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 各方

  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
  工部是不怎么着急,户部是有点儿着急,那吏部就是非常着急了。
  人是他们考核过的,皇帝那边没通过,那问下来必定先是他们的责任。
  一部侍郎,已经是除尚书外最大的官儿了,所以位置很重要,当时考核上来的资料吏部尚书是亲自审核过的。
  这会儿他又拿了出来,他从头到尾仔细的又看了一遍,然后交给他的两个侍郎,问道:“有什么问题?”
  俩人一起摇头,“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是啊,看不出什么问题来,”李尚书敲了敲桌子道:“陈福林这些年在户部功小无过,但资历足够,陛下就算想要选用一个能干点儿的工部侍郎,把我叫进宫里再商议就是,何必还直接通过门下省把折子打回来?”
  “那是陈郎中得罪了陛下?”
  李尚书:“每日小朝会他都没资格上朝,大朝会你听过他说话?”
  “你去查一查他的人品,还有近日他可闯了什么祸,人是我们选的,也是我们考核的,等御史台先查出来,到时候可不仅陛下和御史台,就是中书省、门下省和其他五部都得叮我们。还有,”
  李尚书轻轻地点了点手指,道:“一边再准备一封举荐的折子,全面一些,要是查不出什么问题来,最迟后天就要把折子递上去,他只要没什么大毛病,那就还荐他做工部侍郎。”
  两位侍郎明白,这要只是皇帝个人的好恶,他们也是不能够屈服的,于是齐声应下,立即行礼出门去。
  这样的事他们当然不可能自己去查了,都是叫手下去查的,但和陈福林谈话就必须他们两个去了。
  对方毕竟是郎中,总不能再派一个郎中去吧?
  吏部左侍郎看向右侍郎,问道:“是一个人去,还是?”
  “一起吧,”右侍郎袖子一甩,背着手道:“我们也看看这是什么人物,我记着前儿才一块儿喝过酒呢,也没见他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
  怎么就得罪了皇帝呢?
  虞侍郎前脚出了他们老尚书的门,后脚就路过柳郎中身边,示意他进屋说话。
  柳郎中抬头看了一眼四周,慢悠悠的将自己桌上的东西都收拾妥当了,便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一本文档去找虞侍郎。
  虞侍郎刚着重举荐了柳郎中,自然要把这一好消息告诉对方,好让他承他的情了。
  柳郎中也不傻,这边高兴的和虞侍郎道谢,出了门便找了借口出去溜达了一圈,叫来自己候在部外的长随道:“立即回家去,让二老爷查一查户部的陈福林,看他最近都干了什么事儿,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或与什么人结仇了。”
  “那老爷您……”
  “下衙以后我要和几位同僚去饮酒,到时坐他们的车就可以,不必你来接了。”
  长随就明白了,立即听命飞奔回家找二老爷。
  柳郎中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思考,要是从部里选人,那就只能从他们四个郎中里面选了。
  他的资历不算最高,但的确是这两年来最能干的一个,所以占三成吧,又有虞侍郎举荐,那便又多了两成。
  可要是从六部中堪选,那他连两成的希望都没有。
  尤其是和陈福林比,他可是在郎中的位置上坐了九年,论资历,怎么排也该到他了。
  所以他最大的对手并不是同部里的另外三个,而就是陈福林。
  满宝知道这事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申正时候了,那会儿她已经在出宫的路上了,然后尚姑姑边陪着她往外走,边把这事“不经意”间告诉了她。
  “娘娘不喜欢户部的一位陈大人,陛下前两日才知道,巧了,昨儿有封陈大人擢升的折子,今天就被陛下打下去了。”
  满宝惊讶得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打下去了,那是不能再晋升的意思了?”
  尚姑姑笑道:“陛下不答应,自然不能晋升了。”
  满宝努力的想要板住脸,但脸上还是忍不住绽开笑容,只能低下头去使劲儿的憋住笑。
  尚姑姑就见她脸抽了抽,想笑又努力收住的模样,整张小脸都扭曲起来了,自己倒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一出宫门,满宝就高兴的飞了,直接撒开腿就朝大吉的马车跑去,提着药箱的小郑掌柜只能在后面追,“周小大夫,你不要你的药箱了?”
  大吉去接过药箱,满宝已经手脚并用的爬上马车了,掀开帘子和小郑掌柜挥手,“我先走了,明儿见。”
  小郑掌柜心累的挥手,本来还想问一下尚姑姑说的那尚大人是谁,怎么特特说给了她听,还想提醒她一下,但见她这样,他便觉得算了,有话明儿一早去药铺里见了再说吧。
  满宝已经兴奋的问大吉,“白善他们呢?”
  “少爷他们今天课业多,要留在国子监里写作业和看书,所以让小的先来接满小姐了。”
  “那快走,我们去接他们。”
  大吉忍不住笑问,“满小姐是有什么喜事吗?”
  “有,大喜事!”
  但到了国子监门口他们也进不去啊,这里管理可比益州府学严多了,门口守门的护卫也不乐意帮他们传话。
  满宝正是心潮澎湃的时候,一肚子的高兴想跟人谁,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白善他们出来,她忍不住心痒痒,“大吉,他们国子学的墙在哪儿?”
  大吉道:“满小姐,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守门的不乐意帮我传话,我也不进去,就是叫个人帮我们传个话而已。”
  “要不再等等,说不定会有哪位郎君出来也不一定。”
  “都下学好久了,还留在学里的不是在看书做课业,就是在里面玩儿,怎么可能这会儿出来?快点说,他们的围墙是哪面?哪边比较僻静好爬?”
  大吉:“……我不知道。”
  “不可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喜欢踩点了,在府学的时候也是,你把我们府学的围墙全摸过一遍了。”
  大吉:……可真是,到底有什么事儿是你们不知道的?他明明做得很隐秘,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满宝可不会告诉他这是科科的功劳,就盯着他看。
  大吉没办法,只能赶着车走了,然后绕着国子监的外围跑起来,很久很久以后停下了马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