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五千年前的狂妄之徒(五千字大章)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残破荒土陷入动荡。
  圣境诡异生灵出现,将局势引向了未知。
  “怎么会有圣境!”金家金土低吼,其身染血,气息萎靡。
  他不要命的磕着药,眼瞳死死的盯着远方。
  那是一只浑身长毛红毛的圣境诡异人形生灵,其高十丈,抓着一个修士往口中塞,血喷溅,骨咬碎咯吱声传出。
  “这才第十个时辰,还有两个时辰,岂不是还有圣境要出来。”金多一样满脸的血,肚子都破了个大洞,他说着不断的向伤口撒着地心石乳。
  闻言。
  在他身边的金来打了个寒颤。
  “闭嘴。”他喝道,顾不得多语,快速向前杀去,那里出现了好几尊明道境诡异生灵。
  另一边。
  飞仙神朝境外,飞仙皇主持着一个碧玉戒尺,与圣境诡异生灵搏杀着。
  飞仙皇主身涌着道火,显示着他已经迈入道火境,同时在其身边还有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须发皆张,同样身腾道火光辉。
  “不能让他入境。”
  “杀不死它,这是圣境诡异生灵!”
  两个老人出声,银白长须上沾有点滴猩红触目惊心的血水。
  飞仙皇主身涌仙气,手中圣宝吞吐仙辉,他看着前方那白骨马形诡异生灵,攥了攥戒尺。
  “难道要唤醒底蕴?!”他眼中神色不定。
  凭借着准备好的圣道阵法,外加他们三人加一件圣宝他们才堪堪挡住圣境诡异生灵,可是这完全不是个头,飞仙皇主眸光频频看向黑暗,他心有忧虑,这才第十个时辰,圣境诡异生灵就跑出来,岂不是说……
  “城关被攻破了!”
  “阳城黯淡,不好。”
  惊呼声从下方传来,难以想象的恶劣局势。
  飞仙神朝第九大关塌了,数以万计的诡异生灵呼啸,有王侯陨落。
  轰隆!
  倚帝山,那个强大的狙如妖族族群。
  他们的阳城碎了,守夜人陨落大半,百不存一。
  “守住!!”有只一丈大的狙如低吼,眼睛红了。
  而在遥远大地上,剑神圣地的守地破了。
  “噗……”
  有明道境长老陨落,惨死在了圣地统御的大地上。
  一头如山岳般,黑色山羊头,人身的圣境诡异生灵迈入这个修道圣地,数以千计的人死去。
  “啊。”修士被山羊诡异生灵吞食。
  其口中发出一段段鬼笑之音,似乎十分欢愉。
  各大帝统势力都是有破损,第十个时辰的爆发超出了想象,圣境诡异生灵出现,诡异生灵数量打破历史记载的最高数量,是其数量的五倍之多。
  在这一刻。
  圣地、世家、古族、宗门道统深处沉睡的底蕴,紧闭的眸子微微颤动,竟是有破封而出的趋势。
  大秦皇朝天枢关。
  猫白浑身是血,它手段超绝,肉身更是无双绝世,一对一持着姜姬石碑能与白骨诡异生灵打个不相上下,可是对方不给它这个机会。
  数以万计的诡异生灵不断冲来,似乎被白骨生灵指挥动了,其中更是有明道境、道火境生灵。
  如果换其他人,早就不知道死了几百几千次了,猫白手段多得吓人,饶是如此也是被打得重创。
  “你逼猫某的!”猫白咬牙一横。
  它虎爪握起石碑对着白骨诡异生灵的脑袋砸了下去,让白骨诡异生灵踉跄退步,而就在这时候,猫白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举动。
  猫白虎口一张,直接一口将白骨诡异生灵的胸膛白骨连同心脏都是一口吃下去,中途倒吸一口气,连白骨诡异生灵的蓝黑色鬼火眼睛都吸走了,整个嘴巴鼓鼓的,虎爪赶忙堵住嘴,外表甚是滑稽。
  “啊……”
  白骨诡异生灵惨叫,像是发狂了一样。
  “你呜呜呜(逼猫某的)”猫白想开口,口中有一丝诡异黑气冒出,赶忙吸溜回去。
  安国王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这也太强悍了吧,白虎一族这么猛的吗?连诡异之气、诡异生灵都敢吃?
