  “那是什么……亡者之河吗?”
  茹易长老惊呆。
  而在这时候她眼瞳骤缩,她看到了一些亡者身上的残破衣物,其上纹路像极了她看到的天女净土的古人服饰上的花纹。
  看到这个后,她身躯忍不住颤抖。
  残破荒土的生灵怎么会出现在黑暗之中?
  难道在古老岁月前,残破荒土曾杀入黑暗?一整个纪元的生灵都葬送在了黑暗之中吗?
  这一刻。
  不止是茹易长老如此,对于古史有一些细微了解的老不死都是心颤连连,心中在呐喊,这不可能!
  如果真的是他们想的那样,那太可怕了……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