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呆萌脱线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听闻江饮月话语。
  方玄脸上有笑容,他随意的走在路上。
  在江饮月吃完那串糖葫芦后,又将苹果做的糖葫芦给了她。
  这一次。
  江饮月安静接过,轻咬糖葫芦。
  “你觉得这些凡尘物好吃么?”方玄问道。
  江饮月出声,“本宫是第一次吃这些,不能给予评价。”
  闻言。
  方玄点头。
  “你们帝统圣地的人就是奇怪,整天追求仙道却忘记了红尘美,你虽然完美,可是在我看来你不完美唉,红尘俗食百种竟皆未食。”
  方玄出声,他话语很轻松在表达自己的观点。
  依旧是那样的大胆,完全不将圣地看在眼中,随意的评价甚至批判。
  闻言,江饮月眸光闪烁。
  “以后……本宫会去试试。”
  她开口说道。
  这句话她像是在对方玄说,也像是在对自己说着什么。
  然而,这个对自己说的话语,江饮月语气不平稳,似乎这件事难以办到。
  “确实该试试,只是你们宫中那些老女人不会让吧,她们可不是一般的顽固……”方玄淡笑,似乎看破女帝宫的作态。
  江饮月开口,“师父她们不顽固,只是人与人的生活方式不同,就如同方玄您这样……别具一格。”
  她没有赞同观点,而是用另一种方式诉说。
  方玄摆手,似乎不想听。
  在这之后江饮月很少开口。
  这一路上江饮月大多是默默跟着。
  “你这可不对啊。”方玄忽然打趣道。
  江饮月意外,“本宫有哪里做得不对么?”
  “你和我一同游市那就不该这样。”方玄做了姿态,有点像是在模仿江饮月。
  这让江饮月莞尔,这个无敌白马寺所在星空的男子,竟然会这般搞怪。
  “那本宫该如何做呢?”
  江饮月没有宫主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反而虚心求教。
  她的行为举止让人说不出一点错。
  “看到那些没有。”方玄指着在河边伫立的几对年轻男女。
  有女子捂嘴笑,亦是有少女不在乎自己的姿态,嬉笑打闹。
  “发自内心的笑容?”
  “不是,我是想要你放弃那些仪态束缚,即入红尘为何还做仙态?”方玄反问。
  旋即,他就是向前走去向小贩买了一件孩童玩意。
  “知道这个东西吗?”
  “这是拨浪鼓。”
  江饮月回答。
  “那你觉得有趣么?”
  这个问题让人江饮月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岂是不觉得有趣,或者说看起来很普通,她能随手制作。
  方玄将拨浪鼓递到她手中。
  见状,江饮月怔住。
  这是打算她让试一试吗?
  见她有下意识观察周围环境的行为,方玄直接开口,“你易容,这里可没有人知道你真实身份怕什么。”
  说完后方玄自顾自的走上前,蹲下了身子在挑着一些孩童玩意。
  江饮月看着方玄没有注视,她盯着手中的拨浪鼓尝试的玩了下。
  那对美眸中有一种不一样的色彩。
  拨浪鼓很简单。
  但是真的玩的话,又有觉得怪有趣的,一时之间会下意识玩转它。
  “来来来,过来这里。”
  方玄前面打招呼,让江饮月过去。
  那里有一群小孩童在滚着铁圈玩,引导着铁圈。
  江饮月走过去。
  接下来她尝试了很多东西,那些东西有些是她听过,有些是她从未玩过的小孩玩意,亦是有着诸多尘俗小吃。
  “哎呀,玩得不错嘛。”方玄经常说着这句话。
  他的话音仿佛有着一种魔力,一种惑音。
  在这音下江饮月渐渐放开了,她没有在像之前那般注意举止,也许正如方玄话语那样,这里没有人知道她是江饮月,也没有宫中老辈在,她不需要去顾虑那些东西的。
  方玄看在眼中。
  江饮月很完美,但是这是假象。
  她本人可不是这样,用方玄自己话去说,小时候的江饮月呆萌呆萌的,很多事都喜欢问,哪怕是现在也是一样,她喜欢发问,又憨笨,学了很久才会。
  同时江饮月做事有时候也很脱线。
  摔倒了她会说衣服不脏,不说自己没事,练剑的话她会想这剑谱能拿来练刀么?还真的就去试了,还有以前与同门师姐对话,她看一眼看出了师姐的胸大小范围,这让师姐很惊讶,没想到师妹还懂这些。
  江饮月那时候的回答是,懂的,昨天师父带我去看了一具死人为我讲解人体,那个死去的女子也和师姐的一样大。
  这让师姐哭笑不得。
  在那之后江饮月也慢慢在改变,原本的性格脱线都是改变,不是改了而是被她深深的藏了起来,让人根本发现不了。
  而这样的人生经历与上一任女帝宫宫主苏南珍有脱不开的关系。
  苏南珍一直想要有人继承衣钵,这个人还要比她优秀,比她完美。
  江饮月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
  说实话,这种环境下江饮月确实改变了,然而这不是真正的她。
  方玄在引诱,诱导江饮月本心出来。
  别人不知道江饮月内心想法,他知道,江饮月其实最想要做的是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她也渴望男女关系,想要有一个疼爱她的夫君,一个强大无比的男子,也很想接触红尘,去玩玩那些小孩玩意,吃常被人称赞的小吃。
  只是这些事她都不能做,因为她是要成为女帝宫宫主的,行为举止都要让人挑不出错。
  为什么江饮月这个时间点会在女帝阁?
  每一年她都有一次单独在女帝阁的机会,那是她从师父那边争取来的,只有在那时候她才能自己想出,放下一切束缚。
  江饮月有过反抗么?
  有过的,但是很快就会熄火。
  苏南珍对她严格,但是她对江饮月的好是真的没话说,护短到了极致,容不得别人伤害江饮月,江饮月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一直没有很大的反抗,她也觉得这样做其实是更好,没有再多说什么。
  也就在这样的思想下,她渐渐将自身一些想法都压了下去,变成了这世间最为完美的女人。
  “走,我带你去逛逛画舫。”
  方玄开口。
  这个话让其他人听到,让颜无听到肯定要翻白眼。
  你带一个女的去画舫,那是女的能去的吗?
  然而方玄就是这么说了,江饮月亦没有反对,古怪无比。
  时间缓缓过去,到了下午时分。
  另一边女帝阁。
  整个女帝阁压抑到了极点,女帝宫弟子战战兢兢。
  苏南珍脸若寒霜,她快要疯了。
  她最满意的弟子,当做女儿的江饮月不见了,到现在还没有人能找到蛛丝马迹……
  ……
  ps:冰尘看了一些章节说,有读者大大说这是开后宫,我在这里说一下,不是!!!!!!!!!!
  这不是开后宫,求读者大大别乱说,这本书不会有后宫,写这些都是为了剧情需要,本书的主线风格已经很明确了。
  不要讲这是后宫文,感情文,没有的事!!!!!!!!!!!!!再提一句后续这种剧情少得可怜,基本没有,也不敢写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