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万古前的文字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咦!
  猫白口中发出惊疑声。
  岩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残破的宫殿。
  它就处在这宫殿之中。
  四周无灯火,黑漆漆的,但是这对修士来说不算什么。
  宫殿有九根柱子,通体漆黑,柱子不像是承重所用,根根矗立围成一个圆。
  九根柱子皆有碎裂,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缝布满柱体。
  宫殿与皇宫大殿一般大小,它很大一部分都是坍塌了,又因为这九根柱子的存在保留下来了一部分,九根柱子的中心是一个池子,像是一口锅,其与柱子一样的漆黑,越看越像是一口大锅。
  “这是什么字。”猫白绕着这根柱子看了下,发现其中一根上面刻着模糊古字。
  古字只有一字,透发着万古的沧桑,那是历史的积淀,是岁月存在的证明。
  这字似乎是讲述这里是什么地方的意思。
  猫白愁眉。
  字,它看不懂。
  “不属于我们这个纪元,更不属于三古纪元。”
  猫白低语,它就这么盯着古字仿佛能将字看出花来。
  猫白活了那么久,自然涉猎广泛,其中对于古文它认知最深,不论是上古、远古,还是太古的文字,它都知晓,就算是一些古族独有的字它也懂,可是面前的字将它难住了。
  “不属于三古纪元?”茹易长老大惊。
  她对于这个字同样疑惑,并将这字临摹了下来传回去圣地,让人专门去查找,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
  “猫道友你能确定?”
  茹易长老追问。
  不属于三古纪元,这岂不是说这字来自更古老的岁月!
  今世是新的纪元开始,而在这之前是上古大时代,在之后就是远古、太古,三古合起为一纪元。
  三古纪元之前,那是更早的岁月被称之为鸿蒙。
  这些古字源自鸿蒙,亦或者说鸿蒙纪元。
  鸿蒙,那可是一个修道者无法触及的岁月,久远到了历史都无法承载,没有能流传下来。
  万古之前的岁月。
  “猫某从不胡言。”
  猫白瞥了一眼茹易长老。
  要是熟悉它的人肯定说,猫白你骗人还少吗?
  可是在这一点上猫白能理直气壮反驳的,它对茹易长老没有说谎。
  这确实是属于鸿蒙纪元的字,它也不知道具体岁月是多少,可是它能确定,这不属于三古纪元。
  “猫某以前见过这种字。”猫白眼中有兴奋,瞅着这些字并临摹了下来。
  它对这些古史很有兴趣的,尤其是万古之前的岁月。
  那可是一个久远到历史都没能记载流传下来的岁月,时间久到能熬死仙!
  在它的理念中就是这样的想法,仙号称不死不灭,可是面对万古、面对纪元岁月、面对漫长时间,真的熬得下来吗,熬不下来,会死的。
  以前它就接触过一些鸿蒙古字。
  鸿蒙古字,那是猫白对万古前诞生的古字的称呼。
  “方玄你认得这字吗?”猫白临摹下来后,转头询问方玄。
  它不确定方玄知道不知道,只是方玄既然知道这个小世界,那么就有可能了解这里的事物,包括这个字。
  闻言,瑶姬看去。
  包括她在内的人都是望向方玄。
  下一刻,方玄的声音响起。
  “天女池。”
  听着这话,猫白愕然。
  “你真知道啊!”
  原本就是问问,没想到方玄真的知道。
  方玄颔首,他指着那鸿蒙古字,“这个字实则是三个字,第一个字代表天女,第二和第三字组成了池。”
  没有等猫白反问,这就一个字为什么方玄说了三字的问题,方玄就将解释说了出来。
  闻言。
  猫白看向鸿蒙古字,这是三个字?
  这太让它惊讶了。
  鸿蒙古字竟然是这样拆解的。
  与常理完全不同。
  一般而言,字与字之间是错开的,两者之间会有一段空白,这样是为了更好区别,更好划分。
  可是鸿蒙古字不一样,或者说那段古老岁月的规范完全不同,按照方玄说法,岂不是字和字之间还靠在一起。
  难怪它会认为是一个字,这原来是三个字。
  万古之前的岁月字体规范和现在的字体规范不同,字竟然是连在一起的。
  不过也不能说完全不同,一字等于一个词,还有两个字合在一起也能成为一个字,这个还是相同的。
  “这怎么区分的。”猫白看了半天古字,字都连一起,那个岁月的生灵是怎么分辨的?
  “他们有独特的办法区分,根据读音的不同会有不同的隔断方式。”
  方玄笑道。
  “那方玄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猫白爪中出现一张纸,也不见它是怎么摸出来。
  见状,其他人都是看去。
  对于鸿蒙古字,没有人不感兴趣。
  如果说仙存在的话,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在万古之前!
  猫白的纸上有一些字,看起来和柱子上的字有异曲同工之妙。
  “咦,你怎么发现这些的?”方玄口中发出咦声。
  声音表达着他有点惊讶。
  见状,猫白激动得半死。
  没办法不激动,方玄这家伙它跟下来,基本上看不到太大的情绪波动的,现在竟然发出咦声,这可是重大事情啊。
  这不就是说明这些字记载的东西不一般吗?
  “在一个古迹里找到的,记载在一本破碎的玉石书上。”猫白高傲道,显得很自得。
  其实这东西是它挖了某个古老生灵的墓,意外得到的,说起来不是很光彩,但是这不重要,重要是它发现了!
  猫白也不多瑟,追问方玄这些字代表了什么。
  “宇宫一族少主被悔婚,颜面丢……翁项大圣小妾被……阳安关洞大妖酒后乱语嚼舌根惹怒魔尊方鸣被封印进粪坑三千年……”
  方玄照着纸上的字说了一下话。
  只是这些话怎么听怎么怪。
  这好像是一些八卦……一些那段岁月的八卦之事。
  猫白表情凝固了。
  它眼皮抽搐,抬头看向方玄。
  “你没逗猫某人吧?”猫白觉得还能抢救下。
  方玄笑看着它,也不答话。
  见状。
  猫白彻底泄气了,马勒戈壁,它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弄来的鸿蒙古字就记载这么些个破事?
  它算是知道为什么方玄会发出那疑声了。
  感情他在惊疑,以前人的八卦玉书会保留下来。
  八卦杂记书这个时代也有。
  很多地方都有卖,算是用来打发时间的,有的是记载八卦的,有的是记载古史、事迹的。
  而它手中的这些明显是一本八卦杂记,记载以前人的破事……
  ……
  ps:明人不说暗话,冰尘想要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