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还没有结束,守夜日将至(五千字大章)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夜晚。
  天闲关。
  今夜注定是忙碌的,亦是安静的。
  受伤的人处理完伤口后就是睡下了,睡得沉稳,雷打不动,哪怕外面医帐篷再吵闹都是无法吵醒他们。
  鼾声是给他们的最大胜利褒奖。
  匡承嗣立在城墙上,塔楼之巅俯望关外浩土。
  漆黑夜色下,这片浩土荒地透发着沧桑、莽荒与悲凉,血染红大地,这片赤土是大秦儿郎的痛,也是无法磨灭的岁月证明。
  “还没有结束,还要继续……守夜日。”匡承嗣喃语。
  在这一刻。
  天闲关城门隆隆轰鸣,缓缓关上了。
  将士们都回来了,确保了没有人落下后城关关上,匡承嗣眺望远方。
  “匡城主走入道火境应该多注意下自己,这里方某帮你看着。”温雅的嗓音传入匡承嗣耳畔。
  城墙上的士兵皆是一颤。
  他们身姿越发挺拔,眸光闪烁激动。
  一点纯白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白色公子就那样出现,似仙似妖,悠然淡惬。
  他自繁星闪烁明月高挂的夜空中飘然落下,衣袂如水,发丝似瀑,唇边有一抹轻描淡写的笑容,让人着迷,为之恍神。
  在其身边还有两个不像是人间该有的小孩,一男一女,仿佛天地精灵,粉嫩白皙,小嘴嘟嘟水灵灵。
  “咚!”
  将士右手叩击心胸,动作整齐划一,清一色低头。
  “方先生。”匡承嗣大步向前。
  他拱手深深弯腰,神情庄严而认真,眼眸带着感激。
  方玄为他们做的一切,匡承嗣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报答,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对他说一声谢谢。
  “承嗣代表天闲关两百一十二万人谢过方先生大恩。”
  匡承嗣将自己放得很低,自称承嗣。
  方玄伸手扶住了匡承嗣,阻拦了匡承嗣,“之前匡城主就谢过一次,不用再谢。”
  “这是大恩,谢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都不为过。”匡承嗣摇头。
  那张白皙俊美的脸庞上有笑容弧度,方玄扶起匡承嗣,“匡城主真的要谢方某,那就应该回去城主府多多照顾自身。”
  诉说着。
  方玄在塔楼上放置了一张椅子,“这里方某可以帮你照料。”
  与之前的话语一般,要匡承嗣不用在待在这里。
  匡承嗣心中感激,最后他没有再说怎么,对着方玄再次行礼,对着身边的将士嘱咐了几句转身向着城主府走去。
  方玄用意明显,他要是真的想报答,就应该照顾好自己,不让自己半途陨落,他活着就代表能担起担子,而死了就没办法了,只会加重重担,最后苦了的是天闲关,是大秦,也让方玄的努力白费了很多。
  匡承嗣在推脱那是矫情了。
  方玄淡笑。
  他看着身边两小只,“你们要去小院的话就去吧,晚点我会回去。”
  “不啦,然然要陪着方师。”
  “安安也要陪着方师。”
  两小只直接抱住方玄,大眼睛水汪汪。
  见状,方玄含笑摸了摸两人脑袋没有多说什么,现在距离万族约定的时间子时还有一个时辰,时间不算长。
  “你们想不想听故事。”方玄出声。
  两小只齐齐点头。
  而后两人各自搬了个小椅子坐在方玄面前。
  方玄亦是坐下,唇微微张,一段段温和声音传出,他就这样坐在了城墙塔楼上为两个小孩子讲趣闻轶事,听得安安然然惊呼,又时不时发出清脆奶笑声。
  风吹微凉,边关苍茫,城墙如山岳,将士挺拔如松。
  隐约间,将士们可以听到远处塔楼不时传来的话音笑声,令得他们紧绷的心神有了舒缓。
  方先生在。
  一切都不需要惧怕。
  ……
  子时到来。
  “万族约定的时间到了。”方玄轻语,他看着渐渐朦胧的月色,其眸有暗辉流过。
  万族约定,守夜日前三天不能发生大规模的交手。
  这是为了守夜日做准备。
  约定是好事,却也代表了一件事,守夜日要来了。
  那个让世人惊恐、痛恨的日子,那个每次经过后必定要死伤数以百万计生灵的日子。
  诡异生灵是万族共敌。
  “那件东西还在么。”方玄低语,脑海中想起了一件惊天至宝。
  旋即他微微摇头,“不论在不在都要走一趟。”
  “守夜日……青玄……也许还要打上一场,如此也好,残破荒土知道我,你们也应该知道我……”
  说着他起身准备离开了。
  守关将士们见到走来的方玄纷纷行礼,对此方玄报以微笑。
  不多时。
  方玄走到了小院内。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院内的人都是看来,屠思南在、颜无也在、猫白、妞妞、夏邮都在,小豆和另一个小厮则在睡觉。
  “哥,你可算回来了。”颜无走过去与方玄勾肩搭背。
  “你没事吧?”
