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本大爷叫飞段啊!

  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最新章节
  绕着商业街买了一堆礼物后,少年注意到肩上的乌鸦神思不属,疑惑道:“北原,怎么了,有想吃什么吗?”
  “嘎!”
  有人在跟着我们!
  乌鸦转过头,看着一个角落,那里是一个偷偷摸摸跟随在他们身后的汤忍少年。
  “看起来不是坏人啊!”宇智波鼬放下手里的东西,冲着汤忍少年招了招手:“哎?你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
  汤忍少年脾气有点儿不太好,鼓着脸高声道。
  可能是因为有求于人,也可能是因为别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紧张:“你知道村子里前段时间那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去哪儿了吗?”
  鼬摇了摇头,听不懂汤忍少年到底问的是谁。
  汤忍少年觉得他在装糊涂,情绪明显变得有些暴躁:“就是那个叫桔梗的死女人!”
  “哦,她回去了。”
  “回哪儿去了?”
  “回她自己该去的地方。”宇智波鼬看了一眼肩上的乌鸦,认真地点点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我知道了,谢谢。”
  汤忍少年垂下头离开了。
  宇智波鼬猛地想到了静音之前在汤忍村找了很久的人:“等等!你是在她医馆帮忙的那个小孩儿!”
  “喂,你这小鬼,也不比本大爷的年纪大多少吧!”汤忍少年气冲冲地挥舞着自己的拳头。
  “那个…”
  宇智波鼬斟酌着不知道怎么开口,汤忍村的医馆已经关闭,静音和纲手很快就要回到木叶。
  他想了想,还是出声道:“你是叫小段对吧?静音姐一直在找你,但是她马上要回村子了…如果你不想在这里,可以跟我一起回木叶等她。”
  “我才不想跟静音那个死女人在一起呢!”汤忍少年反驳了一句,背对着宇智波鼬拂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我已经有新的家了。”
  “你…”
  “不用你们管了!”汤忍少年打断了鼬的话,奔跑着离开了他们的视线,只留下了他的名字。
  “小段什么的,桔梗那个死女人…呜啊!”
  “本大爷叫飞段啊!”
  宇智波鼬的头习惯性地歪了歪:“他好像哭了…”
  北原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换你你也哭!
  这孩子的故事不就是三流小说的剧情吗!
  来自异世的巫女收养了一个叛逆的孩子,结果在那个孩子认可了巫女的时候,巫女却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
  问题是,在这个故事里,它这只始作俑者的乌鸦,怎么感觉有那么一点点像反派啊!
  那个叫飞段的孩子…
  北原的眼睛猛地一缩,这名字有些耳熟,乌鸦的身体瞬间朝着飞段的方向追了过去:“嘎!”
  崽子,你留在此地看着东西,不要走动…
  我去把那小子抓回来!
  “北原…”
  宇智波鼬只来得及伸出一只手,眼看着乌鸦已经飞了出去,少年撇了撇嘴,无奈地坐在一个石墩上。
  汤忍村的茶馆,茶香四溢。
  泉之国的气候由于地热的关系,比忍界大多数国家都更为温暖,最后一批春茶已经供市,茶馆老板为了招揽生意,煮了一釜茶水摆在店外,供来往的行商饮用。
  茶馆外的帐篷下,一个男人安坐在矮几上饮茶,看着就十分悠闲,至于他对面的女人,表情有些清冷,她不太适应这种生活方式。
  小南不满地望了一眼桌旁安逸的男人:“大蛇丸,我们组织需要的是强大的人手,不是毫无战力的孤儿,并非所有孩子都有宇智波鼬的能力。”
  “哦?的确,没有人及得上鼬。”
  男人悠悠地吹了吹茶水,轻笑了一声:“不过,当年自来也收养的孤儿,现在的实力不也变得很强大吗?”
