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在历史消失的族群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迎面走来的老人,为人一看就是和善。
  他衣着朴素,看起来不像是掌柜,更像是那种老实人,邻里间常言的好人。
  刘掌柜看到方玄背后的夏邮。
  其微微一怔。
  旋即他望向方玄,当即行礼。
  “您好,这位公子住得满意吗?我们是否有招待不周?”他笑得谦逊,没有一点做作。
  夏邮刘掌柜见过,也知道他在等自家主人,面前文雅男子显然就是夏邮主人。
  “老人家不用多礼。”方玄笑呵呵。
  “我对这家店住的很满意,哪有什么招待不周,说起来我还想多住十天半个月呢。”
  听闻此言。
  刘掌柜笑得灿烂,似乎是因为方玄说了要常住这样能多赚钱,这让他听着开心,也开心自家店能让这些少爷住得满意,挺自豪的。
  “那小老儿就不多言,不打扰公子了。”刘掌柜欠了下身子,又对夏邮行了下礼,半躬身走过去。
  夏邮目光闪烁不定。
  他有一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说实话这家店他算是看出来了,就没有一个正常人,看起来是凡人,其实都是老不死的。
  “这老人也不简单?”夏邮下意识的低语,向方玄发表自己见解。
  “不,他很简单。”
  “……”
  方玄冷不丁的话让夏邮愣住。
  “他姓刘,是这家店的副掌柜,管着这家客栈。”夏邮出声,说出自己的分析见解。
  方玄斜睨,看了眼后方不见得刘掌柜,脸上有笑意。
  “他就是个普通人,这家客栈都不是常人,独独他例外。”
  夏邮是彻底懵了。
  面对夏邮反应,方玄见怪不怪。
  “这家客栈换过好几个名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家店是刘家的。”
  刘,正是刘掌柜的姓氏,这家店就是他家的,至于他头顶上的正掌柜,严格说来是个帮衬的。
  “刘掌柜是这家店的主人?他怎么做到让这么多……”
  夏邮没有把话说下去,可任谁都清楚他要说的意思。
  一个普通人如何让这么多老不死的集聚在一起。
  方玄解释了,“刘安的祖先和掌柜的认识,两人是道侣。”
  “刘掌柜和掌柜的没血缘关系?”
  夏邮听出了方玄话语的意思,显得很意外。
  方玄颔首,“掌柜的道侣有一个亲人,刘安就是那个亲人的后代。”
  听闻此言,夏邮明白了。
  这不禁让他尴尬,敢情那刘掌柜的是普通人。
  “那掌柜的是谁?”
  夏邮询问。
  这掌柜的似乎和恩公差不多,都是神秘无比,从来没有在人前出现过。
  他打听过,这附近的人没有见过好客客栈的掌柜。
  “一个老好人。”方玄回答。
  “是啊,老好人。”
  头顶上忽然传来声音,夏邮抬头望去。
  花正青就在上面屋顶,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似乎刚刚睡醒。
  “我们都受过他的恩,加上本身有些事所以待在了这里,图个清净。”花正青顺着梯子爬下来,边爬边道。
  他拍了拍双手上的灰,对着方玄看去。
  “你很了解我们客栈,哪家人?”
  这问题很直白,没有一点拐弯抹角。
  面对此问题,方玄没有回答。
  花正青眯起眼睛,“不能说嘛。”
  “不是不能说,而是我说了你也不会信。”方玄笑道。
  他不说谎回答,那就是散修、地球人、孤儿,不论哪一种花正青都不会信,还不如不说。
  听到这回答花正青意外。
  难道是……
  他想到了一些可能。
  这世间有什么背景实力是能让他花正青不可信的?