  屠思南出声,亦是激动走来。
  而在同时,夏邮神念在扫荡着,哪怕知道方玄不会有事,还是忍不住检查下,生怕恩公有事。
  “我没事。”方玄摇头,他看向颜无,这家伙的伤最少,也是最活跃的一个,死在他手上的三尺神明境与屠思南一样,达到了八个,两人干掉了十六个同境界者。
  而后他看向屠思南,屠思南无大碍,有些伤过几天就会好,其中伤最重的是夏邮,他不要命的爆发换来了辉煌战果,两个同阶者被他短时间杀死。
  要知道随着修为越高,想要杀死同阶者是很难的,尤其是夏邮杀得很快,短暂的一盏茶时间杀了两个人神境,不得不说战绩辉煌。
  “疼么?”
  安安看着夏邮伤口,眼睛眨巴。
  夏邮那张长脸绷着的脸,嘴角微微咧了咧,微笑摇头。
  “一定很疼。”然然皱着小眉头。
  “呼呼,不疼,不疼。”她对夏邮吹着气,一副大人安慰小孩子的样子,吹着的同时,有一些小唾沫星子飞出,让人忍俊不禁。
  就在众人莞尔之际!
  唾沫落在了伤口上,眨眼间那阻碍伤口愈合的煞气散开了,血肉肉眼可见的愈合起来。
  同时间,夏邮的神魂变得充盈,恢复了活力。
  看着这一幕。
  颜无、屠思南他们呆住了。
  “好神奇。”妞妞惊讶万分,她满脑袋的不解,这两个弟弟妹妹这么厉害的吗?
  “嘻嘻,好啦!”然然仰着小脑袋看着夏邮,笑得很可爱。
  “这……”
  夏邮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那伤口可不是寻常伤口,是敌人死前留下的,也有亥王侯留下的,想要恢复需要费一番手脚,否则以明道境强者的能力,一滴血就能重生,不可能受伤久不愈。
  然而,这样的伤一点点小唾沫星子就治好了?!
  之后在夏邮他们呆滞的目光中,安安然然吹了几口气后帮他们把伤都治好了。
  “嘻嘻,治好啦!”
  “呼呼一下就不疼啦。”
  安安然然同时开口,正所谓爱屋及乌,颜无他们和方玄要好,安安然然也是为他们着想。
  这两天相处下来,安安然然也觉得颜无他们很好,所以他们不介意帮帮忙的。
  “不可思议。”屠思南看着自己伤势,口中不断赞叹。
  颜无亦是赞不绝口。
  这简直就是人形自走仙药啊。
  一些唾沫星子就有这种效果,要是吐口口水呢?
  无法想象那口口水会多么厉害,价值绝对是无量的。
  猫白在一边羡慕得飞起。
  它羡慕的不是颜无他们,而是安安然然。
  同样是天地生灵,可是安安然然全身都是宝,它比谁都清楚两小只的价值,说她们是人形不死仙药都不为过!
  两人一丝头发就能活死人肉白骨,一滴血就能助人突破圣境境界,这一点绝不是夸张,而是事实,两人是石头化成的天地生灵,历经万古岁月,得到过帝的造化,仙的血。
  这样的机缘谁能求得来,注定是要不凡的。
  “方玄守夜日你的打算怎么做?”猫白甩头,它不再去想安安然然的事,怕自己会心肌梗塞,而后它看向方玄,道出了这样一句话。
  “嗯?”