  小南:“……”
  对于大蛇丸的话,她确实没什么立场反驳,这个木叶村的叛忍曾是自来也老师的搭档,对他们的过去稍微有点儿了解。
  大蛇丸是当年让她仰望的木叶三忍之一,同时也是自来也老师的朋友,小南还没有做到绝情绝性。
  她对大蛇丸的观感有些复杂,鄙夷和尊重或许都有吧…
  这次组织人手不足,小南出来社团招新,赤砂之蝎和大蛇丸一组随同她一起行动,赤砂之蝎出去收破烂了。
  只剩下她和大蛇丸时,气氛有点儿尴尬。
  这家伙倒还挺符合当年自来也老师的描述…大蛇丸的确没什么情商,随口一句话都能活活把人噎死!
  小南皱着眉头道:“我先提醒你一句,组织里的人都很忙,可没什么人有时间照顾孩子。”
  “我的手下会安顿好他们的。”
  大蛇丸也不在意小南的话,他本身就没有打算让这些孩子长期依附于【晓】组织。
  最近他和兜也意识到身边的助手不够,然而由于和团藏关系的崩解,他急需要人手。
  【晓】组织不能长久。
  如果不是觊觎和忌惮组织首领的那双轮回眼,他早就脱离这个不成规范的组织了。
  茶馆的免费茶水好像极合大蛇丸的口味,他伸长舌头舔了舔杯口:“如果可以的话,让组织里的人执行任务的时候,可以让他们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天赋不错或者拥有血继的孩子。”
  “除了你,没有人会愿意做这种事。”
  小南拢了拢衣服,摇摇头继续道:“我们还要在这里浪费多长时间,你确定那个孩子还会回来?”
  “会的。”
  男人点点头,眼影下的瞳孔中流露出一抹自信:“我很了解这些孩子,他们最早失去的也是最想要的,就是家啊!”
  “即使这个家中的人对他们做出各种过份的事,把他们的身体放上实验台,把他们当作随时可以丢弃的劳工,但是…”
  “人们失去了什么,会不由自主地探究自己失去的什么,当他们失而复得之后,会更加珍惜,也会恐惧于自己再次失去…嗬嗬嗬嗬…”
  纸花轻颤,女人的心情百感陈杂,良久后才出声道:“那些…只不过是无用的感情而已。”
  “小南,你错了。”
  大蛇丸抓过了桌前的茶壶,轻轻晃了晃空荡荡的茶壶,猛地伸长自己的手臂,在茶馆老板的目瞪口呆中又接了一壶茶水。
  他满意地斟了两杯茶,才出声解释道:“那些才是人们心里最柔软的事物。”
  “有的人很喜欢把它们展示出来。”
  “有的人…”大蛇丸顿住,将一杯茶推到了小南的身前:“会把它们藏得很深,甚至自己都找不到,他们自己都不确定那些温暖是不是还在心里。”
  小南心神一动,她不想被大蛇丸的气势压住,强作镇定地俯手端起了茶杯,反问了一句:“像你这样冷血的人,也有吗?”
  “每个人都会有。”
  “因为我看得太过透彻。”
  男人端坐着,一幅高深莫测的形象:“在我选择追逐梦想中的真理时,那些只是我需要为之付出的微不足道的代价。”
  小南缓缓放下了茶杯:“……”
  自来也老师说得没错,大蛇丸这家伙时常不靠谱,聊着聊着就会说起让人听着莫名其妙的话!
  “大蛇丸大人,我回来了!”
  街上传来一声高呼!
  一个奔跑而来的身影落在眼中,大蛇丸和小南之间的交谈就此结束,事实果然没有出乎他的预测,那个叫飞段的少年回来找他们了。
  飞段在决定和他们离开汤忍村之前,提出了他要在离开汤忍村之前告别一个朋友…
  问题是你去告别朋友为什么会引来一只乌鸦?
  小南望了一眼紧随在少年身后出现的漆黑凶鸟,又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大蛇丸确定要拐带这个孤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