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又是方玄,夏邮迈入明道境(五更)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声音顷刻间传遍浩瀚沙场。
  瞬间,所有人都是停滞了……
  轰!
  下一秒,大秦皇朝将士儿郎们口中大吼。
  “杀!”
  “杀!”
  旌旗猎猎,迎风雷而不倒,恐怖的气势瞬间压盖了一切,大秦人仿佛犹如神助,冲锋陷阵,勇猛得可怕。
  “杀啊!”
  “飞仙的畜生受死!”
  每个人像是打了鸡血,张成双他们以前没有见过,但是对于这个名字他们一点都不会陌生,这是大秦的大仇。
  而今他死了。
  所有人都明白,那是方先生动的手!
  方玄又一次为大秦斩杀大敌于边境外,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事情。
  大旗招展,迎风猎猎作响,其上秦字一字染着儿郎们的血,亦是溅有敌人的血。
  杀喊声振聋发聩,仿佛回到了最古老的莽荒时代。
  刀起刀落,枪出枪起,血溅成花,大秦儿郎们战意高涨,惊人无比,他们大步而行,气势一攀再攀。
  这一刻。
  飞仙神朝的军势溃败。
  圣人都陨落,这似乎不关他们事,因为那等强者不会对他们出手,可是这真的没有影响吗?
  最强者都是被斩杀在了星空上,他们心肝欲裂,极大的影响了战意势头。
  “吼吼……”
  大秦儿郎们都冲杀了过去,发狂发疯。
  看着这一画面。
  大秦皇朝文臣热泪盈眶,热血沸腾,曾几何时,大秦有这般大的声势胜势。
  追着近两百万飞仙神朝大军杀?
  “天由我大秦!呸,天没有帮,是我们自己,哈哈哈。”
  诸葛嵊低呼,这个文绉绉的凡人老头儿激动的手舞足蹈,没有一点文权大臣姿态。
  “张成双死了,张成双死了。”
  文臣又笑又哭。
  他们没有武力,皆是读者圣贤书,可是不代表他们不知道那些修道事,不知道这五千年来大秦最大的血仇是谁。
  直接间接死在张成双手中的大秦人有三百万人,那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为了家园浴血而战,战死边疆沙场。
  “三千五百二十年,祖上的仇得报!!”一个白发苍苍的文臣发出哭音颤声。
  他是文臣,一个凡夫俗子,可他背后家族却凡俗世家,是大秦皇朝的名门望族,家族有人参军,曾有人当过统领,不少族人都参军,他们都战死在了边境关外,而这个刽子手就是张成双。
  “杀过去!”
  “杀光飞仙贼子,杀向飞仙边关。”
  诸多万夫长大吼,战血沸腾,燃烧到了姐姐!
  这一战,他们要杀向飞仙神朝边境,杀得敌人胆寒,为后世的大秦人奠定一场辉煌战页!
  “张成双死了?!”
  看着玄镜,镜中璀璨星空绽放的血色,观望的人都是呆滞。
  各大道统的弟子都是长大了嘴巴,久久的没有合下。
  他们眼盯着画面上那白衣公子。
  身躯骤然发颤。
  太强了,太猛了……强得一塌糊涂。
  “这才是君,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君临天下的男子。”观望这一切的年轻女子都是双眸放光,脸泛桃花。
  换做其他修道圣人,她们不会这样。
  因为有岁月差距,而方玄与她们没有这个差距,他只有十八岁,年轻的外貌,年轻的内在灵魂,无一不是吸引这些涉世未深的女子,甚至是那些能说会道、长袖善舞的女子一样被其所吸引。
  “男儿当如此,夫君当如此。”
  女帝宫弟子红英低喃。
  可以想象,今日之后方玄在年轻一辈女子中,在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女修者中有怎样的人气。
  别说他们了,就是那些年轻男子都是激动得不能呼吸。
  崇拜强者。
  这本就这个世界主旋律,强者为尊。
  方玄的强大毋庸置疑,而他不及二十及冠,这更加引发那些年轻一辈共鸣。
  而这绝对不是全部!