  听闻此言,颜无他们都是一怔。
  守夜日将至,方玄要有动作吗?他们沉默。
  守夜日到来诡异生灵出现,他们会被人气聚集中的地方吸引,不断地冲击进攻,强者越多,人气就越旺。
  圣境强者到了这时候往往都会沉匿下去,因为他们的气息太旺了会吸引圣境层次的诡异生灵,不是一两个那么简单……
  这也是为什么飞仙神朝的大人物怕了方玄,因为方玄不要命,他爆发大战,到时候守夜日来了,诡异生灵会找上方玄,会找上飞仙神朝的人。
  那种情况大人物承受不住。
  这一点上看,两者孰强孰弱一眼便知。
  因此到了守夜日圣境会沉寂下去,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出世,因为一旦出世代表的是自己会陨落,甚至还会牵连身后势力带来死伤。
  圣人不敢出世,方玄敢吗?
  这个问题颜无等人思忖,他们苦笑,脑海中都是浮现了同一个答案,会的。
  方玄敢做,他如果不敢就不会有踏碎飞仙神朝边关的景象。
  “我会出手,会在守夜日持续十二时辰后出手。”方玄回答。
  “这……”
  众人皆是震动,没有人不变色,虽然他们已经预料到方玄会出手,可是再听到方玄口中说出这句话,还是觉得震惊。
  “为什么?你要做什么?”猫白低沉问道。
  它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方玄会出手这里面有为了大秦的成分,可是猫白知道,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方玄出手的时间明确,这就说明了还有其他的用意。
  询问的同时猫白也是自忖起来。
  守夜日开始后十二个时辰在出手,这是有什么意义吗?据它所知,每一个时辰诡异生灵都会增加,十二时辰后是巅峰,之后不会在增加会维持一个数量潮。
  只是……
  方玄要出手是干嘛?
  在最难的时候出手,难道是他算到了什么?十二个时辰之后大秦顶不住?
  对于这个问题,猫白不肯定。
  它只能想到这些,没办法,关于守夜日、诡异生灵世人知之甚少,哪怕是经历了万古岁月,一样是如此。
  “有一件东西我要去拿走。”方玄开口。
  “什么东西?”
  猫白错愕。
  方玄的回答是它万万没想到,什么东西需要守夜日去取?
  “你想要进入黑暗?!你疯了吗?”猫白激动,全身寒毛炸起。
  它想到了关键。
  什么东西需要守夜日去取?守夜日还能去哪里取东西?刹那,它想到了一个可能,那件东西存在与黑暗中,那笼罩整个残破荒土的黑暗黑夜!
  守夜日到了,除了生灵存在的地方,一切无生机之地都将化作黑暗,不是单纯的那种看不见的黑暗,而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时空,没有人能知道的时空!
  一次次守夜日的经历这件事早就被断定。
  黑暗笼罩大地,生灵集合之地外的世界都将进入黑暗,这一点从那些探索守夜日的人一去不复还这件事上就能知道。
  曾经有强者探索过,黑暗会让人迷失,一旦深入,面对的结果只有一个,再也回不来。
  方玄的做法是要进入黑暗啊。
  这不等于找死吗?!
  昔年那位惊艳万古的青玄古帝都是陨落,方玄怎么可能会活下来。
  “方玄你不要冒险。”颜无立刻开口劝阻。
  屠思南、夏邮亦是开口,脸色着急。
  方玄微微摇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不会有事,那一件东西挺有用的,放在黑暗之中是浪费。”
  其音平静,然而在场的人都不能平静。
  猫白觉得头皮发麻,“你真的……”
  找死啊!!
  方玄真的是不要命了,疯狂在找死。
  一次又一次,方玄刷新了它对找死的定义。
  “不可理喻!”猫白喘着粗气,它觉得方玄找死,关键是这家伙还不听劝的。
  “记尘执拗,我看你也一样。”
  猫白头疼,它没有劝。
  这段时间的相处,它已经摸清方玄脾气,方玄一旦下了决定,谁都劝不动的,就好像上次白马寺的事,那种情况他还是去了,他决定了的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阻拦他。
  “恩公我跟你一起去。”
  夏邮开口,他一样知道方玄脾气,所以没有劝选择的是跟着方玄。
  在另一边颜无、屠思南沉默。
  他们倒是想和夏邮一样,可是身份的原因他们无法说出口,做相同的决定,至于劝阻方玄……他们苦笑,劝得动吗?
