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艰巨…艰巨的木叶高层斗争

  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最新章节
  宇智波鼬回到木叶后的第一件正事,就是前往防卫部报到,他滞留在汤忍村是自己的直属上司自来也的命令,外出报告也需要提交到自来也手中。
  白发老男人在演习场监督防卫部的日常训练,他身边多了一支新的卫队,鼬原来的队友日向日差和卡卡西等人不见踪影。
  什么情况?
  出了趟差,回来之后工作没了?
  “哦呵,总算是回来了。”
  自来也看着得意弟子的归来,轻笑了一声:“鼬,纲手最近怎么样?我可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哟!”
  “这是我的任务报告,事情比较复杂。”
  少年交上了一份文档,扫视了四周警戒的人,疑惑道:“怎么不见日向日差前辈他们?老师,这是什么情况?”
  “被调走了啊!上个月他们去了一趟川之国,廓清了边境为害的流浪忍者之后,都被老头子调走了。”
  自来也忧伤地叹了口气道:“防卫部这地方只是他们升职的一个阶梯啊,最终留在这里相依为命的只有我们师徒二人啊!”
  宇智波鼬:“……”
  “卡卡西那家伙重新被老头子调去暗部担任队长了,情报这方面还是比较重要的。”
  “那个热血小子被调出去组建了凯班,啧,老头子也真是心大,居然敢把他放出去独当一面。”
  “原本日差可以留下来的,可惜日足最近比较忙碌,申请把日差调离了防卫部,专职家庭教师,教导小孩子什么的,毕竟日向是个重视传承的豪族。”
  宇智波鼬:“……”
  宇智波不管怎么说,好歹也是木叶第一大族,族长家的大公子怎么就不知道还有家庭教师这种职位,不是当爹的抽空兼任就行了吗?
  不能问,问了就是宇智波太穷酸。
  自来也说着话,似是想到了什么,补充了一句:“说起来和富岳也有点儿关系…”
  “和爸爸有关?”少年好奇地抬起头。
  “最近老头子实行了轮换制,工作量增加了不少,也不知道富岳怎么想的,和日足两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少年幽怨地看着自来也:“老师…”
  “哦哦,差不多就是那么个意思,明明工作量变多了,他们两个还在一起排挤团藏,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想的…”
  自来也看着手中的文件,口中的话渐渐地停了下来,眉头时不时地皱起,偶尔也会舒展开。
  各部忍者在保证原部门正常运转的情况下,实行轮换是团藏提出来的,由三代火影拍板定下的,主要是为了村内的新生代忍者经过短期训练,快速适应大规模的集体作战。
  团藏大人的本意是调集对写轮眼一族不感冒的忍者进来,加剧双方冲突,将宇智波排挤出防卫部,进而将富岳踢出木叶参政的权利,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富岳没有理由不同意。
  问题是富岳和日足喝了一顿酒之后,防卫部的斗争形式陡转直下,团藏大人被孤立了。
  每个调入防卫部的人员至少需要经过两个行政长官的认可,团藏如有异议就要递交到自来也手中定夺。
  如果还有意见,也可以让火影强行干涉。
  以自来也的性子,肯定什么事都丢给三代火影了,他懒得理会团藏的唠叨。
  猿飞日斩查了一遍三个行政长官的申调人选,在团藏的办公室抽了一下午烟,团藏就很少出现在防卫部了。
  自来也看完弟子的外出报告后,心情有些不太顺畅:“你遇到小南和长门了吗?大蛇丸那家伙,还真是丧心病狂啊!”
  “自来也老师,我们没有遇到大蛇丸啊…”
  宇智波鼬肩上的乌鸦都被惊醒了!
  少年的任务报告里面没有提及科学家半个字,白发老男人这也能联系到大蛇丸身上?
  你怎么什么事都觉得是大蛇丸干的啊!
  而且,白发老男人还真不是毫无凭据…
  自来也一拳砸在了旁边的树上:“你在报告里提到的象转之术,是北原告诉你的吧?”
  “这种禁术,一定是他研究出来的!他也曾见过那三个小家伙…一定是他在幕后操纵着长门和小南!他们最后留下的尸体,是被当作祭品的无辜忍者吧?”
  这说的…确实有道理。
  不了解象转之术的人,见识到这种术式的奇诡之后,第一个印象肯定是大蛇丸干的,利用活人当作祭品,召唤出更强大的忍者,怎么看怎么有大蛇丸的影子…
  秽土转生比起象转之术更为强大,两者间也有太多的共通之处,估计自来也是认为象转之术是旧日好友研究禁术后开发出来的…
  难怪那个时候,纲手的脸色不太好,她在交战过后也没有过多提及小南等人,可能她当时也认为大蛇丸是幕后黑手吧?
  “那家伙,叛逃之后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啊!”
  自来也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才看向了自己的弟子:“这件事我会报告给老头子,你做得很好。”
  “但是轮回眼的事,先不要让别人知道。”
  老男人打算回头跟猿飞日斩商量下,抽时间他要去趟雨隐村探查大蛇丸的行踪,顺便确定自己曾经的三个弟子是否还活着…
  不过他眼前的弟子明显是不想给他外出的机会了…而且主动给他找了个大麻烦。
  宇智波鼬等到自来也情绪安定下来,出声道:“还有一件事是纲手大人的私人委托,不方面夹在任务报告中,她近期就要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嘛,有什么不好说的,她爷爷可是初代目…”自来也嘟嘟囔囔地说着,忽然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她要回来?”
  “是的,但是有一些小麻烦。”
  宇智波鼬思索着静音交代他的时候那些细节,简短地说了几句自己的猜测,其中不乏关于纲手患上恐血症之后被村子里的高层想办法踢出医疗部之类的。
  纲手有恐血症,这件事并没有瞒过善于观察的鼬。
  在他的零食单中,不可能没有番茄酱之类的调料…纲手的确是太敏感了,敏感到让人不怀疑都不行。
  说得北原都不得不想夸一下自家崽子的脑洞了。
  它都觉得自己出现的忍界是不是出了什么偏差?什么时候木叶高层的尔虞我诈变得那么厉害了?
  不过…确实厉害。
  自来也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纲手当初是自己主动离开的!她是初代火影的孙女,即使她想要成为火影,转寝小春顾问也不可能有什么意见的…”
  “但是…静音姐那边…”
  自来也神色变了变:“静音么?”
  虽然他一直鄙夷静音的搓衣板,但也知道静音与纲手的关系,而且那个小女生照顾纲手好几年了,行事作风也很牢靠…
  老男人终究是点点头道:“这件事也不能告诉别人,我记下了…真是麻烦!”
  “也不知道老头子在里面是什么想法…”
  “毕竟,那个时候战争还没有彻底平静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