  在未来、后世这一战必定被多次提起,被人诵读传颂。
  方玄之名注定传唱千古,不论他未来会如此,是怎样的人,今日他的所做所为,必然成就一段千古绝唱。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
  宁玉轩低声念着。
  他眉头皱起,“一本书中记载的道?”
  “叔祖,你知道这是哪本书中记载的吗?”南斗皇主开口。
  闻言,宁玉轩摇头。
  “我不曾见过。”
  他看向玄镜,注视那道身影,“如此大道……是哪一位帝者吗?只是为什么从未听过?”
  “按照方玄说法这一道法是书中的记载,能创造如此道法、神韵的人必定不凡。”南斗神朝一个王侯开口,他貌似潘安,外表文弱,名宁昌,与南斗神朝皇族有联姻,属于姻亲。
  宁玉轩也是宁昌所在家族的人,只是他是入赘进的南斗皇朝皇族。
  不过,这个入赘现今无人敢提。
  “相似的皇或者帝……似乎没有。”另一王侯出声,他是南斗六星王侯之一的七杀王侯,外貌偏瘦,皮肤黝黄,身穿黑色甲胄,脸庞看起来有些阴鹫。
  刹那。
  所有人都想到了一个可能。
  “万古之前的岁月诞生的帝?”宁昌王侯震声。
  “依据书记载,重现万古之前古帝的神通道法。”
  七杀双瞳有骇然色。
  仅凭借文字,硬生生缔造出了古时大帝的神通道法。
  这是需要怎样的才情悟性才能做到?!
  整个星空大殿安静,哪怕是宁玉轩都是在为此感到骇然,心神澎湃。
  别说是他。
  此刻,诸多道统都是想到了这个可能。
  没有人不感到头皮发麻。
  “花开、一念花开,君临天下。”碧游宫长耳定光长老惊呼猛然站起,“凭借这两个神通道法,同阶者无人可敌,而他……”
  说着他有些发懵发憷。
  方玄,什么修为,五灵境?还是圣境……
  “此人必须死。”
  飞仙皇主、南斗皇主在不同的地点,道出了类似的话。
  不能再任由方玄成长下去。
  飞仙神朝皇宫久久不能平静,几大王侯早已火大,他们看到了玄镜上的画面,怒火从生。
  而在另一边。
  金乌一族的人与飞仙神朝王侯一般无二。
  “该死,该死……张成双怎么会死。”其族一个明道境强者暗骂。
  他说着眼瞳有愤怒,亦是有着恐惧。
  张成双死了!
  一尊无敌圣境,上一个时代最强的人之一。
  他竟然死在了这个时代一个年轻男子手中,这件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他……”尹碧萱坐在女帝宫仙阙中,眸闪烁,静坐在椅子上。
  她没有说话,纤手握着椅柄,泛白的指尖显示着她没有表面上的平静。
  最后她吐出一口叹息,气若幽兰。
  “这个时代他是最有可能成帝的人。”
  尹碧萱的话音在女帝宫中荡开,让诸多长老脸色大惊,而后久坐不语,她们觉得这句话完全没错。
  甚至她们心中有想法。
  此时,他必成帝。
  任何人在这个时代都将是悲哀的,因为天命他必得。
  “男儿当如此。”
  金家十姑低语。
  闻言,金多挑眉小声逼逼道,“十姑你看上方玄了?”
  十姑冷眼看来,让金多哆嗦了一下。
  他谁都不怕就怕这个姑姑,小时候不知道被抽了几次了。
  这个姑姑就是脾气太差才会没人要的,金多这样坚定的想着。
  瞪了一眼金多后,十姑扫视众人,“诸位兄长姐姐,我记得我们金家有几个女子后辈正好与方玄年龄相仿。”
  这句话说完。
  在场的人都是双眸一亮。
  是了。
  联姻这种事是最容易拉进关系的。
  金阳秋手指敲击桌面。
  “大哥你的孙女、三妹你的小孙女……”他指名道姓念出了十个女子,其中还有两个他孙女,“让她们过来,由三……十妹去指导,然后让她们去接触方玄。”
  “啊。”
  金多苦闷,这代表了他地位要不保啊。
  最重要的一点,他没女儿啊。
  “妈的,现在生来得及吗?”金多嘀咕,心中打着小算盘。
  不过貌似也没什么,没有到地位不保的地步。
  万一真成了,他还是说媒的!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
  金多打算好了,他要去认几个女儿,不对,妹妹!
