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礼让三分

  天降我才必有用最新章节
  李跃进看到尚连玉的出手却惊得站起身来,他一眼就认出尚连玉刚才用来摆脱张弛的招式正是蛇形八手,蛇形八手乃是黄老先生所创,黄春丽会这种武功乃是家传,这尚连玉又是从何学到的这套手法?
  尚连玉利用蛇形八手摆脱开张弛之后,马上转守为攻,右手四指并拢拇指贴在食指中段,手臂屈起,手于前臂垂直,前臂与大臂垂直,一条手臂犹如蝮蛇蓄势待发。
  外行人会认为她使得是蛇拳,内行如李跃进才能辨别出她用得是蛇形八手。
  张弛虽然称呼黄春丽为师父,可他从黄春丽那里一点武功都没学到,当然不会认识什么蛇形八手,在他看来尚连玉使得就是蛇拳。以不变应万变,破阵三十六拳之中,有一套专门的套路来对付蛇拳。
  鱼蛇海间笑。
  分别是浑水摸鱼、打草惊蛇、瞒天过海、反间计、笑里藏刀,五大招式的组合。
  笑里藏刀张弛已经修炼得炉火纯青,在对手面前还能保持微笑这是一种良好心态的反映。尚连玉弯曲的右臂陡然挺直,又如一条从草丛中飞跃而起的长蛇,直奔张弛的咽喉,出击的同时拇指和其余四指分开,犹如蝮蛇张口,意图一招锁喉。
  张弛左掌如刀护住咽喉,右手向尚连玉胸膛抓去,笑里藏刀、浑水摸鱼一气呵成。
  尚连玉柳眉倒竖,怒火值不觉上升到了两千,在她看来张弛浑水摸鱼的招数有点太下作,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对一个女子使用这样的招式,尚连玉左手握拳直奔张弛的右手砸去,这次要让他吃点苦头。
  张弛浑水摸鱼只是虚招,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摸尚连玉的敏感部位,浑水摸鱼的真正用意就是打草惊蛇,尚连玉出击的刹那,张弛的左掌向她右手的虎口劈去。
  这一系列的攻击之后,真正的杀招却是在下盘,右腿横扫,瞒天过海,趁着尚连玉注意力转移,向她的膝弯踢去。
  尚连玉右手抓住张弛主动送入虎口的掌刀,左拳和张弛的右拳撞击在了一起,这次尚连玉用上了六分力气,双拳相撞,呯!的一声,她这一拳竟似砸在坚硬的石头上,眉头颦得更加厉害。
  心中暗自感叹,这小子好硬!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张弛的武道修为虽然刚刚才摸到了一品追风境的门槛,可这货却已经完成了真火炼体淬骨的第一阶段,现在全身骨骼坚如金石。
  尚连玉跟他硬碰硬拼拳头只能吃亏。
  尚连玉双手和张弛缠斗在一起,面对这厮横扫过来的一腿不能闪避,只能选择继续硬碰硬。
  结果发现,这货是真硬,骨头跟铁打的似的,尚连玉此时方才意识到跟他近战只能吃亏,他应该是横练功夫出身,想脱身没那么容易,张弛已经把她挤压到擂台的角落。
  尚连玉低声提醒他道:“你差不多得了。”
  张弛笑道:“不是说好了比武招亲的吗?”
  尚连玉主动讨饶道:“我给你们免单!”
