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不协(Ⅰ)

  此世边缘最新章节
  饶是叶夕这会儿的反应再怎么迟钝,也能感觉到杜天把自己口中那‘理论上完全不应该出现的情况’给理解错了,而且错的相当离谱!
  “你想多了!”她颇为羞恼地跺了跺脚,随即冲季梧桐嗔道:“梧桐你给杜天前辈解释一下……”
  季梧桐还没说话,白淼淼便已经走到了杜天面前,抬头看着他悠悠的说道:“身为神算,这么戏耍后辈们是不是显得太过于没有风度了?”
  杜天耸了耸肩:“开个玩笑而已,现在的小鬼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他当然不会真的误会季梧桐和叶夕两人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还搞出了大新闻,只是出于老司机的本能随口调侃了这么一句罢了,真正的情况,当他发现那附在季梧桐手上,带有着叶夕象征力性质的盾牌出现时就已经猜个不离十了。
  白淼淼自然很清楚这一点,在恶补边缘人知识的时候,她一直都对神算与妖刀这两个特别神秘的存在有着十分浓重的兴趣,甚至专门做过一些研究。
  众所周知,边缘人的姐姐有着那么一批人:四大鬼王、役魔三使、妖刀、通天怪以及神算。
  在这其中最常露面并且知名度最广的就是前两者了,每一代鬼王与魔使都是边缘人中的代表性人物,无论是实力、人品或者能力都无可挑剔,在各种重大事件中也都有着他们活跃的身影,每一代的这七人就连西方猎魔人也是对他们的大名如雷贯耳,甚至有着相当一批簇拥者存在。
  而剩下那三位……
  通天怪实在是没有什么有用的资料可查,但是白淼淼却对妖刀与神算这两个存在偶尔留下的事迹颇感兴趣。
  妖刀,传承到现在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代了,传承方式极为奇特,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跟血缘有关,但却并没有一个这样的家族存在,每一代妖刀的姓氏也并非一致,甚至有一些曾经十分普通的边缘人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过这一传承,在其成为妖刀之后,无论曾经的象征力是什么性质,都会变成一柄长刀的模样,但特质却不尽相同。
  这一点就很有意思,因为象征力这种就连边缘人自己都研究不明白的东西理论上是不可能会出现巨大变化的,每个人的能力都独一无二,但除了随着时间或者磨炼而不断开发出新的形态,是不可能会有那种连形态都变化的情况出现的。
  就像叶夕的象征力,以控灵罗盘为基础让那几个式神强化融合什么的怎样都行,但是却不会忽然变化成加特林机关枪这种十分直观地武器一样。
  按理来说是这样……
  但继承了妖刀身份的人却无论之前象征力是什么样的,到后来只会有一把长刀。
  一把能够斩断一切的刀。
  历代妖刀似乎都带有着某种明确而并不适合公诸于世的目的,鲜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但几次历史上都十分有名的大事件,也都有他们活跃的身影。
  公元六一八年,河通黄泉,厉鬼祸世,妖刀景商于初战时现身,须臾间将黄泉界数百厉鬼斩杀殆尽,只用了七刀。
  公元一四零五年,定都引魔事件,四王二使驰援不及,妖刀刘常与白昼使解宁于大魔隙力战一日一夜,迎战十八魔尊,支援来前一步未退。
  公元一八六四年,天塌妖舞事件,妖刀楚南斩首天虎王于东王府。
  等等……
  但除了这些重大的祸世之灾外,几乎没有人知道历代妖刀平日都在做什么、在哪里,当然,就算有类似相关的记载,此时的白淼淼也是没有权限看到的。
  而历代的神算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他们的传承很简单,每次都是当代神算选定的继承者,活的时间贼长,两百年到三百年的都有,具体能力始终成迷,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战斗能力。
  神算总会给予警示,或用一些模棱两可的预言、或是干脆明了的说明情况,有些会涉及到危机,而有些却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只有一点,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无视他们的话,否则绝对会有巨大的麻烦或者变数出现。
  漂泊不定却不吝于频频露面是他们的特点,杜天显然良好的继承了这方面的传统,但性格如此随便的神算可能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
  总之,杜天绝对不可能看不出来就是了,之前扯了半天的废话只不过是这货的性格问题而已。
  “我帮不了你们。”杜天耸肩道:“你们也不需要想太多,顺其自然就好。”
  季梧桐翻了个白眼:“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叶夕也苦着脸,特别纠结的低声道:“那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呀……”
  “我看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杜天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只有半张脸戴着面具的季梧桐,忽然没头没尾的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季梧桐楞了一下:“我?感觉还好吧。”
  他这会儿感觉的确还不错,脸上的半张面具完全没有影响到自己的能力,体内的象征力比平时至少要翻了个倍,而且还不只是如此……
  心念微微一动,手背上从那罗盘印记延伸而出的巨盾在一阵扭曲的波动中消失不见,一只散发着金属色泽的腕刃却凭空附着在了季梧桐的手腕上,四根尖锐的刃爪延伸而出,末端则连接在一只面露凶光的狼头之上。
  与叶夕将白牙融合于自身时的状态一模一样!