  让她们去接触方玄,到时候他就是舅哥。
  在方玄杀死张成双的那一刻,各大势力都有不同的表现,不同的举动甚至是命令。
  浩瀚沙场上,大战惊天。
  乐山王怒发冲冠,他衣襟上有血迹,不是敌人的血,而是他自己的,匡承嗣点燃自身道进入道火境,他不可能是对手。
  不要说他不是对手,五个王侯加起来配合阴阳铜鼎这件法宝才能抵御住匡承嗣,而作为操控者,他自然要承受大部分攻击。
  张成双老皇主的死让他惊悚。
  不过这没有什么。
  飞仙神朝损失圣人,这对他们造不成影响,下方大军的军势也不是说不可挽回,只要他们斩杀匡承嗣就行,他们一定能扳回局势。
  要知道飞仙神朝的顶端强者可是比大秦多的!
  本来局势还是可控。
  可是这一刻大秦皇朝竟然有人突破到了明道境。
  “轰!”
  夏邮找到了自己路,有了明确的道。
  四方天地为之颤动,天音不绝,虚空成片破碎,仿佛承受不住这一尊超越神明的存在,法则与秩序交织形成恐怖的风暴,席卷天地。
  “明道境!”
  飞仙神朝所有强者直感一盆玄冰水浇脑袋,从头凉到了脚。
  变数一次又一次,他们要疯了。
  “夏邮,你是方玄身边的那个仆人?!”亥王侯眼瞳骤缩,他知道了这个是谁。
  关于方玄的记载,他的身边就一直有一个练功走火入魔的‘老人’,根据判断这个人应该是方玄的仆从。
  “又是方玄。”
  乐山王要气炸了。
  还未等他有其他的想法,夏邮一拳打死了要杀他的人神境强者,在他手中已经有三个人神境死去了。
  夏邮转身就是向着明道境战场而来。
  他黑衣飘摇,周身血气澎湃活跃,那张苍老的脸在肉眼可见的变年轻,眼窝略深,鼻挺薄唇,眸光坚定沉静,有一种天塌不惊的感觉,整体给人坚毅任性十足的气质。
  “轰隆……”
  夏邮掌化爪,对着亥王侯的脑袋而去,似要将其捏爆。
  “哼!”亥王侯轻哼,亦是掌成爪伸出。
  他成名已久,早在百年前年就进入明道境,夏邮一个新晋明道境竟然选择对他出手,让这位王侯眸中升腾起浓烈杀意。
  对此,夏邮无惧。
  其脸庞冰冷,目光杀机毕露。
  亥王侯之前针对恩公,他可是一直记得的,而今他进入明道境自然要找上亥王侯。
  “送你们上路。”匡承嗣大迈三步,横跨千里,拼着受伤也要靠近乐山王。
  局势倒向大秦,他可以更疯狂一些,让这场大战彻底定局。
  于此同时。
  方玄站在星空上,前方血水洒落。
  其四周有万千星辰坠落,划破星空,带起银色光尾,绚烂愧美。
  他眸平静,衣依旧白不染尘埃。
  “通天的法宝。”他目光看向远方,张成双死后的刹那,仙龙彻底崩溃的那一刻,上清大阵图便是化作一道长虹消失在星空中。
  这是碧游宫的人召回了法宝。
  至始至终方玄都没有出手,脸色平静淡然,仿佛那不是一件圣宝,更像是某个草地的杂草狗尾巴。
  他将目光收回,看着身后已然闭眼的女魃虚影,薄唇微扬,道出一段温和的嗓音。
  “我们也该回去了。”
  音落。
  女魃虚影睫毛微不可查的动了下,这一幕没有人看见。
  她的身影渐渐淡化。
  须臾间,旱魃剑又恢复到了之前妖异邪气的状态,传闻中的太古三大凶兵之首。
  同她消失的还有方玄。
  星空上。
  流星雨不断滑落,银色群星美得不可芳物。
  还有缓缓失去色彩的晶莹宝血,随后化作一缕缕血光。
  战场上。
  乐山王等人打得激烈。
  “嘻嘻。”
  “咯咯……”
  天地间有清脆稚嫩的笑音,是安安然然两人,他们乌黑大眼睛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辉。
  早在张成双对他们出手的那一刻。
  安安然然两人就是消失不见了,仿佛天地精灵,难以寻觅。
  而现在,乐山王听着耳畔忽然传来的笑声,全身寒毛炸起,毛骨悚然。
  这两个“熊孩子”他可是记得很清晰,徒手接下圣箭,这绝对是两尊修道圣人,并且是性格古怪捉摸不透的那种,他怎么会不害怕。
  修道圣人是不能对他们出手的。
  可是,这两个明显属于不安定的存在,他不能确定这两边的约定能束缚住他们。
  不怕一万,就怕那个万一!
