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都是补肾的

  重生农女去种田最新章节
  (上一章被屏蔽了,反正就那个意思,没法改了,不耽误下面情节)
  等江小池再醒来后,天早已大亮,江小池一动,宋老二也醒了,跟江小池对视一眼都臊的不行。
  坦诚了一晚上,俩人互相看着没穿衣服的样子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宋老二起床,乖巧的跟小媳妇似的,一边叠被,一边叮嘱江小池啥也不要干。
  看着好心情的宋老二,江小池心里一肚火,宋老二好的跟没事人似的,咋的就自己腿软下不了炕啊。
  望着浑身都被宋老二种上草莓,昨夜的场景又浮现在江小池眼前,浑身都火辣辣的。
  宋老二一脸通红的从屋里出来,明眼人都能看明白,虽然明显腿有点飘,但好的也跟没事人似的。
  江兰英一脸通红,都说上过学的年轻人没羞没臊的,一看宋老二跟果然跟听说的一样。咋就不知道节制点呢!
  宋老二美的跟没事人似的,把缸里的水填满,又到门口拽了两捆柴。
  村里人早起没有事,都盯着宋老二屋里啥时候有动静呢,都快到晌午了,一看宋老二从院里出来,都过来调侃。
  “瞧老二美的,跟大家伙讲讲,当新郎官是啥滋味?”
  宋老二一阵傻笑,骄傲的心情无法形容。
  “还能啥滋味,你当新郎官啥滋味先跟我讲讲!”宋老二心说,啥滋味都告诉你们,那是傻子。
  一群糙老爷们说话不忌讳,你一句我一句,嚷嚷的前后该都能听到,把江小池羞的不好出门。
  等江小池把弄脏的床单洗干净晒在外面,外面有一阵叽叽咋咋。江小池心道,终于清白了。
  江兰英见江小池从屋里出来,故意抻个懒腰:“池儿啊,你啥时候起来的啊?这两天活多,我咋睡这么长时间啊。”
  回头看眼啥也不明白的江小塘:“这孩子,老姑睡一觉到天亮你咋没叫老姑一声啊!”
  江小池:“呵呵呵!”这叫她咋往下面接话。
  江兰英心说,怕这俩孩子难为情,她们早上连茅房都没敢去。
  明明有动静了,俩人腻歪就是不起来,姑娘是自家的,咋就不知道啥叫节制呢,把老二身子掏空可咋整。
  江小池想找点活干,江兰英连推带搡的把江小池弄上炕:“好好养养,怎么说也是第一次……”
  “呵呵呵……”江小池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啥。
  张婆子语重心长:“池儿啊,老二一个大小伙子没节制,你可得帮他把持点,小伙子都血气方刚,补可不是容易点事。”
  江小池喃喃的“哎”了声,一脸红的没法见人。
  黄云芬不同意张婆子说法:“年轻人,刚到一块,难免点事,时间长就好了。”
  黄玉芬赞同张婆子说法:“中午得给老二做点好的补补,不能瞎折腾把身体都给耽误了。”
  江小池笑的不好意思,拽过黄云芬腿:“大奶,我给你揉揉。”
  黄玉芬:“老实在炕上给我待着,我腿一点知觉都没有,按也是瞎费力气。”
  江小池哄道:“那可说不准,以后我没事就帮大奶按按,听城里大夫说,没知觉也得活血,这对全身都有好处。”
  黄玉芬一听也是这么个理,便没有再拒绝。
  朱大娘过来串门子,听到张婆子和黄玉芬嘀咕,坐了一会就坐不住了,枯燥的心被说的热血澎湃,回到家就跟朱大爷感叹。
  心想,俩小人晚上得折腾成啥样啊,才一晚上就张罗给补身子啦?
  朱大娘岁数大了,你说不想是假的。可你想,也得老伴有那个心情有那个精神头不是。
  一年到头,在一起的次数都是有限的,别说是月八,就是一两年有那么一两回还得赶上朱大爷喝两口小酒。
  自己一个女人又不方便说,回来看见朱大爷炕头抽旱烟,更是难受的肝疼。
  朱大娘装作碎嘴,把宋老二折腾一晚上的事说给朱大爷听,说的太明显怕朱大爷面子上过不去。
  朱大爷自嘲:“老哦!羡慕年轻人的精神头哦!”
  吹火的棒槌,朱大爷是一窍也不通。
  朱大娘不甘心:“不成!回头赶集我给你整俩个王八炖。”隐晦的不行,朱大娘直接挑干的唠。
  朱大爷想你年轻时候那点事,美的胡子直往上翘:“花那冤枉钱干啥,回头整俩腰子,再就口小酒,不啥都有?”
  朱大娘的反应美滋滋的,老脸臊的也有点红,等赶集那还得等几天,朱大娘坐在康斯都有些坐不住了。
  朱大爷回想年轻那往血气方刚的时候,一个热血不自觉的就从夸下晚上涌,故意掐下朱大娘屁股。
  天大亮大亮的,朱大娘有点惊慌:“你哥老不死的,想那啥也得等晚上的啊,这要是有人推门进来可咋整。”
  朱大爷:“你一竟瞎合计,咱两老古董,没事谁能过来串门子。”
  正说话,赶上朱凤芝进门,正要办好事的朱大爷朱大娘眉来眼去正酝酿情绪。
  朱凤芝见老两口的脸都红扑扑的:“咋的,都被风吹着啦,脸都咋这么红呢?”
  朱大爷故作一脸抱怨:“啊?啊!你妈炕烧的太热。”
  朱凤芝:“那可得小心点,赶到年根地下,炕糊了,你都没地买炕席去。”
  朱大娘心说:咋养个这没眼力见的姑娘?我和你爸寻思再给你要个弟。
  中午江兰英没闲着,把缸里冻的腰子都拿出来化,又把刘芸送过来的大虾化出来一盘。
  这年头,只有水产品,没有海产品,黄大河送来的大虾可是新鲜货。黄大河送过来的时候,还特意吩咐,一定让宋老二多吃点,这玩仍大补。
  江兰英化大虾,正好看缸里冻梨有眼缘,顺手消一大盆。
  宋老二折腾一晚上,心口热,看见冻梨拿起一个就想吃。江兰英连忙制止:“小心凉到,伤肾。”
  宋老二手中冻梨“啪嗒”一下又落入盆里:肾可是个好东西,以后让媳妇听话,还得指望它呢。
  中午江小池家桌上的菜简直没瞅:溜腰花、清水煮大虾、一盘干煸蝉蛹,唯一的青菜还是鸡蛋炒韭菜。
  唯一个大白菜炖豆腐跟补肾没有关系,还是拿大骨头炖的,里面大骨头谁也没戏,张婆子护犊子似的,把骨头都夹进宋老二碗里。
  啥也不用说,都是补肾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