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飞仙南斗大秦,大战爆发!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明淮城乱了。
  一个个修士慌乱,向着自己家飞去。
  同时间,也有凡人已经收拾起了包袱,他们要离开承载传送阵去远方。
  “大战开启,两大神朝交接之地都会陷入战火。”有武者叹息。
  婴儿啼哭,妇女赶忙安慰。
  他的家人已经收拾起了包裹,准备连夜离开明淮城。
  黑夜宁静打破,城内变得乱糟糟的。
  “我不走。”
  有孩子吵闹,他不明白为什么忽然要搬家。
  孩子父亲劝说。
  只是孩子还小,怎么会明白这一切的含义。
  父母叹息,他们也不愿意背井离乡,然而不得不如此,这场大战要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
  方玄三人向城外走去。
  他们没有再坐传送阵的意思,大战爆发所有入境的传送都会被关闭,想要去大秦皇都只能去边境大关。
  没有踏空离开,方玄走在街道上。
  明明是深夜,街道却吵闹不堪,无数人从睡梦中醒来,穿上衣襟走出大门。
  一路走来。
  每个人脸上都是慌、惧、惊。
  他们都在往城外走,亦或者走向传送阵。
  路人行色匆匆,从方玄他们的身边走过去,没有了往日的神色,秩序都是打破,有人开始趁机借此作乱,乱作一团。
  “走吧。”
  路上有一个老人哽咽颤音,他不舍的望着家,看着四周。
  他不舍,不舍得家园。
  “走吧。”他又一次念道,只是每次说完都没有迈步,有一点神经质的感觉。
  最后老人痛哭道。
  “这一走就是再也回不来了啊。”
  他知道两大神朝大战持续的时间会很长,他可能等不到战争停止了。
  就算可以,等到他回来,家还在吗?
  这片大地都将化作战场。
  狼烟滚滚,尸骨成堆,血流成河……
  颜无看在眼中。
  “我其实不讨厌大秦的理念。”他忽然说出这句话。
  “有些人和你一样是这样想,但是有些人不是这样想。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注定不能相融。”方玄声音响起。
  他的声音很平静,与这片乱糟糟的城池对比格格不入。
  颜无闻言,只有一声叹息。
  倏地。
  他问了方玄一个问题。
  “小淮城的人会不会有事?”
  方玄沉吟。
  旋即,微微摇头。
  “小淮城不会有事,在一段时间内是如此。”
  小蛇精的哭音让许多人听到了。
  两大神朝不会胡乱招惹强敌。
  不过小淮城的人也要搬迁,这是注定的,无法躲避。
  没有再说话,方玄三人出城踏空离开。
  在前往边境大关的路上,可见一些修者飞空,驾驭法宝,拖家带口。
  仅过了半日的行走。
  方玄他们来到了另一座雄关。
  这座雄关不是交战之地,交战的那是另一座边境城关。
  在确认了方玄身份后,城关城守尊敬的目光中三人踏上了前往大秦皇都的传送阵。
  与边境大地不同,这座皇城还是以往那般,祥和繁华。
  “欺人太甚!”
  在迈入好客客栈的那一刻,有一声怒喝。
  那是一个武者,他拍着桌子,怒目切齿。
  “南斗、飞仙两个神朝不是东西,他们当我们大秦是什么,软柿子吗?”
  “一夜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事物。”
  “前天天巧关外,我大秦无敌者一袭白衣挥剑杀十个无敌存在,他们还敢出兵,为什么?”
  “不是才打完么?”
  “哎……”
  有一道道声音传来,每张酒桌都说着相似的话题。
  所有人围绕的话题都是昨夜的边境开战。
  南斗、飞仙两大神朝同时出兵,共计三百万大军,对着三座边境雄关发起突袭。
  夏春秋运筹帷幄。
  他像是天机仙师,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
  天闲关、天猛关、天英关早已有大军等待,敌人想要打一个措手不及的想法落空,惊天大战爆发。
  “公子您回来啦?”
  胖小二依旧是笑眯眯的表情,走过来说道。
  方玄笑道,“我回来了,不过等下就要走,你帮我和张管事、刘掌柜说一声吧,把房费结了。”
  “嗯?”
  胖小二眨巴小眼睛。
  “公子您要走?”
  他脸上有毫不掩饰的惊喜色彩,似乎巴不得方玄走的。
  方玄轻笑,“你这表情可不像一个小二该有的啊。”
  “咳咳。”
  胖小二咳嗽了几声,打算装模作样的时候方玄已经向院内走去。
  关上院门。
  方玄取出一块石头,表面暗红色,仿佛长时间浸泡在血水里面般。
  “怨念冥石。”颜无认出了这东西。
  是怨魅的怨念冥石,它被方玄得到后,就被方玄一直丢在戒指里面。
  颜无脸上尽是好奇。
  夏邮一样意外。
  “怨念冥石的作用很多。”方玄出声,他在为颜无、夏邮讲述怨念冥石。
  “它可以用来御敌,亦可用于杀伐,同时也可以用来修炼,也可以用来感知危险……”
  言语中。
  方玄灵气散发将怨念冥石半托在空中。
  他的手中有一支笔。
  这笔不是寻常的毛笔,笔毛是一种神植炼制出的,本身自带笔墨,笔杆更是用神桐木所制,神桐木是梧桐木的一种蜕变,传说是凤凰会落脚的梧桐。
  至于这支笔的来历,很简单,苏青木的‘遗物’。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方玄念道,“怨念冥本质为邪,根本不需要去压制它。”
  他手中笔在怨念冥石上化符号、描摹纹理。
  每一笔每一划皆带有大道韵味。
  “又是这种!”
  夏邮觉得熟悉,这些方玄曾经展示过类似的。
  颜无出声,解开了夏邮心中疑惑,“天命道纹……是谁的。”
  他瞪大眼睛,不愿意错过一笔。
  只可惜这东西不是说想看就能看的。
  天命道纹,独属于大帝。
  它属于每个帝与皇,每个帝与皇亦是有属于自己的天命道纹。
  而就在方玄在怨念冥石刻画天命道纹之时。
  好客客栈内胖小二一脸意外。
  “那家伙是不是吃错药了?”他很不解方玄怎么忽然退房。
  平凡翻白眼。
  “怎么,他要走了你还不满意,恋恋不舍?”
  胖小二懒得理会他。
  他看向记着帐的张管事。
  张管事抬头,“他离开客栈,应该是要去边境。”
  听着这句话,胖小二、平凡都是点头。
  他们也是想到了这个点。
  “好事!”平凡出声,“参与这场浩战,我就不信他还能藏得住身份。”
  “哦?平凡你还没查到他身份?”花正青声音响起。
  “哪有那么容易,泯灭在岁月的大族圣地你知道有多少?不过我倒是有一点想法。”
  “是什么?”
  这句话是客栈多个人共同话语,同时道出。
  “厌世传人、远古时代冥河一族族人,这两个很符合。”
  平凡话语传出……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