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宇智波带土的笑容

  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最新章节
  有人想过久别重逢的朋友再见时的情景吗?
  男人与男人之间会有一个重重的拥抱,女人与女人之间会有一个柔柔的亲吻,男人与女人之间…想象力不足。
  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之间交织着友谊、美好、怀念和怨恨,从而组成了一种纤细却又韧性的羁绊。
  北原能够感知到带土身上不断扩散的负面情绪,宇智波一族的感情越是深刻,意志越是坚定,瞳力越是强大。
  “卡卡西,不要那幅表情嘛…”宇智波带土摊开双手,脸上挂着那抹令人毛骨悚然地微笑:“见到我还活着,不开心吗?”
  “……”
  这话问得可真让人惊悚,即使是周围的人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北原也不例外。
  面对着从地狱归来的好友,回应的,却只有卡卡西冒出冷汗的沉默。
  鼬从迈特凯的身后探出头,好奇地问道:“他就是宇智波带土吗?”
  “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吧…”迈特凯一向是不记人的主,眯了眯眼睛道:“记得应该有这么一个同期,一直和我竟争班里的吊车尾来着。”
  凯的话瞬间散去了阴霾…吊车尾什么的,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这事真不能怪他,他在忍者学校的时候成绩不怎么样,除了忍者对战练习勉强还在前列,其他的几乎门门倒数。
  宇智波带土的成绩也不好看,可能是因为经常上课迟到的缘故,很多课程都有落下,两个人的确被同期的人非议过很久。
  后来他们毕业成为忍者之后,迈特凯和不知火玄间等人在一个小队,宇智波带土和卡卡西在波风水门小队。
  中忍考试的时候,他们才有了交集的机会,但是迈特凯在实战考核中一脚踢翻了带土,然后被一生之敌卡卡西一顿收拾。
  而且能记得带土是他的同期,对于迈特凯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大概率还是因为带土是卡卡西的队友呢!
  刚刚从卡卡西的身上中宣泄了口怨气的宇智波带土顿时气势一滞…他记得迈特凯这个人,毕竟让他曾经在琳的面前出了一次丑。
  空气中有那么一丝尴尬的气息…
  最终还是旗木卡卡西再次站出来为带土解围:“你为什么会和绝在一起?是他引诱你离开的吗?”
  “我以为你会问点儿别的什么…”宇智波带土轻笑着捂了捂脸,随即却嗤笑道:“不和它在一起,难道和你在一起吗?”
  气氛越来越怪了…
  旗木卡卡西语气艰难道:“带土,神无毗桥之后发生了很多事…你不知道…很多…事情的真相…”
  卡卡西想说的话很多,他想解释野原琳死亡的真相,但是想要吐出来的时候却无比艰难。
  即便他被世人称为冷血卡卡西,也做不到对旧友说出来,你的挚爱其实是被敌人封印了尾兽,所以故意死在我手上之类的…
  “哈哈哈哈…越来越蠢了啊卡卡西!”带土指着错愕的白毛狂笑不止,他才露出了像是孩子恶作剧成功一般的表情。
  “你想说的事,我都知道,而且比你知道的更多,是你想象不到得多!”
  “比如,我亲眼见到…你杀死了琳!”宇智波带土看着自己手,仿佛那双手沉在血河:“我抱着永远不会再呼吸的琳…那一刻,我在地狱。”
  所以他化身成为魔鬼,用觉醒的木遁将所有的雾隐暗部杀得全军覆没。
  “那天…是你…救了我?”
  卡卡西愣了愣,那次之后,波风水门曾经提起过他赶到现场的时候,在场的雾隐暗部成员死状十分凄惨。
  “啊?只是你运气好罢了…”
  带土摆摆手不在意道:“我在想着要不要杀你的时候,我们最让人尊敬的老师到了…”
  实际上他已经知道琳死亡的时候,体内有着尾兽的封印,所以对于卡卡西的态度有着怨愤,却也纠结于他们之间的友谊。
  如果让卡卡西和琳在阴间相会,岂不是太便宜白毛了?人的死亡是如此容易,活着却从来都是艰难的。
  事实证明,带土做法并没有错,他目睹着卡卡西一点一点地沦落,直到波风水门将他调入暗部,才渐渐有些回转。
  “你的死讯传来后,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师母都很难过…”旗木卡卡西的眼神有些晦涩。
  他似乎猜到了什么,那一夜动乱中,九尾眼中猩红的写轮眼,究竟是谁的…他不愿意相信旧友会那么做。
  毕竟那是只有宇智波斑的万花筒写轮眼才能做到的事,带土的天赋那么差劲…
  “可是看到我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很开心呢…”宇智波带土唉声叹气道:“我可是好心好意地帮他们哄了哄刚出生的小婴儿呢!”
  “嗯,满头黄发,很可爱…”
  带土的笑容如此自然,就像是他当时真的是在帮波风水门和玖辛奈哄孩子一样。
  带土说的事实,他的确亲手抱过鸣人。
  只是,在鸣人的襁褓中塞了和份子钱差不多价值的起爆符。
  迈特凯后知后觉地皱眉道:“什么意思嘛…他是有回来过吗?”
  “不…”
  宇智波止水擦了擦额头上被吓出的冷汗,一字一句道:“害死四代目夫妇的人,放出九尾作乱的人,就是他!”
  宇智波鼬的表情也很难看,他过去接触的人都是和煦温暖的。在他看来,忍者即使黑暗也不过是雾隐村的暗部。
  像大蛇丸之类的尚且自带年少时的萌点,然而眼前的带土,刷新了他对人性的认知。
  一个人,怎么能做到如此轻描淡写地说着自己做过的最残忍的事!
  小男孩儿不知道的是,如果北原没有出现,未来的宇智波佐助会和他此刻的感觉一样。
  “放出九尾的人,真的是你吗?”
  旗木卡卡西平静地问道,他的神色突然安静下来,手中紧握的忍刀却表明了他的心情。
  “我只是想看看九尾有多强…”宇智波带土说着竟然伸出了一根大拇指:“嗯,果然很强!”
  “如果不是水门老师太难缠,而且还有一只捣乱的乌鸦,我们也不会有机会相见呢!”
  带土眼神扫了一眼打哈欠的乌鸦,它知道这期间发生的一切…
  老实说,波风水门很神奇,原本的历史上带土会渐渐丧失师生感情。
  带土年少时需要老师的时候永远不在,但是每次对付他的时候永远不会缺席呢!
  旗木卡卡西看着旧友,他在提到害死水门夫妇时依旧是那副假笑,忍不住出离愤怒:“宇智波…带土!”
  “我真的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