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胜负有分晓

  玄门妖王最新章节
  每一个的成功都不是唾手可得的,无论是葛羽还是眼前的邵小龙。
  他们之所以能够成为年轻一辈之中的佼佼者,不知道历经了多少磨难,吃过多少苦头,才会有今天的成就。
  那些成功者一个个看着风光无限,却没有人知道他们背后的辛酸和苦楚,在站在顶峰的时候,他们曾经不知道有多少次想要放弃,历经过多少无奈和绝望,但是他们坚持下来了,终究会看到胜利的曙光。
  邵小龙以为自己承受了太多太多,从小生活在一个没有自由的家庭之中,就是因为自己是修行奇才,备受瞩目,又是镇国级高手邵天的曾孙,所以他必须要做出一番成绩出来,比普通的孩子要承受更多更多,别人在玩的时候,他在修行,自己有什么喜欢要做的事情,也不可以,眼前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修行成为一个强者,没有人问他以后想要做什么,适合做什么,因为所有的路都被家里人和他的高祖爷都安排好了。
  这些事情,他从来都没有跟任何人提过,从小他就很强,强大到没有对手,可是现如今他被葛羽打败了,自己在同辈之中不可战胜的神话也随之破灭,心中最柔然的那一部分被触动,所以才会跟葛羽说这些。
  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葛羽比自己更惨,无父无母,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子,更无法决定自己的人生。
  这一刻,在决战之后,两人倒是有些感同身受,惺惺相惜了起来。
  强者之间总能够产生一种共鸣。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十大长老和华青掌教纷纷凑了过来。
  那华青掌教走到了两人身边,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沉声道:“刚才……你们的比试太过激烈,也十分精彩,充分显示了我华夏年轻一代修行者的顶级水准,不过刚才你们最后放出的那一招,两人同时跌落下了擂台,胜负未分,这该如何决断?”
  其实,华青掌教和十大长老这会儿也都能看出来,葛羽明显是胜了,葛羽跌落下擂台之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重创,但是那邵小龙就不一样了,他现在走动都费劲儿,若不是此时用龙角剑撑着,随时都会倒在地上的样子。
  华青掌教是看在这邵小龙是邵天曾孙的份儿上才这样问,目的是给他一个台阶上。
  随后,那青城山的云清掌教也跟着说道:“胜负未分,的确是有些难办,实在不行就再休息一段时间,再比试一场如何?”
  “不必了。”邵小龙看向了众人,沉声道:“不用再比了,是我输给了葛羽兄,这个头魁他赢的理所当然,我心服口服。”
  “承让了。”葛羽朝着邵小龙一拱手,正色道。
  这会儿,钟锦亮和黑小色看到两边已经决出了胜负,也奔到了葛羽这边来。
  “羽哥,你刚才真威猛,简直太强了。”钟锦亮兴奋道。
  “牛比大了小羽,你小子隐藏的很深啊,把我都给骗了,原来你这么强。”黑小色也拍了拍葛羽的肩膀道。
  “哈哈哈……既然如此,这胜负就有了分晓,茅山弟子葛羽,是这次天道盟第一届比武打擂的头魁!”华青掌教大笑了一声道。
  这个结果一宣布出来,四周的人群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儿雷鸣般的掌声,还有人大声喊起了葛羽的名字,声势震天。
  其实,自从邵小龙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之后,在场的绝大部分修行者都是希望葛羽能够获得头魁的。
  因为葛羽是名正言顺的江湖宗门弟子,而邵天则代表了官方势力。
  虽然说邵小龙自己说这才参加擂台比武跟他高祖爷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要是真得了头魁,又不做这先锋队队长的话,大家伙心里也不舒服,感觉葛羽这个先锋队队长得来的名不正言不顺,低人一等,始终被官方压制。
  而葛羽获得了头魁,打败了邵小龙,所有人都跟着长出了一口气,整个江湖修行界也跟着欢欣鼓舞。
  然而,那邵小龙虽然输给了葛羽,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失落感,而是微笑着看向了葛羽道:“葛兄,你以后就是天道盟先锋队的队长了,以后我可是要在你手底下做事,以后我们相处的时间就多了。”
  葛羽却摇了摇头,说道:“龙兄,在开始参加这个擂台赛的时候,我就跟十大长老商议过了,即便是得了这个头魁,我也不会加入天道盟先锋队,更不会担任这先锋队的队长一职,之所以参与其中,乃是我掌教师兄给我下了命令,不敢违背掌教意愿,我自己还有很多麻烦事缠身,师父失踪不见,我的身世也是个谜团,所以,我还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无暇分身……”
  邵小龙一愣,没想到葛羽竟然主动放弃了天道盟先锋队队长的职位,这个职位何其重要,统领各大宗门年轻一代的顶级高手,而这些年轻一代的顶级高手,以后说不定就是各大宗门的掌舵者,虽然没有天道盟盟主的位置重要,但是也足以威震整个江湖了。
  自己没能夺得头魁,也做不了这先锋队的队长,葛羽也不干,那这先锋队的队长又该是谁来做呢?
  “葛兄……你真不打算坐这个位置?”邵小龙依旧是有些难以置信。
  “不做,之前就已经商议过了。”葛羽正色道。
  “不错,葛羽在比试之前就已经申明了这件事情,不会参与天道盟先锋队的事情,至于这先锋队队长一职,贫道和十大长老会谨慎处置,选出一个最适合的人选出来。”那华青掌教道。
  既然华青掌教都这般说了,不由得邵小龙不信,当下对葛羽的敬佩加深了几分。
  这完全是事了拂袖去,深藏功与名的节奏。
  恒山派的洞天福地之中,一片热闹非凡,各大门派的弟子欢欣鼓舞,为葛羽取得了头魁兴奋不已。
  然而就在此时,恒山派刚刚修补好的洞天福地却产生了一阵儿巨大的波动,西北方向的入口处突然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