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决战高台 姐弟喜相逢

  青山美人安阳传说最新章节
  “刚才发生了什么?”安阳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
  “就是这个人,硬生生打败了三大御剑司。他上来就直接挑战顶尖高手。”拓跋雷有些兴奋过头了,一抬头看到了站在台上的拓跋香。
  他突然脸色大变:“不自量力的丫头!”说完赶紧往台上奔去。
  安阳看着他急切的样子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原来他还没发现妹妹上擂台了啊!”
  东方燃也看着他的窘迫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等拓跋雷赶上擂台,拓跋香和蒙面男子已经动起了手。拓跋雷的加入也没见起多大作用。
  看来拓跋雷武功真的很一般,远不如现如今的拓跋香。好在他是一心护着妹妹,不进攻,只是填补妹妹露出的破绽。三人勉强走了不到二十个回合。
  拓跋雷就一个不留神,被对方一记佛山无影脚踢中胸口,闷哼着缩到了擂台一角。
  拓跋香一见兄长受伤脸色都不对了,顾不得对方挥过来的拳头,一个弯腰躲过就朝拓跋雷冲了过去。
  可惜对方并非良善之辈,一个螳螂赶步朝着拓跋香后背猛踢了过去。台下的东方燃一看不好,赶紧拔出飞镖要发。
  就见一个闪电般的魅影飞了过去,还没等众人看清上来了人,台上的踢人男子已经双手抱着扭曲变形的腿哀嚎倒地。
  太快了!这速度简直让人无法相信真的是人能做到的,连东方燃都自愧不如。
  有如此身手的不用想也知道就是那个神秘少年。
  拓跋香刚刚弯腰打算查看兄长伤势,突然感到身后恶风不善,吓得赶紧回头,就见已经到了自己身前的带着强劲的粗腿,硬生生被咔吧一声折断。
  她愣是被吓出一身冷汗,抬头看那蒙面少年:“你怎么上来了?”
  “我不上来你还有命?”他话不多却让拓跋香粉腮染霞,她赶紧转身移开目光检查兄长伤情。
  拓跋雷刚才招的那一脚确实不轻,他双手捂紧心口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哇”地一口鲜血喷溅了出来。
  这时安阳也被东方燃带着上了擂台,二话不说先给拓跋雷服下一颗护心丹。
  拓跋香看到东方燃已经扶着兄长下了擂台。她眼中噙着泪花对着地上哀嚎的男子狠狠踢了几脚。
  弯腰一把扯下他的面具:“恶徒!擂台比试不过点到为止,你居然如此狠毒!还想做武林盟主?你也配?”
  刚才跟他比试的三位御剑司也都被此人重伤。一见有人对付了这个恶魔,自然感到无比解恨。
  被扯下面具的男子倒是让匆匆赶回来的司马骏吓了一跳,他飞身上了高台:“司空展?你怎么会在这里?十五公主呢?”
  他早上跟拓跋香比试的时候突然看到下面的司马柔和一蒙面男子,便飞身下台追了过去。不想离得太远,追丢了。
  刚才他发现周边有人往密林里抬火油,就赶紧赶过来想通知大家快撤,不想看到了台上惊心动魄的一幕。
  安阳对京城的官员不熟,要不是司马骏来了还真没几个人认识司空展。其实司马骏认识的官员也不是很多,但这家伙是司马柔的未婚夫,他还是记住了的。
  难怪这家伙功夫这么厉害,那可是上一届恩科的武状元啊!
  安阳盯着那个少年看了好一会儿,那璀璨如星辰的大眼睛让安阳看着莫名的心痛。
  少年看上去年龄不大,十四五岁的样子,个子虽然已经窜得很高了,但整体偏瘦,还在长骨架的年纪。
  少年看了一眼台上的几人,眼中平静无波,转身要走。安阳赶紧上前拦住他:“告诉我你是谁?我们是不是见过?”
  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涟漪,但没答话,绕开她继续走。正在揍司空展的拓跋香听到这边声音,突然冲过来一把抓住少年右手衣袖。
  空的,真的是空的。安阳眼睛模糊了。少年不仅独臂,失去的还是右臂。这少年得吃了多少苦!安阳的心居然痛得,她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少年居然想起了自己的弟弟安东旭。如果小东旭还活着,应该和他差不多年纪。而且据说当年顾家遇难时也是被砍了一条手臂。
  少年被抓了衣袖眼神深了深,拓跋香立刻意思了。赶紧松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袖管,表情讪讪地看着少年的眼睛:“我不是故意的!”