  张弛乐了,看来尚连玉是真被自己给逼急了。
  尚连玉以为他还不心动,又道:“再送你一台九阳豆浆机。”
  下面的各路英雄已经叫起来了:“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杀人不过头点地,张弛也不能表现得太过,真把人家给打败了,也不能领回家去当老婆,再说了,咱也不是随便的人,张弛一松手,尚连玉照着他胸口就是一掌,当然未出全力,张弛佯装被她打得踉踉跄跄,接连倒退了几步,捂着胸口道:“我败了,我败了!”。
  现场一片哄笑,大家都明白是在演戏,谁也不当真,不过内行已经看出张弛这小子不简单,刚才尚连玉明明已经落在下风了,如果这小子没有主动退让,恐怕今天她真要落败,到时候就尴尬了。
  其实人家酒店有预案的,秦绿竹看到擂台下已经有一个身穿黑色武生服的男子跃跃欲试,如果张弛不肯退让,那男子肯定要上场打擂,目标应当不是尚连玉。
  真正引起秦绿竹注意的还是角落的星河派,一个身穿儒衫落魄书生打扮的中年男子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秦绿竹认出那人是京城武术界的著名人物郭宝城,前些年名震京师的星河武校就是他所开办的,不过因为时代的变迁,和经营思路的原因,星河武校去年已经关门倒闭了,想不到郭宝城居然流落到了这里。
  张弛下了擂台,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回来,告诉秦绿竹他们这桌已经免单了,走的时候还能去总台领一台豆浆机。
  方大航对此并不满意,连他这个外行都看出来张弛刚才在擂台上手下留情了,依着他的意思应该毫不留情地把尚连玉拿下,张弛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秦绿竹微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只不过是娱乐罢了,太当真反而不好。”
  李跃进道:“就是,方大航,你行你自己上啊!”
  方大航可没那个本事,笑了笑道:“我就说说,不过那个尚连玉长得不错。”
  秦绿竹道:“看到那边没有?”
  三人顺着秦绿竹的目光望去,看到了星河派的那名穷酸儒者,秦绿竹道:“他叫郭宝城,星河武校的校长,武功非常厉害,应该是三品开山境的强者,江湖会馆是陈军民开得,陈军民就是他的徒弟,在这里应当是给镇场子的,我反正不是他的对手。”她向张弛道:“这个人跟我小舅的武功在伯仲之间。”
  张弛点了点头,更觉得自己刚才选择让步非常明智,如果刚才没给尚连玉面子,恐怕郭宝城就要出手了。
  此时郭宝城的目光也朝这边望来,看到秦绿竹他微微颔首示意,他显然是认得秦绿竹的。
  秦绿竹端起酒杯道:“我去敬他一杯酒。”她主动来到郭宝城的面前,恭敬道:“郭校长好!”
  郭宝城点了点头道:“坐吧!”
  秦绿竹坐下敬了郭宝城一杯酒,轻声道:“郭校长来这里喝酒?”心中其实明白郭宝城在这里打工,可人家明显不得志,总不能当众揭短。
  郭宝城淡然道:“我是来给朋友帮忙的,刚才你同桌的那个小伙子武功不错,应该已经是一品追风境了。”
  秦绿竹没有郭宝城的眼力,她还不知道张弛已经实现了突破,微笑道:“他是我小舅的得意门生。”
  郭宝城心中一怔,表面上却平静无波,低声道:“老谢什么时候又收了个徒弟?”
  秦绿竹道:“去年,他叫张弛,水木的高材生。”她也没打算和郭宝城坐下来畅谈,只是打了个招呼就起身告辞。秦绿竹并不知道张弛和郭宝城的矛盾,郭宝城的爱徒赵松原就是被张弛打到重伤,目前还在狱中服刑。
  郭宝城一直引以为恨,他这个人最是护短,当初就想找张弛和路晋强的晦气,可谢忠军先知先觉,在事发当天就去星河武校找到郭宝城跟他展开一场雨夜激斗。
  郭宝城也是在那晚才意识到一直和他在伯仲之间的谢忠军已经率先完成了突破进入了四品裂云境,而郭宝城早在二十五年前就已经进入了三品开山境,在三品的阶段二十多年都无法获得突破。
  郭宝城喝了一口酒,他的人生和武道经历非常的类似,前半程春风得意,可后半程却变得崎岖难行,他这一生最珍视的武校也没有了,就像这江湖会馆中的星河派,人才凋零,只剩下他孤家寡人一个。
  郭宝城当然不是孤家寡人,开办星河武校那么多年,用桃李满天下来形容绝不夸张,学生虽然很多,可真正的爱徒就那么几个,想起身在狱中的赵松原,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了。
  江湖会馆很热闹,擂台上又开始了武林争霸,自从张弛上台之后看穿了表演的套路,擂台上的热闹也变得索然无味了,外面下了很大的雪,张弛提议早点结束。
  这顿饭酒店果然给免了单,还赠送给他们一台豆浆机,领奖品的时候,已经卸了妆的尚连玉刚好也在,向张弛点了点头道:“身手不错。”
  方大航主动走了过去向尚连玉伸出手:“在下方大航,敢问小姐芳名?”
