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宣誓主权,争锋相对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面前的一幕让茹易长老、蓝蝶怔神。
  这……
  这还是她们宫主吗?那个强势冷艳的瑶姬?
  瑶姬是谁,她会做这样的举动吗?
  不会的,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
  这简直就像是在向江饮月诉说某种立场,自己和方玄的关系。
  当然平时她们不会这么觉得,可是今天早上瑶姬可是说方玄是她的意中人,那么现在的举动代表了什么。
  其实。
  在拿起这块糕点的那一刻。
  瑶姬就感觉到了不对。
  她怎么会这么做?!这不是等于有把柄又让方玄捏着了吗?一个能让方玄说你是不是爱上我了的把柄!
  “饮月你也吃。”瑶姬将糕点放在方玄面前的小碟子上,她又拿起了一块递到饮月的面前。
  她立刻补救。
  这样的举动前前后后没有多少停顿。
  看起来没什么。
  可是,在场的人不是常人。
  怎么会看不出来那细微的一些举动呢。
  “瑶姬说得对,夫君你试试看嘛。”江饮月说道。
  方玄没有多说什么,咬了一口江饮月递到嘴边的糕点。
  “好吃吗?”
  江饮月问道。
  方玄品味,听闻江饮月话语后微微点头。
  这糕点确实好吃,与凡间的美食有很大的不同,口味偏淡但是却多了一种自然的味道,能吃出那种画面感的味道。
  “我也觉得好吃,上次有幸尝到,至今记忆犹新。”江饮月甜甜微笑,她说着似乎是顺手,从方玄盘中取出那瑶姬放下的糕点,轻轻咬了一口。
  “好吃。”
  江饮月吃着,美眸望向瑶姬。
  “瑶姬,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们西灵圣地,在这方面上我们女帝宫比不上你们。”
  这种举动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在宣誓自己主权了。
  江饮月在向瑶姬宣誓方玄属于谁。
  “饮月你若喜欢吃,我会让人送一些去你们西灵圣地。”
  瑶姬微微一笑。
  两女对话,她们坐落在木屋前树墩。
  两者各有不同,瑶姬,她孑然于世,像是一朵冰山雪莲花,江饮月她美丽仪态温雅高华,像是一朵夏季荷塘莲花。
  她们在绽放各自的美,无法想象这样两名女子会相处在一起,这一幕诗词难抒,画卷难摹。
  一边的蓝蝶注视这一幕。
  不知为何蓝蝶下意识的退后。
  她有些害怕,浑身发毛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饮月说起来有一件东西你肯定没有吃过,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尝尝。”
  瑶姬出声。
  闻言,江饮月疑惑,“是什么东西。”
  “方玄。”瑶姬口中说着,指着自己的朱唇。
  任谁都清楚瑶姬的说法是什么意思。
  这个强势的女人话语出乎所有的预料。
  没有人想到瑶姬会这么说,不过细想的话就会知道,这才是符合瑶姬的风格,强势霸道的她才是她。
  与江饮月一样是宣誓着自己主权。
  听到这一幕。
  江饮月心态与之前瑶姬的想法一模一样!
  她觉得刺耳,觉得不舒服。
  神绪起了波澜。
  她在乎方玄,这一点从她的行为就能知道,看得出来。
  现在和她说方玄的吻被瑶姬夺走了。
  瑶姬的做法与她之前所做是一样的,是在宣誓这主权。
  这两个女人在此刻争锋相对。
  另一边,蓝蝶已经跑远了,她不敢待下去。
  而茹易长老则懵了。
  她感觉自己当场要裂开。
  今天绝对是最最梦幻的一天,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走火入魔了,这辈子所有幻听都在今天听了个够。
  江饮月看着瑶姬。
  两人就这么对视。
  噗嗤……
  在这一刻,江饮月忽然笑了。
  笑得很开心,笑得很甜美。
  她看着瑶姬,“瑶姬你也喜欢方玄吗?”
  “我会征服方玄。”瑶姬开口,说出了自己想法。
  是喜欢吗?
  是的。
  不喜欢的话怎么想要征服方玄,变相的一种承认。
  闻言,江饮月笑得更开心。
  她之所以笑是因为她发现,瑶姬其实和她很像,两人都是一路人。
  她们都是喜欢方玄,在喜欢的方面上,两个人都是表现出了大胆,说了就说了,不会去继续遮掩,甚至会拿这个作为反击。
  两人说起来像,可是也有不同点。
  处理的情况上不同。
  江饮月宣誓主权,是含蓄的,这种含蓄看似不露骨,但却隐藏着独有的锋锐。
  而瑶姬则是强势无比,她不会含蓄,有的是最直接的表达。
  不过这不同点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和瑶姬是一路人,都喜欢方玄。
  “夫君若能征服你,我不会反对你和我一起陪伴在夫君身边。”江饮月望着瑶姬,如水般的眸子流转不一样的色彩。
  “也只有像你这样的女子才有资格跟在夫君的身边。”
  她在表达自己看法。
  这是实话,没有一点谎言。
  江饮月很自豪,自豪夫君的强大,能征服瑶姬这样的女子。
  而假如有一天真的是要方玄抉择两人之中二选一,她不会让方玄去抉择,她会替方玄去想,去思考。
  换做其他人,她不会让对方留下,可是瑶姬,她会,她觉得可以两人一起,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个人是瑶姬!
  瑶姬有这个资格。
  这一句话是江饮月在表达自己的观点,也是在为之前所做的事找一个台阶。
  她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人,两人可以争锋相对,但是绝对不会因为这关系而恶了她们两人和方玄的关系,导致三人相处会尴尬。
  对于这些人情把控,这些度她掌控得炉火纯青。
  方玄口中的完美女人可不是说假的。
  望着江饮月,瑶姬脸上亦是有笑容,她的笑与江饮月不同。
  若是比喻的话,江饮月的笑很甜美,是夏季荷塘莲花,那么瑶姬就是冬天冰崖雪莲,一种冷艳美,她们都有自己的美。
  “如果我有一天能征服方玄,我不会反对你跟在他的身边。”
  瑶姬是高傲的。
  她眼中不将很多人看在眼中。
  而这不是说她自大,相反这是她的自信。
  如果同辈中有人能让瑶姬正视,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江饮月。
  这一点从她会拿江饮月当赌约内容就知道。
  江饮月给台阶,她也给了台阶下,她强势但不代表就一根筋。
  现在的局面甚至她已经预料到了,亦或者说江饮月这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也是让瑶姬更加另眼看待江饮月,这个女人很完美,她曾自叹不如,这是实话,而江饮月的话也让她由衷的说出这句话。
  这句话可不是什么对方给台阶下,她勉强附和说出来的。
  这两个女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她们都有自己的骄傲,在这方面不屑说谎,表达出了最真实话语,江饮月是在给台阶下没错,可是她的话可不是假的,而瑶姬一样如此。
  可以说这两个女人虽然不熟悉,但是相互神交已久。
  说起来还是方玄的关系让两人能这样的说话,这样的结识……
  ……
  ps:求推荐票,为两位女主投投票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