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意外收获

  青山美人安阳传说最新章节
  不管怎么说,这小子缠着安阳总算下了擂台。
  安阳使出全身解数才总算问出了个七七八八。
  原来铁头罗汉自幼随母亲四处漂流,后来不小心被坏人抓去试药。
  安阳猜测是杨灵儿干的好事,待到被母亲救出来后,母亲就一直带着面纱了。他自那以后对母亲的印象就只是母亲尖尖下巴和好看的眼睛。
  也许就因为这两点相似让他认定了安阳就是他娘。
  他后来被他娘带着四处寻医。他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娘说他有病,结果他病没治好倒是被他娘带着东奔西走练就了一身好武艺。
  前不久武林大会要开始前,他娘突然病了,而且越来越严重。她娘不得不决定带他来武林大会找他爹,却不想在途中突然失踪。他就一个人风餐露宿寻了过来。
  来到此地后有一男一女跟他聊了半天,说是要帮他找娘亲,还给他买了吃的。他自然把那二人当成可信任的人。
  刚才那二人说让他上台把台上的人都打下去就带他去找娘亲,他一听乐呵了。都好久没见到娘亲了,他快想疯了。
  他的世界里娘最重要,一听有人肯帮他找娘亲,自然什么条件都答应。就这样糊里糊涂上了场。
  安阳看着这个傻大个动了恻隐之心:算了,先留在身边吧!再想办法帮他找找他娘。
  东方燃倒是挺喜欢这个傻乎乎的家伙:“她是你娘,我就是你爹。记住了吗?”
  黑铁头嘿嘿笑着看安阳,安阳嗔怪地瞪了东方燃一眼,也没说什么。她不是不想说,她怕说了这个傻大个会把粘着他“娘”的东方燃一巴掌拍飞。
  “你叫什么名字?”萧苍穹走下主持台来到铁头罗汉面前。
  “黑子。”傻大个明显不喜欢萧苍穹,嘟着嘴往安阳身边蹭了蹭。
  看着一身脏污的傻大个,安阳有些心疼:“衣服都破了,还这么脏!自己会洗吗?”
  “会!娘教过的,剑儿没忘。回家就洗。”说着朝安阳露出一排大白牙。
  安阳拿出帕子递给他擦汗,他拿着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这个好香,比娘亲以前用的好闻。”
  萧苍穹上下打量了他好一会儿:“你姓什么?”不想这小子发火了,一把揪住萧苍穹的衣领:“老头,你不是我爹,不许站我娘旁边。”
  安阳一回身的功夫,萧苍穹脚都离地了,吓得赶紧怒喝一声:“住手!”
  黑铁头被吓了一跳,赶紧松手,瑟缩地蹲到了地上。安阳看他脸色发白,似有要抽搐的样子,赶紧上前一步扣住他的脉搏。
  “中毒了!”安阳惊讶地抬头看了东方燃一眼。
  东方燃一听比安阳还快地把一颗解毒丹塞黑铁头嘴里。脸色发白,手脚哆嗦的黑铁头见是东方燃给的,乖乖吞了下去。
  东方燃和萧苍穹七手八脚将他弄到了一个开阔点儿的地方,让他席地而坐。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了过来。
  “难怪他娘说他有病。他是被下了毒,这种毒很隐蔽,不是遇到他发作时根本发现不了。”安阳看着东方燃和萧苍穹道。
  “可能解?”萧苍穹自从知道他娘不让他打自己,心就没放回肚子里过,总是七上八下感到不踏实。
  “我也只是听外祖父提起过一次,说世上有一种奇毒能让未成年人变成巨人。”安阳很是庆幸自己记忆力超强,能够记得外祖父只说过一次的怪毒。
  她记得她当时好奇还想让外祖父制一点儿出来给她玩,但他说那毒药太阴毒,而且无药可解。中毒之人会变傻,而且力大无穷很难控制。
  她刚见到黑铁头时没想起来,现在发现了他紊乱的脉象才突然想起,可惜无解。
  安阳突然又想到了萍儿,萍儿被太子妃下毒变成听话木偶,但没有长成巨人。那这毒到底会是谁下的呢?他娘为什么突然失踪?为什么突然要他来寻爹?
  太多疑问安阳想不明白。萧苍穹也没心思管武林大会了。他总觉得这个黑小子跟自己有点儿渊源。但想到发妻当年带走的是女儿,心中又有些不是滋味。
  萧苍穹沉默良久:“黑子,你可有姐姐?”
  “娘亲,这个人好讨厌,我想打他。”黑铁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安阳。
  “健儿乖!这位伯伯问你什么,你回答就是,不能打他。”安阳觉得这个傻子还挺听话的,看来很依赖他娘。
  萧苍穹突然瞪圆眼睛看安阳:“你叫他什么?”