  少年眼角上挑了一下,眉毛舒展了几分:“无碍!”他看了一眼旁边擦眼泪的安阳,眉头又拧了起来。
  “帮我拿下武林盟主的位置!我想让你做武林盟主。”拓跋香毫不避讳地盯着他。
  少年如古井般深邃的眸子漾起一丝波澜:“可我不想!”他好像不太喜欢说话,每次仅几个字。
  安阳也被拓跋香的话吓了一跳,她有些疑惑地看着拓跋香。
  拓跋香脸上浮现一丝窘迫,她微低头:“我不想再被父皇随便许人,我不想回去。”
  “那就不回!”少年往台下拓跋雷的方向看了一眼。
  “可是我怕父皇迟早要找来。我要让他知道我有足够实力。”
  “所以你要我给你争武林盟主?”
  拓跋香拼命点头,抬头满眼渴望地望着少年。
  站在一旁的安阳看得有些茫然,少年似乎很在乎这个小野丫头,居然盯着她的眼睛轻轻点头:“好!”
  旁边的司马骏实在看不下去了:“好什么好?他们搬了火油打算把所有人都一网打尽。快走吧!”
  他故意压低了声音,不想造成台下恐慌。不想右腿被折断的司空展一听竟从地上弹了起来,当然又摔了回去:“司马柔,你这个卑鄙的小人,你居然利用我!”
  他疼得直冒冷汗还无法控制激动的情绪:“快!快带我走。台下一定也被埋了。她想把我们都杀死在这里。”
  就在台下听到他的吼叫慌乱起来时,一头白发胜雪的闫倾城飞上了擂台。所有人都忘记了紧张,阎王居然没有失去武功?那这么多年他?
  大家的震惊远远超过火油、这个消息所能比拟。整个大会会场居然鸦雀无声,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诸位不必惊慌!我阎王殿已发现了不轨之徒。早已排除隐患。”说着一招手,有人立刻压着司马柔上了擂台。
  此刻连司马骏都呆愣了半晌。司马柔居然和司空展狼狈为奸,他们想干什么?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司空展已经爬到了司马柔面前:“你这个恶毒的婆娘!不是说好了我夺武林盟主之位,然后我们一起对付十八大家。你为什么提前下手?你想连我一起杀?你这是谋害亲夫!”
  台上台下一片哗然。这消息太震撼了。他们居然想称霸武林,还玩起了内斗!
  面对司空展的捶打,被绑缚着双手的司马柔也不甘示弱,抬腿就踢,还专门踢他受伤的腿:“蠢货!我不是以防万一吗?你看你现在的样子还能拿下盟主之位?夜郎自大!谁要嫁给你这蠢材。”
  司空展嚎叫着把司马柔扯倒,二人在台上好一番扭打,看得安阳别过脸去。
  闫倾城也不理他们,来到独臂少年面前:“狸儿做得好!”他别有深意地看了拓跋香一眼:“难道有一玩伴!”
  闫倾城嘴角含笑地让人把滚在一起的司马柔二人弄下了擂台。
  安阳和司马骏也被叫了下去,台上只留了少年和拓跋香二人。
  少年出手,谁与争锋。
  这一场武林盟主之争很快告一段落,独臂少年当之无愧拿下了武林盟主之位。在众人兴奋的欢呼声中被推上了主持台武林盟主的宝座。
  他几次起身想让拓跋香坐那个位置,都被拓跋香按回去:“这个位置要经常接受各路高手挑战。你认为我能行?我只要跟在你身边,父皇就不敢再对我出手。”
  少年眉眼弯弯地笑了。拓跋香被他迷人的眼神吸引,脸颊绯红地别开了脸。
  安阳看着少年弯弯的笑眼,一个名字呼之欲出东旭!她的弟弟安东旭。
  她突然来到少年面前趁其不备打算扯下那块恼人的布巾。
  可惜少年已经哧溜一下从盟主之位上滑了出去,站到离她三丈远的地方。
  安阳红着眼眶,这动作太熟悉,小东旭就是这么滑不溜的难抓,跟一条泥鳅一样,尤其在水中。
  弟弟就在眼前,却不肯认她。她的心都疼得无以复加。不过知道弟弟没有死,她是相当激动。安家有后了,父亲有儿子了。她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
  旁边的东方燃和拓跋香都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二人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吗?这里可是武林大会会场,下面还要决出十八大家呢!
  擂台上正打得热火朝天,主持台上竟上演着东旭戏安阳的姐弟追逐。毕竟太熟悉安东旭的套路,虽然他动作极快,还是很快被安阳找到破绽逼到角落里。
  少年看了看安阳又看了看高台,有心跳下去溜走。安阳不敢再逼了,往后退了几步:“你不要跑了,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我弟弟安东旭!”
  安阳的眼泪擦了又流,流了又擦,美丽的大眼睛都哭肿了。
  少年怔愣地看着安阳,直到听到那句“安东旭”,整个人颤抖了一下。(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