  “你不用跟着我。”
  方玄含笑道,“你跟我去了,师依怎么办?”
  夏邮想要在说什么,却被方玄的话语堵住了,“我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再说”
  方玄看向猫白,“我想向你借一件东西,你借么?”
  看着方玄笑容,猫白感觉到了一股深深恶意。
  它下意识后退,“你想要借猫某什么。”
  “奶罐。”
  这一句话落,猫白炸毛。
  方玄的话等于在要它命根子啊!
  “你要它做什么?在黑暗开路吗?”猫白想到方玄拿奶罐的用意,它立刻摇头,“猫某劝你一句,它不可能让你在黑暗中安然无恙,青玄古帝那样的存在都死在了黑暗中,你觉得可能吗?哪怕……”
  倏地,猫白话语顿住了。
  一道灵光在它脑海中瞬逝。
  猫白想到了奶罐的来历,想到了奶罐的特殊,小奶罐是白虎一族的至宝,白虎一族是什么?那是与真龙、仙凰媲美的无敌生灵,也和它们一样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关于白虎一族的记忆传承,猫白很模糊。
  它知道白虎妖皇能活下来并且在上古时代出世,原因就是奶罐,白虎妖皇被其父母装进罐内封存了起来,直到万古之后才出世。
  与真龙、仙凰一样,白虎这样的生灵存在于鸿蒙之前,白虎一族的历史近乎贯穿整条岁月长河,若非一场不知名的浩劫,也就是鸿蒙纪元发生的变动,白虎一族也不会覆灭,与真龙、仙凰消失在历史上。
  小奶罐的存在时间,诞生时间绝对是在三古纪元之前,具体是什么年代未知!
  鸿蒙?还是更早之前的岁月,方玄说过的残古纪元?甚至是更早?不得而知……
  奶罐不止是来历久远,它还十分特殊,它对诡异生灵十分敏感,每次守夜日到来,它都有要复苏的极限,猫白经历过好多次守夜日,每次都是被吓醒,奶罐要爆发,器灵要复苏。
  对此,结合残破的白虎一族记忆传承,猫白有过猜测。
  奶罐与诡异生灵有关系,甚至它存在的岁月就是守夜日的伊始,守夜日的秘密很可能就藏在罐子内,或者说奶罐的器灵知晓这一切。
  只是这种猜测猫白不确定,它从没有唤醒过器灵。
  奶罐破损,器灵不稳定,常年在沉睡,猫白就是想要唤醒也没办法,而唯一唤醒的办法是守夜日……这种办法打死猫白也不会使用。
  它可不觉得自己比得上青玄古帝。
  连青玄古帝那样的无敌存在都是在守夜日之后死去,生死不明,它去撩拨‘黑暗’和自杀有区别吗?
  现在想来。
  猫白愣住了,难道真的奶罐和诡异生灵有关系?
  结合方玄说要去黑暗中拿一件东西……它心脏怦然跳动,一个很奇葩的想法浮现!
  奶罐不会是黑暗中出来的东西吧,白虎一族从黑暗中拿到,或者说巧合意外从黑暗中得到……
  持着帝兵是不可能在黑暗中活下来的,以前古人就试过,这一点方玄不可能不知道,那么他为什么要小奶罐?
  结合奶罐特殊,猫白浮现了这个奇葩的念头,奶罐存在于黑暗,甚至很可能就是黑暗中的东西,奶罐复苏,不是一定就是要针对黑暗,很可能是被黑暗吸引啊!!
  它一直以来有个误区,奶罐苏醒是要针对黑暗!
  这一点可能是错的。
  “你是不是知道小奶罐的来历,它和诡异生灵有关系是不是?”猫白开口。
  方玄含笑道,“是。”
  这个是,是回带前一句还是后一句?
  猫白愣了下……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