  “这是小白的力量!”
  叶夕很是开心的叫道,她倒是并不对此感到奇怪,毕竟之前季梧桐那无意中唤出的黑色巨盾已经说明了很多事,再考虑到自己借用对方力量时所出现的面具,看来那个阴差阳错的双向契约的确造成了让两人象征力共融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
  杜天饶有兴致地看着季梧桐手背上那完全不属于他的力量:“这种事都能在你身上发生,啧啧,有意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叶家小姑娘的能力应该还有两种吧?”
  季梧桐有些生疏的挥舞了一下手臂,点了点头,随即他戴着面具那一侧的眼中便亮起了一缕朦胧的红芒,感觉上有些类似他自己象征力那种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看破幻象的被动能力,但还有着其它的特质。
  异瞳的能力可以稍微提升象征力的衍生形态,同时也有着看破、侦查与隐匿这三种被动效果,此时此刻在季梧桐眼中,已经跟普通人差不多的叶夕与实力不如自己的白淼淼所有细微地举动都毫无遗漏地呈现在自己面前,那并不是自己这双眼睛所看到的,而是另外一个与自己重叠但更加全面的视角。
  【真是方便啊】
  他不由得在心底感慨着,同时也知道了为什么有时候跟叶夕对练切磋时,自己的很多意图都会被对方完全看破了。
  而影镰在季梧桐身上呈现出来形式与平时倒是有些不同,虽然还是短柄镰刀的模样,但柄部却是多出了一截长长的锁链,环绕在季梧桐的手腕上。
  正当季梧桐打算进一步实验一下的时候,柳璃出现在了之前被杜天撞开后一直没有合上的私人练习室门口,一脸焦急地叫道:“喂,季大哥,夕姐!刚才有人瞬间破解了这里二十多层防御结界,还骗过了十六种警……哎?!”
  小姑娘一脸警惕地看着多出来的那个人问道:“你是谁?”
  “这位是杜天前辈……”
  叶夕冲柳璃使了个颜色,不过对方却完全没有看出来,只是面色不善地走到了杜天面前,双手叉腰地瞪着他。
  “我管你是哪个前辈。”柳璃满脸不爽的冲杜天说道:“杜天是吧?哪个分部的?过来我们b市挑衅是不是,我告诉你啊,别趁着老大他们不在这儿就过来示威,我们逆风现在虽然没落了也不是好欺负的,告诉我你的称号,跟我上去登记,回头把结界损失的损失费补了!否则别想走!”
  其实也不怪柳璃生气,她可没见过杜天,而且这些年的确有不少性格恶劣的家伙跑来这里生事,接了一堆任务不完成或者‘不小心’弄坏点结界术式什么的,虽然这种素质差的人一年也碰不到几个,但每次都会惹得大家生一肚子气。
  而杜天这身行头也实在不像是什么正经人的样子。
  但这次……
  “好吧,那啥,我的称号是神算。”杜天无奈道:“我的信誉额度基本都是零,钱是一点都没有,我帮你们重新布置一下吧,说实话,我这一路碰到的防御结界能量和灵力似乎都不太足。”
  他当时满心的着急,哪有心思提前打声招呼,来了以后直接就奔地下去了,路上是碰到了一些有着防御或者警报性功能的术式和阵法,心急之下就直接给破除了。
  结果,人家马上找上门来了……
  “你对这方面有研究?那也行。”柳璃见他态度还不错,语气上也稍微缓和一些:“不过我可是会监督的哦,而且……呃……等下,你刚才说你的称号是啥?”
  季梧桐和叶夕两人相视苦笑。
  “神算。”杜天眨了眨眼:“虽然不太会和异类战斗,不过我对结界和阵法两方面还算有点研究。”
  柳璃反应了半天,终于还是嘎的一声抽了过去……
  第一百四十一章: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