  安阳被萧苍穹突然的发问吓了一跳:“他让我叫他健儿的。”
  “不许凶我娘!”黑铁头说着就要起身。安阳赶紧一把按住:“再休息一会儿,听话。他没有凶我。”
  “你几岁了?”安阳替萧苍穹问道,她发现萧苍穹对这傻大个很上心。
  黑铁头扳着手指算了半天,然后一呲牙:“忘了!健儿是鼠老牛的,娘今年给买了二十八个红鸡蛋。娘说明年可以吃二十九个。”
  呃!安阳扶着树站了起来,傻大个都二十八了,还真是能吃。
  旁边的萧苍穹听他说二十八个红鸡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发妻离家出走二十九年不到,这要是肚子里怀着一个跑的,岂不是就是这个年纪。可这长相?他心凉如水。
  萧苍穹凑近看了看黑铁头的耳朵,元宝耳,耳垂下有个小肉赘,这个他和儿子、女儿都有,倒是像是他的种。
  “你娘叫你什么?”萧苍穹盯着他的耳朵继续追问。
  “娘!他老是烦剑儿,剑儿想打他。”
  安阳扶着树的手抖了一下:“不是让你好好回答他了吗?”
  突然安阳也想打人了,怎么办?这么大个男人,虽然是傻子,追着她一个小姑娘喊娘,她这心里也真是够别扭的。
  “剑儿,剑远。我叫萧剑远。全告诉你了,你不要再烦我了!”说着一把将萧苍穹推开,爬起来跑到了安阳身后。
  萧苍穹则坐在地上再也起不来,老头子泪眼朦胧,被走过来的萧剑生拉了几次都没拉起来。
  “他是你大哥!”萧苍穹指着傻大个跟萧剑生说道,声音哑得像是锯木头的铁锯条发出的破碎声。
  萧剑生腿一软差点儿跪下:“什么?他?”
  萧剑生颤抖着指向铁头罗汉,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自然知道父亲当年有一位夫人失踪,但听说带走的是一个女儿,而自己的母亲也是个短命的,生下他时落了病根,他还很小就去了。他与父亲相依为命多年,突然冒出个疑似兄长,还真有些接受不了。
  东方燃站在旁边看了好一会儿热闹,突然发生这么一幕,心中岂能不澎湃。他来到安阳身边:“看来我们想白捡个傻儿子都不行了。人家爹找到了。”
  安阳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也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东方燃转身看傻大个:“你为什么说她是你娘?”
  “她就是娘,味道变了,但是眉心的痣还在,尖下巴也在。骗不了剑儿的。”
  安阳听得一愣一愣的,自己左面眉心是有一颗极小的朱砂痣,一般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这傻子眼睛倒是好使。
  其实她不知道,傻子记人往往只关注某一点。就如同小孩子喜欢一样东西,也许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细节让他感兴趣,他就觉得非常好。这就是以点概面。
  他们不知道萧苍穹的家室,自然也无法理解他的过激反应。
  但萧苍穹稳住了情绪之后还是跟他们讲了自己的过往。原来妻子误以为他背叛了自己,竟一怒之下留下休书一封弃他而去。
  那个烈性的江湖女子还真是心狠,连他们唯一的女儿都一起带走了。当然由于他被妻子留了休书,实在不好意思太声张,只好悄悄寻找。
  萧家上下足足找了五年,后来得到消息妻女被恶棍追得跳崖身亡。萧苍穹帮妻女报了仇后就放弃了继续寻找。
  但他记得很清楚他们夫妻曾商量过将来儿子的名字。“萧剑远“就是他取的。既然儿子名字都没变为什么不肯回家,他就不能理解了。
  安阳知道了缘由赶紧安抚萧剑远让他认祖归宗。这个傻大个虽然知道了面前的女孩儿不是娘亲,还是很乖巧听她的话。
  既然知道妻子还活着,萧苍穹也那还坐的住?将武林大会的事全权交给冷战峰等人就带着傻儿子去寻找妻子去了。
  萧剑生则被留在了武林大会帮忙打理事物。
  铁头罗汉的事情总算解决了,安阳长出一口气,和东方燃回了武林大会会场。
  让他们震惊的是场上站着的蒙面男子居然一身锦绸,那布料一看就不是一般百姓能穿戴的。
  “这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厉害!”看来此人也不想按正常套路走,居然连败多人还不肯下场休息。
  这武林大会的规矩还真是随意,一再被打破。但也没办法,上来的都是高手,人家不怕累就战都最后吧。
  安阳看着接二连三被打下台的各国武士,有些惊讶。
  东方燃一直没说话,看来他也不知道那人是谁。
  就在大家好奇地看着台上时,拓跋香居然再次登场。这丫头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再出风头。
  拓跋雷眼尖地看到安阳他们回来了,赶紧挤了过来:“你们跑哪里去了?刚才错过了不少精彩片段。”
  安阳有些好奇地看了这个北魏王子一眼:这个木讷的家伙好像没那么呆板了嘛!(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