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侯府中事,皇宫中事

  不可描述的无敌最新章节
  “错在哪里,对在哪里?”
  “我给夏春秋分担的意思是错,我借你之口让别人知道合作是对。”
  闻言,颜无有点懵逼。
  他觉得这个对错,对调一下顺序才对。
  “为什么?”
  “我不看重钱,可是这世上有人给机会,要给你白送钱,你愿不愿意促进这件事加速?”
  方玄反问。
  “……”
  颜无嘴角抽搐。
  好大的自信,方玄这是打算将那些势力当羔羊宰?
  “客官您的菜到了。”小二的声音响起。
  桌上一道道菜,香气四溢。
  “吃饭,不谈事情。”方玄出声。
  旋即,他第二个动起了筷子。
  至于第一个。
  那是猫白,它可不会客气。
  这些菜不是什么灵物珍肴,仅仅只有几道灵物菜肴,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是白给。
  颜无没心情吃。
  他一直在想方玄的事。
  夏邮则小口吃着,动得最欢的是猫白。
  这一桌在这酒楼中显得很特意。
  酒楼热闹,比之平时都是要喧嚣,议论声此起彼伏。
  “苏武候叛国,这是真的吗?”
  “假的。”
  “今天消息很多,可这一条是假的,你也不看看太子殿下的举措。”
  “好像也是,那么多举措里面好像没有动苏武候。”
  “说起来前天苏武候的亲子,小通天被人斩首,凶手好像没抓到。”
  ……
  苏武候府。
  其书房之中,苏武候靠坐在椅上,双目微闭,依旧是手杵着脸颊,尽是慵懒。
  在书桌前方站着两个人。
  一个黑衣人,一个则是身穿华贵长服的青年,他的脸与苏青木、苏武候有几分相似。
  “主上,我们已经将所有痕迹都清理,夏春秋不会发现分毫。”
  黑衣人恭敬说道。
  “都办妥了吗?”苏武候开口,眼睛都没有睁开,似乎他在思考些什么,这次开口是下意识的话语。
  “是的,主上大可放心,夏春秋想要针对大人,早在那之前我们就做了处理,不利痕迹证据都抹除了,知情者都死光,夏春秋绝对无法动主上。”
  苏武候眼睛缓缓睁开。
  他目光看向黑衣人,脸上有笑容,说不出的慵懒,好像没有什么事能让他放在心上。
  其淡淡一笑。
  “我让你抹除痕迹不过是做给一些人看罢了。
  夏春秋不会杀我,至少现在不会。
  他还想用我来引入一些躲在背后的人。
  这样也好……
  夏春秋坐上皇主位,我反而腾出了一些空闲,可以做一些事情。
  你去让人参本,让人参夏春秋一本,说他护着朋友,任由朋友杀死栋梁之后。”
  苏武候的话语一出,黑衣人和青年都是身躯一震。
  “三少爷的死。”
  黑衣人低语,还没等他说完,苏武候便是打断了他。
  “这个不用你管,你让人传就是了,不止是参本,去大秦皇都各出都传,让世人皆知。”
  “是。”黑衣人领命,没有在说什么,消失在原地。
  看着黑衣人消失。
  苏武候似乎坐累了,换了下姿势,微微坐直。
  他眼皮微微下垂,左手食指与拇指摩挲。
  “这些还不够,这种事对夏春秋来说太容易解决了,需要更乱……”
  “父亲我们何不趁着现在局势混乱,联合逼迫夏春秋乱杀忠臣,现在一定有人对夏春秋不满。”
  “青山,你太小看夏春秋了。”苏武候看了眼青年。
  这个青年正是青山,被屠思南打伤的苏青山。
  只是现在的苏青山并未与传闻那般中庸、嚣张跋扈,有的是面容沉稳,冷静无比。
  苏武候有三子。
  大子苏青竹历练在外,修为高绝,二子苏青山资质平庸,典型的败家子,三子苏青木则是最为出色,只是死在了方玄手上。
  “夏春秋坐上皇主,他不会犯下这种内政满目疮痍的弊端给予外人机会。
  他经营起来大秦内政如同铁桶,动不得。
  能动的……
  只有民心。
  你要记住一点,不可太光顾眼前,思维固定,内部不可瓦解,那就找外部,可懂?”
  苏青山脸色微怔,低头思绪。
  他还是有一些不懂。
  “你做太久的纨绔会害了你,但这也是一种历练。”苏武候淡语。
  “父亲训导,孩儿谨记。”
  苏青山恭敬道。
  正如苏武候所言,他装太久的纨绔,久了反而会深陷其中,一直以来都用纨绔思想去做事,慢慢的反而被同化。
  只是这也是一种历练,若是从中走出,那会变得不再一样。
  “那个方玄。”苏青山说道。
  他一直记得方玄,这个人破坏了他们的计划。
  原本他装跋扈被屠思南重伤,引得三弟青木出手,这能斩杀屠思南,重创安国王府,就算不杀,也能让夏春秋分心。
  可计算好的事中途却被方玄破坏。
  苏青山想杀死方玄,这是肯定的,三弟的死这个仇要报。
  听到方玄二字,苏武候神色未变。
  唇齿微张,淡淡道。
  “他是不确定因素,碧游宫自会出手,会想尽办法出手,你去与碧游宫的人接触,记得不可插手大秦,做好你的纨绔。”
  “是。”
  苏青木恭敬点头。
  苏武候抬头看了眼苏青木,又看向好客客栈的方向。
  “这个人迟早会杀,但是不是死在阴谋下,想要杀他,只有武力。”
  “为何?”苏青木询问。
  “假如你不知道一个人的底细,那么只能动武,用最强大的武力将他杀死,超出预计的武力。”
  “会不会太冲动,我们都不知道底细就贸然用武力。”
  “冲动有时候也是一种手段。”
  苏武候慵懒,其眸光精芒一闪而逝。
  苏青山恍然有了明悟。
  “孩儿明白了。”
  ……
  大秦皇宫。
  夏文寝宫主殿之中。
  夏春秋双膝下跪,他的面前是他的父亲,夏文皇主。
  此刻。
  夏文坐在主位,诸葛嵊站在他旁边。
  “父皇原谅孩儿不孝。”夏春秋跪地,他没有作秀的意思,额首重重的磕在地上。
  看着面前自己最出色的儿子,夏文叹息。
  他脸庞柔和,有着浓浓的书卷之气,倒是与夏春秋有几分相似。
  眉宇间有着皇威,两鬓已经斑白,皇袍加身,显得威严却又不失让人亲近之感。
  只是此刻的他不再是皇主,皇主之位落在了夏春秋身上……
  ……
  ps:诸位恩公,看这里!!!(双眼化推荐票.jpg)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