  “快,拦住他!”安国王失神也只是很短暂的一瞬,现在的局面对他们太有利,白骨诡异生灵生息大损,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安国王,我等助你。”
  匡承嗣等王侯皆是开口,他们与诡异生灵交手中找到机会对着安国王打出法力。
  安国王受到法力加持,接手姜姬石碑对着白骨诡异生灵镇压而下,“死!!”
  姜姬石碑爆发璀璨的光!
  白骨诡异生灵惨叫声更大了,白骨上有裂纹,头颅骨破碎。
  刹那,诡异生灵被镇压,身躯变小被压在了石碑下动弹不得,引得大秦人震呼。
  而在这时候。
  猫白爆退,它咕噜一声将口中的诡异之物吞下。
  “炼化!”猫白身躯缩小到百丈,身上荡起一圈又一圈恐怖法力,将周围的诡异生灵扼杀。
  它拥有白虎血脉杀伐之力无双,同时它还有一半饕餮血脉!
  白虎妖皇的道侣是一头饕餮。
  这可是与白虎同一个层次的古老凶兽,两大无敌妖兽血脉注定猫白成就非凡。
  杀伐在持续。
  所有人都没有松懈,白骨诡异生灵可没有死,而为了镇压这个生灵,猫白已经不能动弹,安国王操控圣宝一样无法再有动作。
  “呵呵……”
  倏地,黑暗深处传出笑声,隐约中带着古老音律,像是某种古老神曲在奏动。
  轰!
  十一个时辰到了,又一波更加可怕的诡异生灵到来,数以亿计的生灵冲击世间各地。
  在这一刻,各大帝统掌控者皆是咳血,倒飞了出去。
  他们撑不住了。
  道火境、明道境的诡异生灵数量超过了他们能承受的范围。
  飞仙皇主、南斗皇主、金阳秋、江饮月、瑶姬等等掌权者脸色凝重无比,培养的守夜人近乎死绝。
  这是从古至今从未有过的!
  阳城摇摇欲坠,像是暴风雨中的茅草屋,随时都会坍塌。
  这些还不是最让他们担忧的,而是黑暗深处的声音,每个帝统圣地外的黑暗都有古老的话语传荡,似笑似语。
  啪嗒……
  有脚步声传来,又一个圣境诡异生灵出现。
  无一例外,黑暗中皆是走出另一尊圣境诡异生灵,加之前的,一共两尊。
  “果然!”飞仙皇主眼瞳骤缩。
  他预计的没有错,黑暗中还会再走出圣境诡异生灵,这是什么样的恐怖?!
  其背后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一个时辰走出一尊圣境,三个时辰岂不是……
  每个势力都要面对三尊圣境诡异生灵?
  而在大秦皇朝,两尊圣境诡异生灵走出,他们与白骨诡异生灵不同,其外表如同人一般,有血有肉,皮肤是死人的惨白色,被后有骨翼,身穿着古老服饰,像是一种甲胄,是紫色的软金属,相当诡异。
  两人唯一不同是一人为长发,一人为寸长短发,外表像是两兄弟。
  “呢喀听咪,吧呜吗。”
  短发诡异生灵开口,他对着白骨诡异生灵说话,像是在问他什么事情。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将大秦看在眼中,仿佛来此不是为了大秦,似若巡视诸天的王,俯视着众生,让人心升厌恶,不舒服。
  就在这时,长发诡异生灵看向大秦,一双血红眸子,看向金色城墙大幕。
  “阳城。”
  从他的口中道出了两个字符,让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
  诡异生灵竟然会说他们的语言,甚至懂得阳城,知道这是什么,这样的事情万古史上没有过的。
  同时间,各大势力都有圣境诡异生灵开口,只是与大秦不同,那些诡异生灵说的话都是同一句,仿佛事先说的好一般。
  “帝或皇不在吗?”
