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再现巫医教

  青山美人安阳传说最新章节
  安阳对御林军的人不熟悉,但她还是一排排仔细审视起来,这些人虽不能说个个高手,也没有太弱的吧!怎么就无声无息地丢了呢?
  两位王爷自然也无法理解。御林军可是保护皇宫的,怎么可能有如此不守规矩,擅离职守之人,一定是出事了!
  在这么多双眼睛注视下出事还真是不容易!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呢?安阳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安阳从小就有个习惯,那就是不服输!越是困难的事情她兴趣越浓厚,为这事司马靖曾经说她是属猫的!好奇心害死猫啊!这不她又精神百倍了!
  但往往被她盯上的也没什么好下场!她滴溜溜如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一排排扫过去,看得那些将士脸红心跳。
  就没见过这么大胆的王妃!看男人的眼神那叫一个透骨啊!恨不得钻进他们的心里看看。
  当安阳从头排走到尾排时,她的眼睛终于定在了一个身形明显瘦弱一圈的干瘪男子脸上,那人不同于其他人的紧张尴尬,他也紧张,但那是胆怯的紧张。
  安阳悄悄握紧手里的小药包,毫不掩饰地站在了他的面前盯着他。那闪躲的眼神骗不了人。
  “还装?还装可就没命了哦!是你自己承认呢?还是姑奶奶帮你说啊?”安阳戏虐的调侃让那人明显一哆嗦。
  这位小小年纪的靖王妃他可是从昨天就见识过了,那么多人都被她救活了,骗不了人的。
  “王妃说.....说什么?末将不懂!”那人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安阳把左手伸向他:“把拍花散拿出来!别等我对你动手!”安阳明明武功不高,肯定不是对方对手,偏偏底气十足毫无惧色,竟然在气势上狠狠压倒了对方。
  那人居然吓得整个人都在发抖,本要出手却硬是没勇气落下那抬起的拳头。
  旁边侍卫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早有人站在了他的身后和左右,他要想逃走只能在安阳这一方向,但他就是腿软动不来了。
  经过一番眼光对决之后,他竟然精神崩溃到软绵绵倒了下去,口吐白沫抽搐了起来。
  这样子的他倒是让安阳失去了兴趣:不好玩儿!这点儿胆量,比自己还小呢!
  安阳总是觉得自己胆子小,却不想她遇到危险时胆子大的吓人!
  旁边冷眼旁观的司马焱和司马奕终于忍不住嗤嗤地笑起来:小丫头太有意思了!竟把人家吓抽风了!
  “你们还笑!赶紧把人弄醒啊!那十五个人还下落不明呢!问问看还有没有救?”安阳瞪了一眼二人,转身走开了。
  她有那么可怕吗?还吓抽了!太可气了!真是没劲!她独自到旁边生闷气去了。
  过了一会儿,司马奕走了过来坐到安阳所坐的长凳另一头,这个国公府别的不多,供人休息的长凳到处都有。
  “他不肯招!不过倒是搜出了这个!”司马奕把一个男人用的手帕递了过来。
  安阳拿起来放到鼻子底下闻,司马奕大惊,伸手要去抢,被安阳一个转身躲过:“放心,这种小儿科的药粉奈何不了我的!把这个给他闻闻,他就什么都说了!”安阳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
  司马奕刚要打开看,安阳一把按住:“这个你不能看,更不要闻!这是昨天抓的蛊虫的尸体!我还不是很确定它的毒是怎么传播的!”司马奕手一抖差点儿把瓶子给摔了。
  这个小丫头,怎么把那么危险的东西都随身带着?她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啊!看着长得纯良无害,实际上骨子里也是有着邪恶因子的嘛!
  他当然不知道安阳的神秘来历!不过安阳现在自己也还不知道。
  她家祖上就没有一个不是胆肥的!她还老是觉得自己胆子不够大,那是还没挖掘出来!
  她要不是在顾进那个近似古董的人身边长大,她可不比当年叱诧风云的毒医妖姬差多少!一样的顽劣不拘小节!
  司马奕表情古怪地看了安阳几眼,还是小心翼翼地拿着那个瓶子走了。过了没一会儿就回来的,一看就知道目的达到了,那嘴角都翘起来了!
  “安阳!快!去那边!井里!”说完转身就走。反倒是安阳愣住了:不叫靖王妃了?嗯!这样听着舒服多了!
  安阳站起来拍拍灰追了上去,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
  大队人马集中在了后花园一口枯井旁,这里附近倒是没多少杂草。高树比较多,地面铺着地砖,所以刚才查的时候根本没发现这里有什么异常。
  “你说他们都下到井里去了?”安阳来到那个男子身旁,他现在被绑缚着双手,看到安阳竟然又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
  安阳蹙眉:“我有那么可怕吗?你抖个什么?”