  尚连玉居然跟他握了握手,稍一用力,方大航感觉自己跟握住了烧火棍似的,痛得哎呦一声惨叫,尚连玉让他吃了个暗亏就马上放手,笑道:“尚连玉。”
  方大航苦着脸道:“你手劲可真大。”便宜没那么容易占。
  尚连玉把豆浆机递给他,方大航趁机又递过去一张名片:“我也是做餐饮业的,有时间可以来我的酒店看看。”
  李跃进暗叹这货不要点逼脸,一个烧烤店也敢说是酒店,不过好像也没啥太夸张的地方,方大航又没说大酒店。
  尚连玉扫了一眼笑道:“好啊,有时间一定去光顾。”
  方大航慷慨道:“尚小姐去我给你免单。”
  张弛和秦绿竹他们已经去换衣服了,来到外面还是大雪纷飞,秦绿竹提出要送张弛他们回去,张弛道:“算了吧,我们还是坐地铁,没几步路,兄弟三个还能看看雪景。”
  李跃进向秦绿竹道:“秦老师先走吧,我们还得等方大航呢。”
  秦绿竹朝里面看了一眼,发现方大航还没有出来,忍不住笑道:“估计已经入赘倒插门当女婿了。”她还有事,大家都那么熟也没必要客气,摆了摆手,叫了代驾先行离开。
  张弛和李跃进等了足足十分钟才看到方大航出来,这厮有点小兴奋,刚才在里面软磨硬泡总算得到了尚连玉的联系方式。他把那台豆浆机递给李跃进,李跃进双手插在兜里没有接的意思,张弛更是不愿接,方大航只能自己抱着,有点郁闷了:“秦绿竹呢?那么大雪怎么不送咱们?”
  李跃进道:“你在里面老不出来,总不能让人家也等着。”
  方大航道:“你们知道刚才那顿饭多少钱吗?”
  两人都没搭理他。
  方大航大声道:“六千!简直是暴利,这比干烧烤赚多了,张弛等咱们赚了钱,也投资一家这样的饭店,就是换个包装,菜还是那个菜,酒还是那个酒,摇身一变多卖好几倍。”
  李跃进道:“这种生意长不了,反正我不会来第二次,吃个饭还得换衣服,浑身不自在,就跟进戏园似的,戏园子也不让看戏的换衣服啊!”
  方大航道:“你不懂,这就是抓住了消费者的猎奇心理,你们想想,人均一千多,如果一年有一万个客人就能收入一千万,我看这规模,搞不好一年都得有十万人来就餐,一个亿啊!”谈起钱来,这货顿时两眼冒光。
  张弛道:“一个亿是毛收入,去除成本和人员工资,估计没你想得那么乐观,开饭店的根本还是菜肴,这边的口味很一般,单单依靠新奇维持不长。”
  方大航道:“其实那么好的资源何必开饭店,如果开个啥的准保大火。”
  张弛笑了起来:“你当是古代啊,现在是法治社会,这里是京城,明目张胆地干那种行当不是找死?”
  方大航点了点头道:“对,违法乱纪的事儿咱们不能干。”
  李跃进忽然停下了脚步,两人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停下,一起转过身去,看到后方一个瘦削的身影正顶着风雪缓步走来。
  借着路灯的光芒,张弛认出来者是刚才坐在星河派的郭宝城,秦绿竹还专程去他那一桌敬了酒,郭宝城也换了便装,深蓝色毛呢中山装,黑色运动裤,脚上蹬着一双回力鞋。
  在这样的雪天略显单薄了一些。
  郭宝城从兜里掏出一支烟,轻声道:“几位有没有火?”
  虽然没有感到郭宝城的战意,可张弛也感觉对方来者不善,他刚才就觉得星河武校有些熟悉,只是一时间想不起谁跟他提过,又见到郭宝城,他突然想起是吕坚强在他面前提起过星河武校,当时是赵松原带人伏击他之后,吕坚强调查出赵松原曾经在星河武校当过老师。
  李跃进来到郭宝城面前,掏出一盒火柴。
  嗤!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