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与两女分别,离开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是呀,是呀。”
  方安安点着脑袋,在众人周围蹦跳着。
  他双眸发亮,笑嘻嘻,“方师帮了安安、然然,让安安、然然走上了另一条路,提前就能出来。”
  言语间他有崇拜,有感激,亦是有着兴奋、开心。
  “另一条路?”猫白捕捉到了一个信息。
  “小白白和安安然然差不多,小白白要是想学,然然可以教你哦。”方然然说道,声若银铃,清脆悦耳。
  猫白惊喜!
  它也不在意方然然的称呼了。
  对于两人的修炼路,猫白不感兴趣才怪。
  在场的人,恐怕也就它和方玄能明白,方然然口中他们要很久很久才能出去的真正意思。
  这两个天地生灵很可能是在走仙路!
  一条不同于当世生灵修炼法的修炼之路,一条存在于传说,一条真正的仙法之路。
  可以想象。
  他们出世的那一天是怎样的光景。
  那个时候,那个岁月,会有两帝共处一个时代的辉煌景象。
  而这两个人就是方安安、方然然。
  出世即巅峰。
  “不过……小白白,然然和你说了你不能懊恼哦,你可能学不来。”方然然嘻嘻一笑。
  看着这个笑容,猫白脊背生出一股寒意。
  它觉得这后面有什么不对劲。
  “猫某人是那样的猫吗?”猫白尾巴甩动,它仰着脑袋看方然然,义正言辞。
  “既然这是属于你们的机缘,猫某不会去问,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就没必要去刨根究底了。
  尤其是我们这些天地生灵啊,我们本就存在不容易,对吧,你们有你们的机缘,猫某不问,猫某有猫某的机缘宝物,你们也不过问对不?”
  它已经放弃了问的想法,选择拐着弯的在和两人说,别惦记猫某人宝物。
  它打算有空子就立刻点提下,被这两个生灵惦记是很可怕的。
  “小白虎说的,安安、然然懂的。”方安安龇牙露出皓齿。
  “是的呢,然然懂,安安懂。”
  方然然捂嘴嬉笑。
  “嘿嘿,这感情好。”
  猫白也是笑道。
  对于这三个特殊生灵对话,方玄看了眼后就是收回眸光。
  他与瑶姬等人一同走出了遗迹。
  不多时。
  他们身影再次出现在潮湿的岩洞之中。
  哗啦啦的瀑布声震动耳膜。
  方安安、方然然双眸放光,他们直接钻出瀑布,在河边抓小鱼。
  一条条小鱼自己飞出河流,惊恐的摆尾。
  空中有多个小水泡球浮现,小鱼没入其中,它们在里面游着,任凭怎么游都出不去小水泡。
  方安安、方然然两人小手在空中舞动,不见法力波动。
  看着这一幕。
  茹易长老心中震骇。
  这是对规则、秩序更玄奥的运用,超出了她能理解的范畴。
  要不是方玄和瑶姬认识,她已经出言“诱拐”两个石灵去西灵圣地了,有他们在西灵圣地,未来一万年、两万年,甚至是三万年都不需要惧怕外敌,她心中肯定的想着。
  “沾染仙血的‘宝物’,果然与众不同,无愧仙宝。”江饮月亦是感叹。
  她对这两个小家伙很有好感。
  就凭借两人在出来时那左一口师娘,右一口师娘,她怎能不喜爱呢。
  “我该离开了。”
  江饮月看了眼天色,她必须要回去了。
  毕竟她身为一宫之主不能出去太久会让人担心。
  “夫君。”
  江饮月看着方玄,眼中尽是不舍。
  她不想就这么离开方玄的。
  “这个给你。”方玄取出一枚灵玉。
  “这个……”
  江饮月接过,这枚灵玉是记载功法专用的。
  神念查探。
  江饮月笑了,甜美得让人心要化开。
  她看向夫君,眼中的不舍更浓了,“夫君。”
  方玄给她的是一篇古老功法,其中更是记载了一套极其适合她的神通。
  每一个价值都是无法估量的!
  江饮月怎么会不明白方玄给她这个的意义,他给了瑶姬一个大造化,虽然这是方玄和瑶姬换的,可是这其中瑶姬是占了便宜的。
  对此江饮月说心里不关心,不在乎,那是假的。
  而现在方玄给她这灵玉,她怎么会不明白,这说明在方玄心里,她和瑶姬是一样的。
  “算是我之前骗你的补偿。”方玄笑道。
  江饮月嫣然一笑。
  “夫君,你这样还怎么让人家离开你呢?”她皱着琼鼻,有一种撒娇意味。
  “跟着我,我也不介意。”
  方玄出声。
  闻言,江饮月翻了个美丽的白眼。
  “夫君就知道逗我。”她现在是不可能跟在方玄身边的,毕竟她是女帝宫宫主!
  而且她现在觉得自己这个身份也不错。
  她没有向以前那样,对女帝宫宫主有着排斥,她没有这种感觉了。
  江饮月觉得。
  她作为女帝宫宫主,这个身份来做方玄的道侣,这样很好。
  女人不一定要跟在夫君身边才是最好的,她做女帝宫宫主,这是给夫君长脸的。
  随后,她也不再多说。
  “瑶姬你们真的不来我女帝宫坐坐么?”
  在离开时她邀请瑶姬去女宫盘踞几日,尽地主之谊。
  瑶姬螓首微摇。
  清冷之音荡开,她出声谢过了江饮月好意。
  她已经出关,自然要回去西灵圣地,恐怕现在西灵圣地不平静,因为她传达的意中人事而不平静了。
  “夫君,我回去了。”江饮月再语。
  “去吧。”
  方玄微微笑,在来的路上他就和江饮月说过了不打算回去,并说过有空就去女帝宫。
  “嗯。”江饮月笑道。
  随后她和方安安、方然然他们说了一声。
  她如广寒宫的嫦娥,飘然离去,仙衣舞动,青丝漾夜空,留下一片纱影仙气。
  目送着江饮月离开。
  之后方玄收回了眸光,扭头看向瑶姬,这个清冷的冰美人。
  “刚刚月儿做的事,你有什么想法?”
  方玄微微笑道。
  他说的是月儿对她的撒娇。
  此音一落。
  瑶姬开口。
  “我没有想法。”
  “还真的像你。”方玄摇头淡笑。
  这不是她在狡辩,而是事实,换做其他女人会蹙眉,有危机感,可是瑶姬很强势,她可不会有什么危机感!
  或者说她不会觉自己会败,从她与江饮月对话就可以看出来。
  瑶姬自信自己能得到方玄,能征服方玄,她只要自己做好自己就够了,她与江饮月不同,两人对待的方式不同,在得知对方的情况后,两人表现的都是不同。
  江饮月喜欢了解对手,通过只言片语去判断,从而展示自己的好。
  而瑶姬,她没有过问对手,她觉得自己就是最好的,只需要展示自己就好了。
  她本身就是最好的,没必要去比较其他。
  两个女人都是有着各自的处理方式,没有所谓的谁更好,谁做法更对。
  方玄耳畔中有瑶姬声音响起,瑶姬望来。
  “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听闻此言,方玄脸上有淡笑。
  他望向夜空,皎月明辉,星光闪烁,凉风荡漾世间。
  唇轻张动,恬淡之音传出。
  “回去大秦。”……
  ……
  ps: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