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一条喜欢吃鱼的小蛇精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钓蛇?”
  “不错。”
  方玄点头,确认了颜无的疑惑。
  他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在作祟,那是一条小蛇精。
  说实话,他差点忘了那条小蛇精在这里。
  “一条小蛇精,很喜欢吃鱼的小蛇。”方玄说道。
  此刻,颜无、夏邮、徐景福、张牛都是茫然错愕。
  “别告诉我是你养的灵兽。”
  颜无出声。
  别说他一个人这么想,就是其他人也这么想。
  就这么走走几圈,你就知道是什么妖物作乱,这也就算了,最离谱的是方玄来对方喜好都知道。
  你说这不是家养的?颜无敢拿人头担保了。
  “不是。”
  “还不是?你瞧你叫的……小蛇精。”
  颜无翻白眼,叫得这么亲切,你敢说你不认识这蛇精?
  方玄苦笑,“你别捣乱。”
  “方公子这是……”
  徐景福实在忍不住好奇心,开口询问。
  “那小蛇精和我没有关系。”方玄摇头。
  旋即,他便是向徐景福要一件东西,“城中可有梧桐木?”
  “有。”
  徐景福点头。
  小淮城没有梧桐树,但是有梧桐木库存,是用来雕刻一些贵重家饰的。
  不用等徐景福吩咐,张牛撒腿就往镇里跑。
  邪事可除,没人比他兴奋了!
  “拿梧桐做什么?我们要怎么钓那条蛇精?”颜无问道。
  听闻询问,方玄看天色,观星象。
  “今夜月园,哭音会再次出现,子夜时分,摆渡湖中钓蛇。”
  颜无点头,期待无比。
  很快的张牛回来了。
  他身后还有一些人跟来,是城中百姓听到了今晚有高人要除妖邪,纷纷过来凑热闹。
  这件事困扰小淮城百姓三年,听到要除妖,皆是闻风而来。
  “要多少梧桐?”张牛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根很大的梧桐木,长七丈,有十几人高。
  “不用那么大,只要一人高的就行。”
  “哦哦哦。”
  张牛点头,又去了一根附和方玄要求的梧桐木。
  方玄在接过梧桐木后就开始削起来。
  从城镇中走出的人越来越多,都是站在不远处。
  “那是在做什么?削梧桐木?”
  “梧桐木能治妖?”
  疑惑在众人的心中浮现。
  倏地,有一个中年汉子惊呼,“他在削桐作琴!”
  听着这句话很多人都是恍然,是很像……
  方玄手中拿着小刀慢慢的削着,不一会儿就是出现了一个琴的形状,并在其上雕刻山水。
  颜无无聊自己也在一边雕刻,他纯粹是为了玩。
  不一会儿,他就雕刻了旱魃剑的外形出现。
  “哈哈哈哈,旱魃剑!”颜无童心未泯似的,拿剑戳空气。
  夏邮看得无语。
  时间就在这削桐作琴中流逝。
  方玄雕刻得很认真,整个过程没有动用一丝灵气。
  夜色降临。
  河边围观的人有些走了,有些则忙完手中活,正从城中走出要来这里。
  不多时,方玄做好了古琴,从戒指中取出一些适合做琴弦的材料。
  琴做好了,只等子夜到来。
  小淮城城中百姓逐渐感到困倦。
  也有人害怕在听到那哭音,不敢在外久留,纷纷回镇。
  “差不多时候了。”方玄看了夜色,低喃道。
  他一人走向一条木船边,不在乎这条船太久没动肮脏不已,迈步上船坐下。
  “开始了!!”
  远远眺望河边的小淮城百姓惊呼。
  昏昏欲睡的人惊醒,一下子千百张嘴动了,声音很大,只是很快声音就小了,是徐景福制止了说话。
  徐景福不想要有人打扰到方玄。
  河边,夏邮、颜无死死盯着方玄。
  月明星稀,皎月辉照下,树影摇曳,偶尔间有鱼儿浮出水面呼吸,荡起水窝,湖光潋滟。
  一起变得安静。
  桨划动河水哗哗,在半途中方玄停止了,船随流而行。
  河中静逸,树叶沙沙作响。
  叮呤……
  指尖波动琴弦,琴音清脆。
  纤指在琴弦间舞动,声跌宕起伏,有一种哀泣,一种悲戚,游子在外,盼家思亲。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随着弦音荡漾,方玄音出,在小淮河中响荡,很轻很淡,似若啼哭之音。
  一刹那!
  小淮城百姓全身发毛,头皮要炸开。
  他们颤抖,脸色瞬间惨白。
  方玄这声音像极了,真的像极了。
  三年以来每次月明之时,总会有如此哭音,这悲音简直如出一辙。
  “张牛说的?”徐景福惊惧。
  徐景福发现站在身边的张牛脸色白得和纸一样,让他明白,这不是张牛说的。
  颜无双手交叉搓着手臂,他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这歌太妖了,绝对不是常人创作。
  他虽不懂琴乐,可不代表他对道一窍不通。
  这乐蕴含了道!
  将道融于弦乐,这可不是常人能做到的,何况这是大道,不是寻常小道。
  “呜呜呜……”
  起风了。
  而在这之前河面有反应,无风先荡,明明风还没到就先有了动静。
  在小淮城百姓没有发现的夜空,乌云吹散,群星出现,忽闪明灭,天河亦是浮现,横贯夜幕,月色越发柔和。
  天地间响起哭音。
  这是张牛口中搅乱夜眠的哭泣,每次月明时会出现的音声。
  夏邮瞳孔骤缩。
  哭声出现,河面发生变化,河水停止流动,水面上有山川大地景色浮现,一样是夜间景色。
  这绝对不是什么倒影,水面上的景色是凭空出现。
  然而,最诡异的事情是河水还是河水,感知中还是在流动,肉眼所观完全不同。
  张牛暗暗咽口水,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出现。
  须臾。
  这种诡异景象扩散向着河面笼罩而去。
  夏邮、颜无纷纷爆退。
  “古帝所创小世界!”颜无惊骇。
  这是大帝创造的小世界,难怪…难怪没有人发现小蛇精,它藏在这小世界中,谁能发现!!
  山川景色将河面盖住,也将河边两里地笼罩,并荡起涟漪。
  涟漪扩散,有一道黑影骤然窜出,它从那山川画面中出现,似乎从另一个世界而来。
  天上的明月星辰不见了。
  不!
  不是不见了,而是被遮蔽了。
  啪……
  张牛一屁股坐在地上,仰着头,脸色惊恐。
  一条恐怖的巨蛇。
  蛇通体银白,粗壮无比,山岳在其面前变得渺小,绝对的恐怖。
  它身子没有全露,就露出了那么一小截,遮天蔽日,其竖起蛇身就这么低头注视方玄。
  颜无眼睛瞪得死大。
  他想要骂人,狠狠的骂方玄。
  这叫小蛇精?!
  它至少有几千米长……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