  “不要怕哦,然然不会打你的。”
  “就是就是,安安然然是乖孩子,不动手。”
  两个熊孩子的声音传来。
  听得飞仙神朝的人头皮发麻,不说还好,一说更是渗得发慌。
  噗……
  在这一刹那,有人失神被洪欣德找到机会。
  红狮狮掌落下,将其脑袋拍了个粉碎,血水溅起,血腥无比。
  洪欣德发狠,他当场就是爆掉了自己神兵,将对方的肉身连神魂都炸了个粉碎。
  又一尊飞仙神朝人神境强者陨落。
  屠思南伤痕累累。
  他喘着气,身上气力都使不出几分了。
  对方三尺神明境实在太多,若非方玄那边的优势,下方大军的状况有部分影响对手,他们很可能已经败了。
  “杀过去。”在他的身边有一个三尺神明境强者沙哑道。
  其目血红,死盯着敌手,眼角余辉望向了飞仙神朝的大关方向。
  飞仙神朝的强者对视。
  他们眼中有忌惮,有恨意。
  不是他们不想全灭对方,而是大秦皇朝的强者都是疯子。
  他们真的要杀大秦强者,大秦强者会在下瞬间就与对手同归于尽,直接自爆,这怎么杀?
  “方先生杀了张成双,这是一场大捷,但是我们还能创造更好的捷报,更好的辉煌。”那个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话语传入屠思南的耳中。
  闻言。
  屠思南心中一颤。
  “不要!”
  他刚刚说出口,轰的一声,前方有恐怖的神明法力风暴。
  那个人死了。
  他用自己的生命将对方三位三尺神明境炸成重伤,鲜血淋漓,神魂沾染了强者的规则意志,刺痛得他们惨叫。
  “啊!”屠思南悲吼,用尽全力将其中一个重伤的三尺神明境杀死。
  “你们都该死。”
  屠思南落下血泪,那个强者他认识,之前他和方玄来到天闲关就是他带的路,让他们住进小院。
  飞仙神朝的强者胆寒。
  他们最怕的就是这种,看着屠思南眼中的血光,那句低沉的吼声传来于耳中响起,仿佛地狱的勾魂语。
  “轰!”
  “轰!”
  又是两个大秦三尺神明境强者自爆。
  这一幕让飞仙神朝的强者心升寒意,直冲天灵盖。
  “疯子。”有人暗骂。
  而在这骂声中,他后退了,真的害怕了。
  他不是飞仙神朝的人,是来自天罗宫,本来就没有必要为了飞仙神朝将自己的命搭进去。
  这步退后,瞬间成了连锁反应。
  倏尔,一个又一个飞仙神朝强者后退,他们大部分来自其他门派道统,亦是有少部分是飞仙神朝的人。
  “一群废物,废物。”
  亥王侯暗中低骂。
  他愤怒,三尺神明境的战场出了问题。
  然而他却没有办法。
  “纳命来。”夏邮冰冷的声音传来。
  他杀至,脸结寒霜……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