  他的紧张让安阳不由得仔细打量起此人,这人看着有些面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人后退几步,想避开安阳的视线,安阳更是好奇了:“说!我们在哪里见过?”
  那人突然啊地大叫一声蹲在了地上不肯抬头:“什么情况?”安阳回头看了看司马焱。
  司马焱明显也不知道,他笑着摇了摇头,旁边的司马奕也忍不住笑了。
  “刺客!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陈国刺客!你不是被抓了吗?怎么出来的?”安阳突然想起来了。
  这人就是他在同仁堂药店帮司马靖抓到的那个人,也就因为她当时洒出的那把药粉才结识了东方燃。
  难怪他见到她时总是眼神闪烁,原来他还记得她啊!
  “你是怎么出来的?谁放你出来的?”安阳拿出一个小瓶子在他面前晃了晃,暗示他不说的下场。
  “是......是......太子妃把我救出来的!”他终于还是开口了。
  “说具体点儿!”安阳就纳了闷了,堂堂太子妃干这种事干什么?她是怎么做到的?
  “太子妃是......是巫医教仙姑杨灵儿的徒弟!”男子终于说完了,腿软的站都站不稳。
  安阳终于明白了,难怪最近怪事频出,原来是巫医教作祟。巫医教沉寂江湖三十多年,怎么会又突然出现了呢?
  难怪有人用了“阎王索命”这种世上罕见的奇毒,还有人悄悄养蛊。要知道除了西泠可是各国都明令禁止养蛊的。那是不被允许的!
  安阳又开始脑补这位看着端庄文静的太子妃,她不会也是西域人吧?太子会不会被她控制了?
  安阳突然感觉有些不对:糟糕!太子妃不会就是养蛊之人吧?那太子呢?那个胖子会不会就是被养的最大毒蛊人?
  如果真是如此那皇宫岂不是?安阳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她面前现在是没有铜镜,否则她一定会看到一张苍白如纸的脸。
  可是现在她没办法回宫,这边还有十五名将士生死未卜,她不能扔下他们不管。
  她还真想会一会这位神秘的太子妃刘玉了!好奇心又上来了!
  “如何下井?”安阳想想都知道里面一定机关重重!下去怕是就有去无回了!
  男子面色比安阳还难看,他哪里知道如何下去!他只知道接受命令引那些神智不清的人下到井里去,后面的事就不是他能知道的了。
  “我没下去过!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都带了哭声了,看来是真的不知道。
  安阳很好奇他为什么这么害怕:“你就那么怕我?为什么?”她不就给他闻了一点儿见风倒吗?有那么可怕?
  “不瞒姑娘!在下实在害怕那个药粉,倒地不起却有知觉,还浑身酸软奇痒不能动弹!在下宁可去死!”他说着真的流了泪。
  安阳看着他总算明白了!原来这家伙怕痒,她忍不住扑哧笑了。
  “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们,不说谎,我不会给你用那个药粉!”安阳笑着承诺。
  “可会放我走?”那人见安阳似乎心情不错怯怯地问了一句。
  “这个我说了不算!不过我可以向他们去替你求情。”安阳不想骗他,何况也不一定能骗的了他。
  那人似乎有些心动:“太子妃虽然救了我,但给我下了毒,我不能逃走!”他神情黯然。
  “你不是来和他们接头的陈国细作吗?怎么会被下毒?”安阳真的好好奇,他们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那只幕后黑手又是谁?
  “太子妃说我身体血液特别适合!三殿下就同意让她在我身上实验了!”他现在表情很痛苦,似乎很悲伤。
  “我也是有家室的人!真的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男子说到伤心处居然潸然泪下,谁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安阳看着这样的人居然有些同情!为人下属,要是遇到这样的主子也是挺悲催的。
  “适合什么?”安阳可没漏掉他口中的“身体适合”。
  男子倒是真的不清楚,只是被他们蒙住眼睛割开皮肉的时候听到了这么一句。
  他说那个太子妃的声音他听得出来,旁边还有他的主子陈国三皇子。
  那个女人不知道在他身体里下了什么,他每日午夜时分都会浑身疼痛小半个时辰,必须找人交合才能缓解。
  安阳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太子妃好邪门啊!到底是什么人?她听得心怦怦直跳。
  安阳想了想,问清对方下刀的位置后,来到他身后撩起他的外袍。
  当着众人的面撩一个男子的外衣怕是也只有安阳干得出来了。
  两位王爷都有点儿不好意思直视了。安阳却管不了那么多,她凑近仔细盯着那人后背如暗紫色细笔勾画的地图一般错乱混杂的扩张血管。
  “你们快来看!”安阳突然大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