  “在历史中已经抹除痕迹的势力?族群?”花正青想到了这个可能。
  越想他觉得越可能,这就能说得通平凡为什么差不到,你查活着的血脉族群没用,要往死里查。
  可是这范围也太大了。
  这件事就让平凡去烦恼去,嘿嘿。
  “这样啊,那可惜了。”花正青也不是那种追求死理的人,方玄都这样说了,他还问就是自讨没趣。
  旋即,他拿着木梯哼着小曲离开。
  “我去睡一会儿,下午在叫醒我。”方玄准备入竹楼。
  “恩公。”
  夏邮叫住了方玄,让方玄露出疑惑。
  他很快就说明了叫住方玄的原因,他想要看书。
  没错,就是看书。
  其实是夏邮从认识方玄的那一晚开始就有过的想法,他发现自己的知识很不足。
  他人神境,已经能和那些帝统势力的执事媲美了,可是见识却远远比不上这些人,难体的事情他就一无所知,禁忌石像他也知道的不多……
  这让夏邮不止一次的想过,自己要充实下自己的见识。
  所以他已经想好了,要找方玄借一些书看,扩充自己的见识。
  “这样……”方玄沉吟。
  他左手一翻,一本书出现在手中。
  “这是苏青木戒指里的书,有一些古史古物记载,你可以看看,对你有点用,晚点我起来了会和颜无、思南说一声借他们一些书给你看。”
  说完方玄就是要走进竹楼。
  半途他停下来。
  “你要是有什么不懂,或者有意的话可以找猫白聊聊,它见识可不少。”言罢,方玄走进自己卧房。
  请教猫白?
  夏邮一脸的嫌弃,请教那只混账猫,他宁愿……宁愿……
  最后他没有想到宁愿什么,拿着书走向院内小亭。
  “啊!!!”
  院外叫喊声传来,是颜无的叫声。
  他终于从震惊中醒过来。
  “颜公子,恩公在歇息。”夏邮出现在门外,小声说道。
  颜无不知道怎么说了,急得跺脚。
  他很想在和方玄说说话,像足了洞房前的新郎,急切激动,可无奈有人闹洞房。
  看了眼夏邮,他只能离开了。
  “那醒了一定要叫我。”颜无向隔壁小院走去。
  “咦。”
  夏邮目光落在颜无肩膀,他有些意外,猫白呢?
  颜无肩膀上的猫白不知何时不见。
  可能又是去哪里拐骗灵兽粮了。
  夏邮摇头走入小院。
  ……
  飞仙神朝皇宫。
  飞仙神朝的皇宫与大秦皇朝皇宫完全不同,它没有气势磅礴,没有宏伟壮阔,给人的感觉是一种高高在上的缥缈。
  皇宫坐落山间,山离地九十九丈,悬于天地之间,仙雾缭绕,云蒸霞蔚。
  一座座宫阙坐立于仙山间,亭台楼阁位于崖壁之上,丹鹤啼鸣,灵猿攀爬,偶然间可见身披金甲的将兵骑乘古兽巡游,威风凛凛。
  飞仙皇主所在殿阙。
  他位于九天陨金皇座上,整个人仿佛笼罩在神辉之中,脸容不可见,其若世间另一颗大日,散发着恐怖的波动,惊天动地,世间人只可仰望,敬畏朝拜。
  唯一可见的是一双眸子,眸若星辰,亦若世界,有飞仙的景象,仙辉流转,异象惊人到了极点。
  在殿中四方亦是坐有七八人。
  他们灰蒙蒙看不清,身绕道则光辉,气机仅次皇主。
  与大秦皇朝完全不同,飞仙神朝是修士的国度,皇主亦是修为通天,世间能与其比肩的是各大圣地圣主、大宗宗主,亦或者帝统神朝皇朝皇主。
  “禀皇主,天巧城关外之人查出来了。”
  一个金甲神卫走出殿宇中,恭敬弯腰说道。
  刹那间。
  殿内人眸光投注而去,带着无尽的冰冷。
  天巧城关外之人让飞仙神朝损失惨重,让他们失去三尊王侯,盟友亦是有七个王侯人物陨落。
  王侯举足轻重,放在圣地等同于圣地长老……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