  听着这句话,所有势力的人都是呆滞。
  下一刻,众生皆愤怒,哪怕是六根清净,无欲无求的佛都是动了怒,他们听到了蔑视,那种轻蔑,诡异生灵骂帝、皇,看不清帝与皇。
  “你们该死!!”
  轰隆……
  剑神圣地深处有圣威冲天而起。
  不止是剑神圣地,女帝宫、西灵圣地、金家、金乌一族……各大帝统都是有圣人出世了。
  “吗咯。”女帝宫外,一个外表似虎,人头蛇脖的圣境诡异生灵开口。
  他对着出世的尹碧萱杀去,嘴角带着冷笑,眼瞳更是有嗜血与兴奋,还有浓重轻蔑。
  惊天大碰撞,尹碧萱一人打两个圣人,气息冰冷无比。
  她的出世,不是因为诡异生灵的语气,而是心底有浓烈的不安,诡异生灵为什么会说残破荒土的语言,为什么会带着轻蔑,还有那句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太多的不可思议,诸多未知让守夜日走到了完全不可预估的地步。
  不止是她,所有道统的圣境都有不安升腾,仿佛有什么不详要降临。
  轰隆!
  在同一刻,所有帝统都是向其他的道统传去消息。
  万古岁月的积淀,经历一次次守夜日,他们可不是对守夜日毫无掌控,至少这点传讯上他们还是做得到。
  “怎么会?!”所有势力都是得到了消息,如出一辙的事情。
  “轰隆!”
  天地摇颤,一道道圣威在各大势力出现,他们是帝统的底蕴,而今无法再沉睡,苏醒了过来。
  他们与圣境诡异生灵交手。
  尹碧萱打退了敌人,她美眸扫向黑暗深处,“还有圣境要过来!”
  感知中黑暗深处有圣境诡异生灵要来,圣人出世,果然引来了更多的圣境生灵。
  “难道真的要祭出帝兵吗?!”金多惊呼。
  金家外的黑暗一样有圣境气息,这样算起来等下最少有三尊了,而等下还有一个时辰,如果那时候再加一尊。
  一想到这种情况金多寒颤。
  “闭嘴。”金来气得发抖,他觉得金多真的乌鸦嘴,说什么灵验什么。
  “呸,你自己心里清楚。”
  金多不满,不过他还是闭上了嘴,他也发毛。
  “一个圣境底蕴不够?”瑶姬眸子寒芒闪烁,圣境强者可不是每个时代每个圣地都会诞生,而这个时代西灵圣地就没有诞生这样的人物。
  如今出世的底蕴,那是万载前的人物,她尘封己身,陷入沉睡,每一次出世代价都是极其庞大,甚至会危及生命,毕竟停血闸寿不代表就能永生,尤其是这些圣境强者,根本就无法停止,只能延迟罢了。
  “开启圣地大阵!”
  下一刻,瑶姬果断的选择了天命帝阵。
  那是每个帝统道统都会有的天命帝阵,由帝或皇布下,媲美帝兵。
  不过经历了时间积累,有些道纹已经随着时间消逝,威力大不如前,但是这不代表它就弱了,用残破的天命帝阵抹杀圣境还是很简单的。
  其他的道统掌控者也是下了类似的命令,他们在等待,等待接下来要发生的可怕之事,将天命帝阵发挥到最大化。
  轰!
  大秦皇都内有圣威爆发,有一道人影他一步从皇都跨越到了边境。
  圣威气息盛烈到了极点,像是十日落在了边境。
  出人意料的,来者不是大秦夏家的人!
  来者提着一个木桶,身着简单的灰色布衣,外貌俊美无比,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这是他的脸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从头顶一直连到脖颈,头上有着头巾包裹,乍一看这伤像是脑袋被劈开了,而布是包裹脑袋的,否则拆开可能脑袋就裂开了。
  他是花正青!
  好客客栈那个清理粪坑的伙计。
  花正青嘿嘿一笑,“终于让我等到了。”
  “帝或皇不在吗?”短发生灵开口了,他看向从远方走来的花正青。
  闻言,花正青挑了挑眉。
  他抬起手中木桶,其内有一股恶臭传来。
  “去你妈的串儿,吃屎吧。”花正青对着短发生灵泼出桶内的粪便。
  粪便还没到就被诡异之气拦下了。
  “吗咯!”
