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今夜安宁,今早平静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无言。
  李丁抒写遗书,字体工整。
  从始至终他的手都在颤抖,依旧在怕父母伤心。
  可是他还是写了,他其实已经“死”了,所以不用怕。
  刘布见状,叹了一口气。
  他也没有再劝住,劝一次就够了,第二次再劝会让李丁一往无前的势没了,战场上势很重要,尤其是这股一往无前的势,没了那等于送他去黄泉路。
  “李侄,你的编制队伍我知道了,战后我去找你。”
  刘布说道。
  他拍了拍李丁肩膀。
  旋即,刘布离开了,他有自己的事,有自己的队伍这时候不能离开,打算去和他们喝一杯。
  李丁心暖暖的。
  走入关内,大秦皇朝境内的人和事就和他再没瓜葛,这是他心中所想。
  原本以为他进入关内后会孤苦无依,没想到他还有亲人,一个特殊的亲人。
  抬头看着天空。
  “关内的天空和襄城的天空不同。”李丁喃喃。
  ……
  关内最高处,一座塔楼。
  它屹立于城墙上,可观整个天空辽阔关外景色。
  楼高,无天顶。
  须臾之际,一道浩瀚气血在塔楼上散发,冲天而起,像是一尊盖世无双的战神屹立在其上。
  关内百万人不论在关内哪里,都在这一刻抬头望向那座高高的塔楼顶。
  一道高大的背影引入眼帘,戎装战甲,红布战刀,发髻整理得整齐,一丝不苟。
  是匡承嗣。
  他屹立在城墙上,气血崩云,站在了天闲关上,指引了那些迷茫的人,那些为明天大战感到害怕的人前进的道路,亦是指引着那些要战、想战的大秦将士军人的前行道路。
  没有人再迷茫,没有人再害怕。
  关内的人都知道,大战开启,匡承嗣,关内唯一王侯将冲在最前方,为他们开路。
  这是他的意志,亦是大秦的意志。
  他像是一盏明灯,照亮明日的路,为所有人带来光明。
  匡承嗣以己身告诉关内所有人,这一战不会输,这一战不可能输,这一战必胜,他像是一尊擎天战神,屹立不倒。
  “我们不是一个人。”有人喃喃低语着。
  “真期待明天到来。”
  精瘦将士望向塔楼,自语说道。
  刘布抬头看向塔楼,他手捏紧了,眼中有神采闪烁。
  公孙羊擦拭着长枪停顿了下,他注视塔楼,而后又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天闲候。”
  李丁将遗书上交,望着塔楼上高大的背影。
  他的心在颤,血液在沸腾。
  每个人都是看向匡承嗣,而后他们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手中动作不再有迷茫,不再有困惑。
  方玄站在院内。
  他微微抬头,目光幽邃,乌黑的眸子像是吞噬万物的黑洞。
  “一往无前的势,从这一刻就开始积蓄,只等明天一战。”低语声在小院中化开。
  匡承嗣是在用自己行为积势。
  从这一刻开始,他的气血不断喷薄爆发,像是一道无穷燃不尽的烛火,照亮这一夜。
  他不会断掉这份爆发,会这么持续下去,持续到明天一战。
  关外。
  遥远的飞仙神朝边关。
  在这一刻。
  王侯目光开阖,皆是望向大秦边关所在。
  不只是他们,强者都是有了感知,看向天闲关所在。
  亥王侯伫立天上宫殿中,他目视天际。
  寻常人眼中,天际尽头什么都没有,无任何变化。
  而在强者眼里景色完全不同。
  天的尽头有一道红色的血柱,贯穿了九霄,照亮了大敌,这道光若是金色,那么景象像极了传说中仙人下凡。
  “天闲关开始积势了。”亥王侯开口。
  他目光冷冽,淡漠无情。
  “这又如何,天闲关注定要败北。”
  在亥王侯的身后有声音响起,是乐山王,这个在飞仙神朝皇都的王侯来到了关外!
  乐山王走来。
  其身边还有酉王侯。
  “这一场战我们会赢。”酉王侯开口,眸光绽烁。
  闻言。
  乐山网、亥王侯皆点头。
  其眸光烁动,而后看向天闲关方向,冰冷淡漠。
  ……
  时间悄然过去,夜幕降临。
  秋风凉如水,月明当空,星辰闪烁,繁星万千。
  今夜注定无眠。
  天闲关比以往都要安静,很多人都是早早睡下,哪怕是修士都是睡着了。
  他们休息,等待明天午时到来。
  城墙上。
  有篝火木头燃烧噼啪作响,方玄他们几人喝酒吃肉,听风声一夜。
  天闲关内,刘布弄了一块木牌,刻下了李丁爷爷的名字,他将牌子放在了他父母的牌位边,供上香火。
  他点上三炷香,双手握香高举于额头拜了拜。
  没有说什么。
  刘布合衣盖被睡着了。
  另一边,那些入伍的少年郎们睡不着,翻来覆去很久才睡去。
  亦是有武者握着剑,他睡不着,看着身边的同伴,见其熟睡,呼呼声大作,他苦笑,最后也是抱着剑睡着了。
  洪欣德统领的居住房屋内。
  他喝着酒。
  与他喝酒的是一个郁闷着脸的红脸大汉。
  两人喝了一夜,尽是无声。
  天闲关。
  有很多人早早睡下,亦是有很多人无眠,辗转反侧。
  这一夜注定安静,就这么度过了。
  天明。
  咯咯咯咕……
  鸡打鸣,划破安静宁和。
  天仙关内的伙夫早早就起来了,他们勤快的做起了早食,伙食不算丰富,甚至说简单了。
  是一碗热腾腾的稀饭,配上一些咸菜。
  两百万将士都是早起醒来。
  “哎哟,你们还是这么早起啊。”精瘦将士走向伙房,笑问着伙夫们。
  “哈哈哈,不早起你们就饿肚子咯。”
  身材微胖的伙夫中年刘兴笑道。
  刘兴笑看着精瘦将士,端了一碗粥到了精瘦将士面前。
  “给你给你,吃得也不见得少却瘦成猴子似的。”刘兴笑骂道。
  精瘦将士做生气状,“你说屁啊,这是我想要的吗?”
  “对对对,怪你那破功。”
  刘兴也不怂,依旧笑呵呵。
  旋即他从衣兜掏出了一颗鸡蛋,“给你,你这猴子还是多吃点好。”
  这是他以前剩下的鸡蛋,今儿特意煮了。
  “你不瘦将士没有接鸡蛋,他看向刘兴皱着眉头,“还是你吃吧,你不是今儿也要去吗?”
  “是啊,我要去。”
  刘兴哈哈一笑。
  他口中的要去是打战,他不止是伙夫,还是将士。
  “那你吃好了,省得没吃饿肚子,我到时候要抱你尸体回来。”精瘦将士把鸡蛋往前一推,推到了刘兴面前。
  刘兴瞪眼,“瘦猴你说个棒槌,老子会死吗?你看着你就行了。”
  “得得得,我的错我的错。”
  精瘦将士一副认怂的模样。
  不过他没有接过鸡蛋,转头就走了,途中也不回头对着李兴摆手道。
  “你吃点,我真怕你死了。”
  说完他就一溜烟没了。
  刘兴无奈。
  他也知道瘦猴的意思,看了下鸡蛋自顾自剥了,丢进嘴里咕哝道。
  “补补,补补,死了就不好了。”说着自顾自的笑了,走进了伙房……
  ……
  PS: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