  短发生灵脸色阴了下来,他闻到了那股恶臭。
  见到这一幕。
  所有人都是惊呆了,就是那白骨诡异生灵都是停止了挣扎。
  这是圣境强者吗?
  他们发现今天遇到的强者都很怪,猫白就是一个,花正青更怪,提着粪来的圣人?
  “哟,你们这些肮脏的家伙,竟然还知道我们这边泼粪是羞辱人的意思吗?我还以为你们会开心的。”花正青轻笑声荡起,吊儿郎当。
  “吗咯。”短发生灵阴沉,他抬手就是向着花正青打去。
  同时间,长发生灵亦是出手,这个生灵人狠话不多,抬手杀招凌厉,掌中有诡异国度出现,竟是有点像佛道的神通,掌中佛国。
  花正青笑眯眯,眼眸寒芒四溢。
  “五千一百年前的仇今日就从你们身上讨回来。”他气势狂暴无比,仿佛一头洪荒凶兽出世,背后有一尊阿修罗魔尊,三头六臂,每一条手臂都有一件法器。
  法器皆是铿锵震鸣,黑暗边缘的诡异生灵都是爆体而亡,圣人怒,伏尸百万。
  轰隆!
  花正青抬手就是一掌,对着长发诡异生灵的脑袋打去,带着无敌的威势,恐怖压迫,如同战欲狂的洪荒凶兽种。
  同时间,他阻拦短发生灵救白骨诡异生灵,圣辉爆发,煌煌之威撼天动地。
  “是他!”
  “五千三百年年前名震世间的狂妄之徒。”
  花正青举手抬足间的圣威让诸王惊呼,皆是想到了一个传说人物。
  五千三百年前有一个修道圣人,他俊美无比,容颜让男女都是自惭形秽,一生更是狂放不羁,天不怕地不怕,抢大族女子做仆从,养大妖做宠物,惹下诸多大祸,却依旧蹦跶在世上。
  就在世人都觉得没人治得了他时,那段岁月迎来了守夜日,就在守夜日之后,这个狂妄得没变的家伙消失了。
  那一日后,世人见到了他的行宫破灭,很多人都说他死了,死在守夜日。
  时隔五千一百年,这个狂妄之徒再次出现。
  “当年他竟然没死。”有人倒吸冷气。
  守夜日,这个狂妄之徒明明爆发了圣威,这一点证据确凿,而今他出现,代表了他在守夜日爆发圣威并活下来了!
  匡承嗣望着花正青,看着他脑袋上的伤。
  这道伤口足以致命,能让圣人长久不愈,持续五千年的伤口,可以想象那一道杀伐有多可怕。
  轰!
  花正青抬手间将镇压在姜姬石碑下白骨诡异生灵打碎,其身四分五裂,而后化作齑粉。
  无法想象的修道圣人威,强大到了极点。
  他的狂妄是有资本的!
  “你比我想象的要强。”长发诡异生灵开口,如瀑长发飘舞,身涌着诡异之气,孕育着不详气息。
  花正青看去,他立在阳城外,身姿挺拔颀长,包裹着他头的布巾已经被扯下来,发丝间可见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其眸光闪烁。
  他发现这两个诡异生灵很奇特,与他遇到的,还有历史记载的都不同。
  尤其是那个长发诡异生灵,比他遇到过的诡异生灵都要强得多,并且手段古怪,是诡异之气与道法的结合。
  “变得有趣了。”花正青淡语。
  咻。
  他动了,手掌并拢向着长发诡异生灵刺去,其手臂仿佛换做了一杆天戈,圣威凛然,杀气惊天。
  长发诡异生灵眸光迸发精芒,他鞕甩出腿,横扫天下,诡异之气席卷九天十地,恐怖绝伦。
  两者碰撞发出了铿锵声,周围的诡异生灵都是形神俱灭。
  两者手腿并用,不断的打击向对方,虚空中发出轰鸣,黑暗与阳城之间混沌之气、诡异之气澎湃。
  他们每一击都像是天体在撞击,震撼人心……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